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张益就很奇怪了,听这个人这么一说,他更加奇怪了,他一直觉得修炼的过程很容易,再加上这几天遇到的强者太多了,他以为召唤师在这个大陆应该遍地都是,然而刚才他才发现,整个车队除了眼前这名大汉之外,全都是普通人,而这名大汉的的级别很低,从他刚才聚集的能量的来看,他显然才6级。

  张益有些疑惑的说“我是召唤师啊,难道有什么不对吗?”,话音刚落,在某个车棚里快速跑下来一个中年人,手里还拿着一个包裹,他快速跑到张益面前,随后跪在了地上,他战战兢兢的说“这位召唤师大人请放过我们,这些货物是我们村子里的依靠,没有这些货物,我们村子就完全没有经济来源了,请您高抬贵手,这个袋子里还有一些金币,我知道我们冒犯了您……”

  没等中年人说完,张益就打断了他,“原来你把我当成了劫匪,我只是想来讨口水喝,没别的意思”,边说张益边去扶起那个中年人,中年人依然显得很害怕,张益不断的向他强调自己不是劫匪,只是来讨口水喝。

  几次强调过后,那个中年人才回过神来,他立马呼唤护卫把水袋拿过来,张益接过水袋,满满的喝上了一口,水一喝下去,张益立马感到自己的嗓子眼舒展开来,他又猛喝了几口,一袋水喝完后,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能不能再给我一袋”,中年人一听,急切的让护卫多拿一些水袋过来,那些护卫都动作很快,转眼间张益面前就多了十几个水袋。

  张益极为不好意思的拿起一袋,猛喝了起来,咕噜咕噜的喝完这袋,张益十分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正当他想要道谢离开的时候,他忽然想到自己身上根本没带一滴水,在这茫茫戈壁滩中,想要找水又那么困难,他立马想到找这个中年人多要几袋水。

  正准备开口的时候,他注意到这个商队的马背上很多都已经没有水袋了,他问,你们还有多少水啊?中年人张望了一下说“大概还有三十袋水左右,您需要很多水吗?”,张益点了点头,中年人马上说“我们的村落就快要到了,您愿意前往我们的村落吗,在那里您可以取很多的水”。

  张益思考了一下,随后答应了,他觉得自己不仅要弄点水,还要弄点其他的东西,尤其要弄几件衣服,这件衣服都已经穿了将近一个月了,他自己都感觉有点味了,那中年人见张益答应,很是欣喜,他想着有这样一位召唤师再商队里,安全一定有保障,他连忙请张益做马车,但张益对骑马兴趣盎然,他告诉中年人自己想要骑马,一个护卫立马牵了一匹马过来。

  张益想要骑上马背,但那匹马却不肯配合,他一直骑不上去,这时,旁边的护卫提醒了一下他,根据护卫的提醒,张益试了试,但他依然上不去,他不好意思的对旁边的护卫说“我不会骑马,你教教我”,那护卫有些受宠若惊,立马教起了张益,没过多长时间,张益就学会了,而停下来的车队也再一次启程。

  骑在马背上,张益有种莫名的兴奋感,但他的骑术很生疏,有好几次都险些掉了下来,但周围的人没有一个敢嘲笑的,他们依然用一种敬畏的眼光看着张益,张益好几次想找旁边的人聊聊,顺便也能了解下这里的情况,但旁边的人说起话来,显得很畏手畏脚,一直不敢多说些什么,张益也感到有些无奈,他沉默了下来,欣赏起周围的风景来。

  最u/新◎Y章Z…节上酷…h匠q网

  夜幕快要降临的时候,张益终于见到了那个村落,那个村落密集的坐落着几十户房子,而在村落外面有着一条大道,渐渐的,商队离村落越来越近,中年跑过来对张益说“前面就是我们的村落了,现在天色已晚,不如您在我们这歇息一晚,让我们好好招待您,也让我们有个向您道歉的机会”。

