• 第三十五章 我有小金库

  张益吐了几口,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他走了几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着那几具尸体,他的内心依然有种恐惧的感觉,他知道在这个世界杀人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但对于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他,他依然无法适应,坐了一会儿,他感到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立马又有了一种想吐的感觉,他站起身,朝自己升起的火堆走去。

  来到火堆旁,他站了一会儿,随后熄灭了火堆,然后他将马牵了过来,又踏上前往克尔基城的路上,远离那处地点后,张益大口的呼吸着,他的思维也变得逐渐清晰起来,他反复思考了整个事件的过程,最后缓缓的说“师傅,我是不是太软弱了”。

  基兰平和的说“不是你太软弱了,是你还没有融入这个世界,在瓦洛兰大陆,有实力的人可以轻易主宰别人的生命,我看的出来你对杀人很害怕,但在这里,你不能留给你仇人任何机会,因为说不定他第二天得到奇遇就能超越你,然后找你复仇,杀掉敌人只是为了让自己生存下去,你没有任何错误,你只要记住你不是一个滥杀的人就可以了”。

  听完基兰的话,张益感到霍然开朗,他心中那隐隐的罪恶感渐渐消除,他挥了挥马鞭,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奔去。

  又赶了一夜的路之后,张益遇到了几个商队,而自己周围的人也越来越多,他意识到自己就要到达克尔基城,他匆忙的喝了几口水,然后马不停蹄的往前赶,临近中午的时候,他看到前方有个小黑点,他喜出望外,渐渐的,那个小黑点不断变大,当张益来到城下之后,看着那高耸的城墙,他感觉自己变成‘小黑点’了。

  城墙是由灰青色的岩石砌上去的,张益伸手摸了摸,敲了敲,感觉到异常的坚硬,他又观察了一下四周,然后驾着马朝城门口走去,城门口站着几个士兵,他们没有对人进行检查,而仅仅只是看着过往的行人,张益走到城门口,正准备进去,突然有个士兵让他下马,并告知他城内的街道不准骑马。

  张益点了点头,他翻身下马,然后牵着马往城里走,刚进城,他就被一阵香味迷住了,他看了看,最后找到了香气的来源,正是城门口的一家饭馆,刚想去吃点什么的时候,他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自己根本没钱,而且更惨的是,他还没见过这里的货币,他吞了吞口水,抵住诱惑继续往前走。

  V%酷匠/网正版v首;发u

  因为是第一次来到这,张益自然不知道传送阵的位置,问基兰,他也说具体位置他不知道,最后他问了好几个路人,终于找到了传送阵的所在地,它处在一块很大的空地上,周围有很多士兵把守,张益想用精神力探知,却发现传送阵的外围笼罩一层结界,他找到一位把守的士兵说明来意,把守的士兵让他去对面登记缴费。

  一听到缴费,张益就慌了,他连忙开口问了一下,然后被告知要交一万金币,张益急忙问基兰这里的货币有哪些,基兰告诉主要有三种流通货币,一种是金币,一种是银币,还有一种是铜币,一个金币等于十个银币,一个银币等于十个铜币。

  张益一听就懂了,但他并不知道一万金币到底有多少价值,他继续追问,基兰没有直接说明,而是讲了一些消费情况,“一个普通家庭一天的消费一般不会超过八个铜币,有钱一点的,也不会超过三个银币”。

  听着基兰讲的消费情况,张益立马就明白了那是一笔巨款,他焦急的说没钱怎么办,卡兹克这时候说“你还没钱?你忘记上次在魔沼蛙宝库里找到的空间戒指,里面那么多药草,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名贵的,但也能换到不少钱,你直接去找个药铺和拍卖场卖了不就有钱啦,真不知道你慌什么”。

  张益恍然大悟,他一拍脑门,然后牵着马往回走,走了不远,他就看到一家药铺,张益走了过去,门前的侍卫见他走过来,主动上前问道“这位少侠,您是要买药材吗?”,张益回答道“我是来卖药材的,能否让我进去?”,那侍卫说“当然可以,但是您的马不能进去,我替您把他牵到我们药铺的马厩,您卖完药材再出来领走,这样行吗?”。

  张益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然后把缰绳递给侍卫,侍卫没有用手去接缰绳,而是一副谄媚的表情看着张益,张益有些纳闷了,正打算询问的时候,基兰告诉他,他是在等你给钱,张益马上明白过来了,说明白点,就是要小费,可张益身上真的是一分钱都没有,他想了一下,从戒指随便拿出了一株药草给他,那侍卫见到那株药草,麻利的接过缰绳,并且招呼另外一位侍卫带他进去,张益走的时候也是点头哈腰的样子。

