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益恢复意识之后,就感到脖子上传来阵阵疼痛感,他艰难的睁开眼睛,梦遥那清纯的面庞就映入眼帘,梦遥见张益醒了,脸上露出欢快的笑容,并且很急切的问“你怎么样了?”,张益告诉她并没有什么,让梦遥帮他递给水过来,梦遥立马帮张益倒了一杯水,那乖巧的模样和昨天简直判若两人。

  不多时,金石就走了进来,见张益已经苏醒,他半跪在地上,然后说“感谢少侠的大恩,帮我们村子解决了这个巨大的隐患”,张益想要去扶他,但脖子上传来的疼痛感让他不自觉的呻吟起来,金石连忙起身来到张益身旁,看了看张益脖子上的伤口之后,他让梦遥取些草药来换,张益告诉金石自己有疗伤药,让金石不用担心,并让他先出去,自己想静养一下。

  金石再次感谢了一次,然后就带着梦遥离开了,但梦遥显然不想离开,她边走边回头看着张益,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痴迷的样子,房门关上之后,张益想起梦遥看他的眼神,自言自语的说“难道她喜欢上我了”,张益摇了摇头,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感受起自己的身体状况来。

  他首先感受的是自己的能量漩涡,感受了一下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是旋转的速度好像快了些,而这时,卡兹克的声音却突然传了过来,“小子,你的胆子还真够大,你知不知道你昨天把我吓得不要不要的”,那语气虽然有点气愤,但却带着几分欣赏。

  张益立马来到自己的精神之海,两个虚幻的身影都漂浮在半空中看着他,张益先是恭敬的向基兰叫了一声师傅,基兰捋了捋胡子,点了点头,随后张益转向卡兹克,解释道“那时情况紧急,我快到极限了,只能冒险试试”。

  “好一个冒险试试,你仅仅只比那只狼快了一秒,只要慢了那一秒,你的脖子就会被咬碎,打不过,你不知道跑,你死了,可是三条命,我现在可还不想死啊”。

  卡兹克说完,张益歉意的说“我欠缺考虑了,下次我会注意的”,看着张益那副认真的模样,卡兹克突然大笑起来,张益顿时就懵了,他转头看向基兰,基兰也是笑而不语,张益有些疑惑的问“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卡兹克依然再笑,笑了一会儿,他慷慨激昂的说“我卡兹克可是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无数次徘回在生死之间,什么风浪我没见过,但在你与那两头暗影狼战斗之前,我很害怕,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对死亡的恐惧,我不甘心自己的命掌控在你身上”。

  但你战斗过程的最后一幕让我回想起了我的曾经,曾经的我是那么的不可一世,也是那么的无所畏惧,我对我之前的想法感到羞愧,看着你那副拼命的样子,我感觉到了你的成长,你叫张益是吧,这个名字,我今天记住了,以后你不管遇上这类的事,不要犹豫,上去就是干,我和基兰老头都会支持你。

  听完卡兹克说的话,张益很感动的说了一句谢谢,随后基兰开口说“卡兹克说的没错,你昨天的战斗很精彩,你能在绝境时想出那样的方法让我感到很高兴,任何强者都曾无数次的徘回在生死之间,昨天你消耗很大,对你来讲也有了一个突破的契机,你先调养好伤势,在准备进行突破”。

  张益点点头,随后他离开了精神之海,张益退出之后,卡兹克喃喃的说“他很优秀”,基兰笑了笑,随后说“不然我也不会收他为徒”。

  张益回到外面之后,立马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伤口,他清理了一下脖子上的草药渣,然后从戒指里取出几枚樱蓝果,他拿起一枚吞进肚子里,然后捣碎一枚敷在伤口上,十多天的丛林生活,也让张益学到了很多东西,对于这种皮外伤,张益处理起来很顺手,处理好伤口后,他运转起体内的能量,开始调养起身体。

  傍晚,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张益退出了调养的状态,他走下床,打开房门之后,梦遥请他去参加村里的宴会,张益一听有东西吃,立马反手拉上门,然后跟梦遥走了,路上,张益问今天村子怎么了,梦遥告诉张益因为村里的隐患解除,所以村里打算设宴款待他,她的语气满带着崇拜。

  走着走着,梦遥突然问“我可不可以叫你张益哥哥”,张益没有拒绝,轻微的点了一下头,梦遥见张益点头了,笑的十分灿烂,她挽起张益的手说“张益哥哥,我们快点吧”,说完,便加快了脚步,被她挽着的张益也不得不加快脚步。

