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声一传出来,金石和金磊的脸色就变了,他们紧张的看着张益,张益依然保持着刚才那副逗逼样,两人渐渐松了口气,张益蹦哒了半天,也平静了下来,他有些尴尬的说“我以前没喝过酒,这个味道我有些受不了”,这句话确实是实话,在以前的世界里,张益根本就没粘过什么酒,他连啤酒都没喝过几次,更别说白酒了。

  金石和金磊笑了笑,随后金石严厉的说“梦遥,还不快出来道歉”,张益这时突然想起刚才吐酒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个女孩子的笑声,立马也就明白了过来,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这种事情他自然不在意,但眼前的这两人并不了解他的心思。

  不久,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就走进了房间,她穿着一套简朴的绿色长裙,头发简简单单的扎了起来,眼睛大大的,一张瓜子脸,长相颇为清纯,给人一种小清新的感觉,她进来之后,偷偷打量着张益,见张益看着她,她立马低下头,但她依然时不时的抬起目光偷偷的看张益,张益自然注意到了,他心里认定这个女孩跟奈德丽一样,都是那种古灵精怪的女孩。

  金石歉意的对张益说“这是我的孙女金梦遥,她的年龄还小,刚才她的行为有些冒犯了少侠,希望少侠能能看在她年龄还小的份上宽恕一下她”,张益连忙说“刚才是我自己的问题,和她没关系,我并没有怪她”,金石见张益脸神并没有什么变化,也没在说什么,只是让梦遥道个歉。

  梦遥道歉之后,立马跑了出去,但跑到门口时,他回头向张益吐了吐舌头,还做了个鬼脸,看着她可爱的样子,张益想到了奈德丽,他轻叹了口气,然后继续埋头吃菜,此时金石和金磊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静静的看着张益,气氛也一下子变得沉闷起来。

  张益一心扑在饭桌上,这么久没吃到这些正常的食物,他感觉胃口大开,不知不觉中,盘子里大部分的菜都被他快要吃完了,他满意的打了一个饱嗝,这时他才是意识到旁边的两人都盯着他,张益看着两人说“你们也吃啊”,两人连连说好,动了几下筷子后,金石放下筷子问“张少侠吃饱了?”。

  张益点了点头,他转过头对金磊说“快带张少侠去休息的地方,赶了一天的路,张少侠肯定也有些累了”,随后金磊起身带张益来到了一处偏房,到了那里之后,金磊恭敬的说“少侠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直接叫我,我会随叫随到的”,说完,金磊就走了。

  张益推开门走了进去,他看了一下四周,虽然简陋,但却挺干净的,他关上房门,然后坐在床上修炼起来,自从凝聚出能量漩涡之后,张益还没有修炼过,他刚想按以前的方式修炼,但他发现自己只要心念一动,那能量漩涡就自动吸收起能量来。

  他疑惑的问“师傅,我怎么不凝聚精神力也能够吸收能量了?”

  “因为你已经过了吸收期的第一个阶段,你成功凝聚了能量漩涡,只要你心念一动,它会自动的吸收能量,所以你不需要在凝聚精神漩涡了,你的能量漩涡已经代替了精神漩涡”

  “那如果我突破了二十级呢?”

  “那你就会凝聚出第二个漩涡,突破三十级后你会形成第三个漩涡,但只有将三个漩涡完美的挤压融合,你才能形成魔晶,进入结晶期”。

  “师傅,我感觉修炼挺简单的,怎么这个村子里大部分都是普通人,而且召唤师的级别也不高”。

  “修炼简单吗?要不是你有卡兹克的指引,你能这么快掌握精神力的运用,你能这么快感受到天地间的能量,你能一下子就掌握吸收能量的技巧,在没人指导的情况下,能自己摸索成为一名召唤师都极其不容易,而且这里是大陆的最南端,是一处不毛之地,各方面落后极大,这里召唤师的实力自然也并不强大”

  张益一听,立马明白了过来,回想自己以前的修炼过程,确实是如此,如果没有卡兹克的指引,自己可能依然是个普通人,他集中起精神,快速吸收起能量来,与此同时,在库莽古森林的一处小木屋里,躺在床上的奈德丽突然惊醒了过来,奈德丽醒来之后就看到母亲蹲坐在旁边。

  她有些惊慌的问她母亲张益的情况,得知母亲并没有杀死张益之后,她立马松了口气,安莉丝见到女儿这副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告诉奈德丽桌子上有张益留下的东西,随后她就离开了。

  奈德丽欣喜的来到桌子旁,她看到了一块树皮,树皮上有一块石头正发出蓝色的光芒,奈德丽拿起树皮,很快就看到了上面用血写的字,她小声的念了起来:

  小丽,哥哥走了,我心里真的很舍不得你,但我因为有些事不得不离开,但你要相信我,我还会回来的,走之前,你送了哥哥一样东西,作为哥哥,我当然也要送你一样东西,这块催化神石是哥哥目前身上最有价值的一样的东西了,我知道这件东西并不算珍贵,但哥哥下次见面会补上的,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乱来,明白了吗?