  不过张益没多想,跟着另外一名侍卫走了进去,张益走后,那侍卫将张益的马带到马厩绑好,然后拿出那株药草又亲又摸,激动了好一会儿他才走回去,进了药铺之后,张益看到了很多与戒指里相同的药草,一看价格,他就吓了一跳,基本全在两百到三百金币之间,一想到戒指里那成堆的药材,张益心想,这下发了。

  侍卫领着他进入了一个房间,那房间也有好几个人,他恭敬的请张益坐下,然后找来了一个侍女,并告诉张益,有什么吩咐让他跟侍女说,说完后,侍卫就走了出去,张益偏过头看着侍女,那侍女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皮肤很白,长的颇有姿色,那侍女对着张益做了一个万福,然后说“公子可有什么吩咐?”。

  张益礼貌的说“我是来卖药材的,能不能请掌柜过来看看”,侍女很恭敬的回答道“我们已经通知了掌柜,请公子稍等片刻一下,请问公子还有什么吩咐吗?”,张益摇了摇头,侍女为张益倒上了一杯茶,然后站立在了一旁。

  才过了一会儿,一个中年男子就朝他走了过来,他正是这间药铺的掌柜,他刚才听侍卫说来了一位大客户,那中年男子很高兴,立马赶了过来,但当他看到所谓的大客户是张益的时候,他不禁皱了皱眉,他觉得这么年轻的一个人不可能拿得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但身为商人的他还是装出了一副和善的样子,朝张益走了过来。

  张益自然也看到了他,从他的穿着和气质,他猜测这个中年男子就是这里的掌柜,他也立马起身迎了上去,两人碰面,中年男子拱了拱手,和善的说“在下赵亦乾,是这间药铺的掌柜,不知公子来到此处要卖些什么药材”,张益也学着拱了拱手,然后从戒指里取出了一株送给门口侍卫的药草来,然后递给了赵亦乾。

  赵亦乾接过药草,看了看,然后又闻了闻,随后说“这株蛇兰品质很高,我愿出价两百金币,不知公子可还有其它药草”,张益听后,感到有些肉疼,他没想到自己刚才竟然直接送出了两百金币,“原来这玩意叫蛇兰,值两百个金币,难怪刚才那侍卫这么高兴”,他心里想道,随后又从戒指里取出了一小堆。

  赵亦乾看着那一小堆蛇兰,心里感到有些诧异,蛇兰虽然算不上名贵的药草,但它在市场上是极为流通的,向他这样一口气拿出一小堆,并且药草品质还是极高的人,他完全是第一次见到,他一边找人清点那堆药草的数量,一边招呼张益坐下喝茶,他想从张益嘴里套出话来,想知道这些药草的来源,但张益很警惕,总是扯开话题,最后庞颖也不得不放弃这个做法,真真正正的喝起茶来。

  没过多久,药草就清点完了,赵亦乾客气的说“总共103株,这张金卡上有22000金币,多余的钱也是希望能与公子交个朋友,多些合作的机会”,张益接过金卡,有些急切的说“好的好的”,然后准备告辞,赵亦乾挽留了一番,但张益执意要走,赵亦乾感到无奈,只能送张益离开,张益离开后,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贪婪,他叫了一个侍卫去跟踪张益,以弄清楚他的底细。

  张益这次就多了一个心眼,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有罪,他早注意到赵亦乾贪婪的眼神,所以一出来就留意着后面,结果他发现真的有人来跟踪他,他假装没发现,然后走进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街上人本来就多,张益又朝着人多的地方走,那侍卫很快就跟丢了。

  感到后面没人跟踪之后,张益笑了笑,他摸了摸手上的金卡,激动的想“以前我一直以为我是穷人,没想到我也有小金库啊”,随后他洗笑了笑,将金卡放入戒指里,然后朝着传送阵的方向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胡骄也我爱你 说:

昨天我上完了大学里最后两堂课,过几天就要踏上实习的路,回想整个大学的生活,感觉遗憾很多,好多事情都还没来的及做,好多话想说的话也还没对那个人说,微波有恨终归海,明月无情却上天,有时候,我会感觉时间好苛刻,但只能怪自己太渣,太烂,如果上天能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做完想做的事,说完我想说的话,可惜没有如果。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