  梦遥此时的心里很激动,但也有些害羞,毕竟她是第一次如此亲昵的去接触没有血缘关系的异性,昨晚她偷偷躲在暗处,她完整的目睹了整个战斗过程,当张益将两只暗影狼杀死之后,她被震撼住了,他们想到这个比她年纪大不了多少青年这么厉害,从那一刻,她相信了她爷爷的话,同时,在自己脑海中也多了一个身影。

  张益昏迷后,她就一直很焦急,她一直守在张益床边,盼望着他醒过来,醒来之后,她好想与张益交流一番,但张益说要静养,让她心里有些失落,她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了张益,今晚她自告奋勇来请张益,就是为了能有一个与他独处的机会,当张益同意她的请求之后,她心里乐开了花,她认为张益是对她有些好感才答应的。

  其实张益是出于礼貌才答应的,而不是因为对梦遥有好感才答应的,当然他心里也并不讨厌梦遥,这些,梦遥自然不知道,毕竟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思维方式也并不同,不过,被梦遥挽着,他的手臂总能碰触到一丝柔软,他感到有些尴尬,不过看着梦遥毫不在意的样子,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紧紧的跟着她的步伐。

  走了不久,张益就看到前面的空地上有很多的人,有的坐在地上喝酒畅聊,有的在火堆旁烤着肉,全都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很快,所有人都看到张益过来,他们全都站起身注视这边,梦遥挽着张益,十分骄傲的领着他往前走。

  ●_看b正:Z版/章¤节wm上K8酷Q匠√网R)

  到了那里之后,很多人纷纷向他道谢,张益寒暄了几句,也坐了下来,很快,他面前就摆满了烤肉和水果,而梦遥则是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吃了一些东西之后,张益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很多女孩子都羡慕的看着梦遥,一些年龄稍大的还对张益暗送秋波,张益感到不寒而栗,他埋头自顾自的吃着。

  宴会过了很久才结束,张益也吃的非常开心,虽然有几次有些人朝他敬酒,但金石都替他挡掉了,这也让他松了口气,他觉得酒实在是太难喝了,回去的路上,梦遥依然跟在张益身边,虽然张益并没有和她说些什么,但梦遥依旧觉得很开心。

  来到住处后,张益主动说了一声再见,然后走进了房里,看着张益转身的背影,梦遥门外站了许久才离开,接下来的三天里,张益除了吃饭以外都呆在房间里,他的伤也完全恢复,而他此时正在拼命的吸收能量,他本来想用女神之泪的,但基兰告诉他在15级前,尽量不要用女神之泪,以免产生依赖性。

  没过多久,他体内的能量漩涡开始疯狂旋转,随后又缓缓停下,而能量也停止了涌入张益的体内,张益从床上跳了下来,活动了一下之后,喃喃的说“终于突破了,感觉又强了不少”,他伸了一下懒腰,又接着说“是时候离开了”,然后他朝房门走了过去。

  门外,梦遥盯着张益的门前发着呆,想着这三天来张益对自己的态度,梦遥感到有些伤心,虽然张益并没有流露出讨厌自己的样子,但那种平淡的感觉让他很失落,吱的一声,张益的房门打开,看着张益竟然主动从里面走了出来,她主动上去和张益打招呼,张益礼貌的回应了几句之后,让梦遥带他去找他爷爷,梦遥立马欢快的为张益带路。

  找到金石后,张益直接说明来意,坦言自己即将离开,希望他能提供一些水和衣物,一听张益要走,梦遥就使劲摇着金石的衣服,眼中充满着不舍,金石并没有理会,他爽快的答应了张益的话,并承诺今晚就送过来,张益客套了几句,然后就走了,张益走后,梦遥立马就哭了,她伤心的问爷爷为什么不留住他,金石只是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留不住啊。

  夜幕快要降临的时候,金石就已经让人将东西送了过来,一共五十几袋水和几件普通的衣物,张益谢过之后,将这些全都放进了戒指里,夜幕降临之后,张益留下一张字条,然后蹑手蹑脚的就离开了。

  走在戈壁滩上,他回头望了几眼村子,随后直直的向前面走去,这几天梦遥的所做所为他都看在心里,他也知道梦遥喜欢上了他,虽然他也不想不辞而别,但他却不想看到梦遥伤心难过的样子,毕竟这几天梦遥一直都在帮他,可是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女孩,而他也正为这个女孩不停的‘往前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