  奈德丽看完后,放下了树皮,她拿起了催化神石,感受到它柔和的光芒,她开心的一笑,随后躺在了床上。

  张益修炼了很长一段时间,当他感到有些疲惫时,他停止了修炼,他伸了一下懒腰,打算睡觉,但他却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声狼嚎,张益对这声狼嚎感到异常熟悉,因为在他来到这片大陆的第一时间,他听到的就是这个声音,而上次在库莽古森林他越阶挑战失败,他仓皇而逃时,听到的也是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正是暗影狼的嚎叫。

  张益正在思考的时候,金磊火急火燎的走了进来,他焦急的说“张少侠,我们村子附近有两头二阶暗影狼,它们总是隔三差五的来我们村子,村子每次都会因此损失不少牛羊,但村子里没有一个人能击退它们,请您和我们一起进入地窖,好暂时避开它们”。

  张益走出门外,随后淡淡的说“你们去吧,我想去会会这两头狼”,金磊还想继续劝说,但张益却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这一幕被旁边的梦遥看见了,在梦遥心里,她其实是很看不起这个人的,在他来之前,爷爷就告诉她有个很厉害的人要来到这个村子里,她很好奇这个厉害的人长什么样子。

  所以她就躲在隔壁偷偷的看着,当看到他很年轻的时候,她心里更加好奇了,不过张益随后一口把酒吐了出来,让梦遥感觉好失望,而梦遥也因此看不起张益,因为在梦遥的想象中,越厉害的人也越能喝酒,就像自己爷爷一样,他是村里最能喝的,也是村里最厉害的,当看到张益竟然主动要去找暗影狼,张益的形象在梦遥心里又高大了起来,看着那单薄的背影,梦遥情不自禁的跟了上去。

  张益走在路上,他感觉热血沸腾,暗影狼对他来讲就是一道阴影,他两次遇到暗影狼,每次都险些让他丧命,这是第三次,张益想要驱逐这个阴影,而精神之海却传来卡兹克的声音,“小子,你翅膀硬啦?一头暗影狼还好,你还有一搏之力,现在可是两头,你去送死?”

  张益斩钉截铁的回答“它是二阶暗影狼,而我也有十一级,我们的都是同一个阶段,我为什么要怕它们,再说,现在如果遇上两只同阶别魔兽的就跑,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我拿什么去超越最强王者”。

  酷NQ匠网首U发‘

  卡兹克无言以对,而基兰则是大声说好,当他快走到村外的时候,他发现几双绿幽幽的眼睛正盯着他,与此同时,在地窖钦点人数的金石发现梦遥不见了,大叫一声坏了,然后找了几个年轻力壮的人往地窖外面走了出去。

  此时梦遥正躲在一户人家的窗户后面,她小心的盯着外面的一举一动,暗影狼慢慢的从黑暗处走了出来,张益也完全看清楚了情况,三只幼崽还有两头成年的暗影狼,暗影狼盯着张益发出凶狠的声音,见张益不动,直接扑了上来,张益吐了一口气,然后将精神力全都释放了出来,他将能量全都集中在右手,随后蹲了下来。

  那暗影狼扑上来张口就要咬张益,张益立马向左偏了一点,躲过暗影狼的攻击之后,他弹跳起来,右手直接打在了暗影狼柔软的腹部,那只暗影狼吃痛的叫了几声,然后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另外一只随后也扑了过来,但它明显有警惕,没有暴露出它的腹部,而是不断用爪子来攻击,张益在精神力的辅助下,每次都能及时躲开暗影狼的攻击。

  几波战斗之后,虽然张益每次都能躲开暗影狼的进攻,但他也感觉自己精神力的消耗实在太大了,他有些气喘吁吁的,而反观暗影狼,他的气息依然悠长,张益知道在打下去自己必输,他心神一动,然后故意卖了一个破绽,那狼自己也攻向自己的破绽,就当暗影狼即将咬到自己脖子的时候,张益运用最后一点精神力将能量聚集在两根手指上。

  张益猛然将手指戳向了暗影狼的腹部,同时头尽量后仰,为自己多争取一些时间,渐渐的,他感到脖子传来一阵疼痛,他知道暗影狼已经咬住了自己的脖子,当他以为完蛋了的时候,他感到手指一热,而暗影狼则松开了牙齿,它吃痛的嚎叫了一声,张益一见机会来了,又往暗影狼踢了一脚,那只暗影狼被直接踢飞了出去,躺在地上抽搐起来。

  那几只狼崽子朝着张益也冲了过来,张益感到此刻极为疲惫,根本运转不起能量来,这时一道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他仔细一看,正是金石,随后他双眼一黑,直接倒在了地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