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刚刚亮,梦遥就起床了,她昨晚一夜没睡,脑子里全是张益的影子,她很想和张益一起走,但她又怕他不同意,她想了很久,最后决定和张益说清楚。

  起床后,她第一时间来到了张益门前,她敲了很久的门却没有一点动静,她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害怕的感觉,她连忙推开门,发现里面空落落的,她很快就发现张益留下的字条,看完字条上的字后,泪水无声的流了下来……

  在戈壁的某块大石头上,张益正坐在上面休息,经过昨晚一个晚上的赶路,他的消耗还是挺大的,他先是喝了几口水,然后开始闭目眼神,过了不久,他问“师傅,咱们现在这个方向,是去哪呀?”。

  “我们在前往克尔基城的路上,按你现在这个速度,估计还要走三四天”,基兰的声音从精神之海传了过来。

  “去克尔基城有什么目的吗?”

  “当然,这是恕瑞玛沙漠南部边缘最大的城市,在那里有传送阵,能快速抵达风暴平原,这样你也不用横穿这片沙漠了”。

  “为什么不走到风暴平原,这样也更能锻炼我”

  刚说完,就传来了卡兹克的笑声,随后说“你也太天真了,你把恕瑞玛沙漠想的太简单了吧,我们现在只是处在它的边缘,所以你没感受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但越往里面走,越有一些很奇怪的东西,就算是我全盛时期,进入这里也要留点神,因为这片沙漠存在着很多古老的魔法,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做到横穿沙漠”。

  随后基兰也接着说“卡兹克说的没错,恕瑞玛沙漠相比库莽古森林和瘟疫丛林会更加危险,这里不仅有古老的魔法,还有很多强大的异类,所以我们需要传送阵带我们直接前往风暴平原”。

  问清楚了缘由,张益也没在歇息,向基兰指的的方向继续前进,不过走之前,他换下了那套夜行衣,穿上了一套布衣,毕竟张益不希望自己再被当成劫匪,就这样,张益连续走了两天,这两天也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但这让张益感到非常的枯燥。

  第三天,张益像往常一样赶路,走着走着,他突然感到后背一寒,他立马转身,看到几只箭向他射了过来,他左右摇摆,轻易的躲开了那几只箭,随后他就听到了一阵喊杀声,然后十多个骑着马拿着各式武器的大汉就冲了出来,那十多个大汉将张益围成一个圈,嚷嚷着要他把钱财都交出来。

  看到这个阵势,张益就感到有些无语了,自己不想被人当成劫匪,自己却遇到了劫匪,他用精神力感知了一下,这对人马里有四个召唤师,而且等级在八级左右,有一个好像已经到达了十级,不过这对于十二级的自己来讲,显然没有一点压力。

  看着这些沙漠中的劫匪,张益一下来了兴趣,他装出一副很可怜的样子说,“各位大爷,我身上可是一分钱都没有啊,不信你们来摸摸我的口袋,真的是空的”,张益说完,其中一个劫匪很烦躁说“没钱,老子都看到你手上的空间戒指了,你他妈最好识相点,免得受一些皮肉之苦”。

  张益本来还想装下去的,但那个劫匪直接拆穿了自己的话,他也实在是如何装下去了,于是他决定先发制人,他运转起能量,然后对着一个劫匪飞身一脚,那劫匪显然没想到张益会反抗,完全没有防备,直接被张益踢落下马。

  其他人见状,纷纷提刀来砍,张益俯身一个扫堂腿,连续踢翻了两匹马,坐在马上的人也自然的滚落了下来,张益在反身一个鞭腿,那两个人直接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他是召唤师,普通人不要上去”,人群里突然传出这一句话,原本冲在最前的几个人立马停了下来,然后往后退。

  接着,一个骑着马的大汉冲了过来,快要接近张益的时候,他拔出一把大刀,然后从马背上一跃而起,朝张益的头劈了过去,张益不慌不忙的朝右边一挪,大汉的这一刀被张益躲开了,张益紧跟着对大汉的下巴来了一记勾拳,大汉倒飞出去,躺在一旁,嘴巴里全是鲜血。

  整个人群立马寂静了下来,几秒过后,另一个大汉突然下马,他跑到张益前面,双手作揖,恭敬的说“阁下好身手,我与兄弟们无意冲撞了阁下,希望阁下宽容大量,能原谅我们的唐突”。

  张益笑了笑,他没有说话,而是朝他走了过去,那个自然也看到了,但他在原地依然保持着那个人动作,当张益走到他面前时,那大汉的鬓角竟然有汗珠流下,但张益却没有停下,而是依然往前走,最后他走到一匹马面前,骑上马后,他说“谢谢你们的马”,然后一挥马鞭,调头直接走了。