  看着中年人那副低声下气的模样,张益感悟颇多,明明是自己唐突的行为招惹了车队,却因为自己实力强大,弄的别人敢怒不敢言,还要摆出一副低声下气的样子,这让张益感受到了平凡人的无奈,他知道如果自己太过客气的话,肯定会引起他们更多的猜疑,他也就点头答应了。

  张益答应之后,那中年人立马让其中一个人提前跑回去报信,让村里人准备好,那个人随后就快速脱离了商队,不久,张益就来到了村子前,而此时村子前面已经站了十多个人,他们全都拿着火把,在人堆的正前方有一个拄着拐杖老人。

  见车队靠近,那堆人也靠了过来,中年人提前走下马车,然后走到了那个老人耳边说了几句,说完后,他吩咐着其他人开始卸货,那老人则是朝张益走了过来,张益觉得这个老人似乎有些不简单,因为他感受到了能量波动,他释放出精神力开始进一步的感知,最后判断他应该在九级左右。

  老人似乎是知道了张益在用精神力感知他,他笑了笑,随后对张益说“我是我们村的村长,我叫金石,那位带您过来的是我的族人金月,不知少侠能否告诉我您的名讳”,老人说的极为客气,但张益却感到很别扭,在他以前的世界,提倡的可是尊老爱幼,这个叫金石的老人是第一个对张益说话这么客气的老人。

  张益立马离开马背上,随后恭敬的说“小子叫做张益,您是长辈,请您说话不必这么客气,我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如果有冒犯您的地方,请您见谅”,听出张益语气中的诚恳,金石有些吃惊,他还从未见过如此谦逊的年轻人,尤其刚才金月告诉他这个年轻人实力极为恐怖。

  虽然张益刚才这么说了,但金石依旧恭敬的说“在这片大陆实力为尊,辈分和年龄并没有什么说服力,少侠你实力超群,自然会得到旁人的尊敬,我们早就接到了消息,已经备好了酒菜,请少侠跟我来吧”。

  见金石这么说,张益虽然有些不习惯,但他马上也想通了,刚才金石说的并没错,在这片大陆,没有绝对的尊卑,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不是他实力超过商队里的人,那么今天或许他已经死了,想到这里,张益心里也没了那种负罪感,他轻松的迈着步子跟着老人向村子里走去。

  村子里灯火通明的,时不时的有人偷偷打量着张益,,张益没理会这些,继续跟着金石的脚步,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一户比较大的房子,金石转过身告诉张益这是他的房子,并请张益进去,张益没有推辞,而是直直的走了进去,在正对着门的房间,张益看到一个桌子上摆着好几样菜,张益好久都没有接触这些正常的食物了,一看到这些,他就情不自禁的吞咽起口水。

  金石也是注意到了张益这个举动,他连忙请张益坐下,并让张益吃菜,张益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也忍不住诱惑去夹菜,正当张益准备下筷子的时候,门外又走进来一个中年人,他提着一个大坛子,金石说这是他儿子金磊,是为他送酒过来的。

  金磊走过来,也是用同样恭敬的语气向张益问好,听他们一口一个少侠,张益都有些烦躁了,金石似乎是看出了张益的不悦,他示意金磊请张益吃菜,金磊立马就心领神会,他停止了寒暄的话语,转而邀请张益吃菜。

  张益早就等不及了,夹起一块肉大口的吃起来,吃了一点点后,金磊拿起一个空碗,慢慢的倒了一杯酒,递给了张益,张益接下后,他在将金石和自己的碗里倒满,随后他恭敬的向张益敬酒,并且先一饮而尽,张益拿起碗先是闻了闻,闻到一股沁人的香味后,他也张口准备一饮而尽,谁知酒一入口,那种辛辣在张益喉咙里蔓延开来,他一下子忍不住,竟直接吐了出来。

  吐出来之后,张益的表情极为丰富,而且上窜下跳,金石和金磊尴尬的看着张益,而在房间的隔壁却想起了银铃般的笑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