  张益走后,那一群人依然不敢动,直到张益走远,刚才说话的那个人才吐了一口气,其他人也全都围了过来,问道“大哥,怎么啦”,那个人擦了擦汗水,说“刚才这个人很强,从它的能量波动来看,应该有十二级,我们就算全都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其中一个人很不服气的说“大哥,难道我们就这样放他走了”,为首的那人无奈的点了点头,这时另一个人又说“大哥,他手上可是有空间戒指,不管那里面还有些什么,但光把戒指卖出去,咱们以后都不用愁吃穿了”,为首的人一听,眼中也有一抹不甘,但他依然摇摇头说“我虽然只差他两级,但差的确是一个阶段,我们拿什么去抢”。

  沉默一会儿,有个人突然说“大哥,刚才那个人实力虽强,但毕竟年轻,估计是某个家族的少爷跑出来玩的,我们虽然打不过,但我们可以用药啊,咱们只要搞定这票,以后兄弟们也不用在干了,大哥就算你不同意,今天我也干了,说实话,这天天刀口上舔血的生活,我实在是做不下去了”。

  这话一出,周围的几人开始窃窃私语,为首的一人思考了一下,示意所有人安静下来,他的脸上露出一抹狠色,随后说对刚才的那个人说“刚才那个人骑了我们的马,老二你带几个人跟上去,其他人跟着我回去拿魔药”,说完,人群立刻动了起来,而此时,走远的张益确浑然不知。

  张益骑在马背上赶了很久的路,见夜幕即将来临,他也停了下来,他先是将马拴好,然后把火堆点燃,随后坐在地上开始修炼,而在张益不远处,一个个黑影开始聚集起来,而这些黑影正是张益今天放过的劫匪。

  他们追踪张益的马蹄印一直到这里,他们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在不远处藏起来,偷偷的观察着张益,并且让一个人跑出去给他们老大报信,夜深了之后,他们老大终于来了,在他手上,多了一个瓶子,里面装着绿色液体的瓶子。

  张益自然完全不知道这一切,他依然在修炼,而这时,卡兹克的声音从精神之海传来,“张益,你被跟踪了”,张益有些惊讶的问“谁在跟踪我?”,卡兹克告诉他就是今天的那群劫匪,张益有些难以置信的说“我今天已经放过他们了,他们明知道打不过我,还要来”,这是基兰告诉他,那群人带了魔药,让张益小心些。

  张益没有迟疑,他立马行动了,他假装朝另一个方向走,走到一块岩石后面时,他运转起能量,包了一个圈,朝基兰告诉他的那个方向跑了过去,观察张益的那几个人以为张益去撒尿了,并没有太在意,而其他人则是在讨论着计划,却不知道张益已经包到了他们的后面。

  听着他们谈话的内容,张益十分气愤,整个话题都是围绕着怎么去弄死他,然后拿走戒指,张益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把这几个王八蛋全都宰了,自己放过他们,他们却还要想方设法的来杀自己,本来不易动怒的他,此时感到一肚子的火。

  张益没有冲动,而是继续观察着他们,因为基兰告诉他要小心魔药,他很快看到了一个装着绿色液体的瓶子,他抓住一个机会,立马冲了上去,拿到了那个瓶子,然后他气愤的说“为什么我放过了你们,你们却不肯放过我”。

  那群人看到张益,立马就慌了,老大看到魔药被夺,知道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他跪在地上向张益求饶,其他人看老大求饶了,也纷纷跪下求饶,这次张益没有理会,他拿起了地上的一把刀,朝他们走了过来,当张益举起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手在颤抖,那举起的刀迟迟落不下来。

  张益这时才意识到自己从来没杀过人,他的手一直在抖,张益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精神之海立马传出卡兹克的声音“小子,你没杀过人吗?”,张益很肯定的应了他一声,卡兹克紧跟着又说“未来你会遇到更强大的敌人,他们会更加残酷,你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你,动手吧,这对你来讲,是一场心灵的试炼”。

  最f新Wg章节2上aK酷K匠。$网q

  尽管卡兹克这么说,但张益依然下不了手,基兰这时开口了,“强者是杀出来的,就算是我,双手也粘过无数的鲜血,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话音一落,张益大吼一声,然后将刀一挥,为首的那人立马人头落地,接下来,张益如同发疯了一样,一顿乱砍,同时惨叫声不断的萦绕在这片戈壁滩中。

  当最后一个劫匪倒下,张益放下了手中的刀,看着周围血腥场面,张益趴在一棵树上呕吐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