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酷+l匠◎e网9唯一P$正版,其1他nJ都是c盗版~

这话一出,卡兹克有些目瞪口呆,基兰继续说“我的师傅是这个大陆上唯一度过八次雷劫的人,在第九次雷劫临近之时,他告诉了我一件事,在他度过了第八次雷劫的之后,他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当一个人晋级到最强王者的时候,不仅可以借用天地间的能量,自身也具有强大的魔力,这个时候,体内的魔力就像一个装满的水的桶,不管你再怎么吸收能量,也无法突破,但这只是常规认识,但我的师傅却告诉我最强王者还不是极限,在最强王者之上,还有境界,因为当它度过第八次雷劫之后,他感觉到体内的魔力失去了限制”。

“通俗一点,也就是装魔力的‘桶’破了,在当时,他自己也很惊讶,并由此产生了这个猜想,为了验证这个猜想,我师傅不停的吸收着能量,但他发现自己虽然吸收了很多能量,但是却依旧没有任何突破的感觉,最后,在第九次雷劫降临之前,他把这一切都告诉了我,当雷劫降临之后,我的师傅最终没有扛住,死了,他在死前传音告诉我最强王者并不是召唤师的极致,让我替他完成他没完成的任务”。

“本来我还有些将信将疑,但在我封印卡兹克的那一段时间,我是真的感受到了那个神秘人很强大,他身上所散发的气息是全盛时期的数倍,要不是因为屏障空间被他撕开后,反弹的很厉害,他受到的反噬很强,否则,我根本就没有机会能逃脱”。

“按你刚才说的,你一直就处在这个小子的精神之海里?”,卡兹克有些气愤的说。

“是的,当时我不敢相信任何人,所以我隐藏了起来,毕竟我很可能是这个大陆唯一知道他的存在的人,我必须要找到一个值得信赖人并且'告诉他形势有多严峻,所以我一直没露面”。

“就因为刚才他快要死了,没办法了,所以你才露面了”,卡兹克的语气显得极为轻蔑,脸上也是一种厌恶的表情。

基兰没有因为卡兹克不善的语气而感到恼怒,他继续平静的说“我之所以现身是因为我找到了那个合适的人”,说着,他的目光转向了张益。

张益感受到了基兰的目光,他呆呆地问“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我虽然只是一道残魂,但是你这些天来的所作所为我都一清二楚,你虽然实力差,但你是个重承诺的人,并且你也有一颗恒心,所以,我打算将你培养成超越最强王者的存在,同样,卡兹克,我需要你的帮助”,基兰转过身,很诚恳的对卡兹克说。

卡兹克则是笑了笑,然后说“我凭什么帮你,杀了我这么多族人,再说,你刚才讲的根本没有任何依据,谁知道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我有帮你的的必要吗?”

“你当然有必要,你们虚空一族数百年的潜伏计划,不就是为了夺得这片大陆,那个神秘人那天对我出手,显然已经盯上了这片大陆,以他的实力,现在这片大陆早已没有任何敌手了,但从目前的情况看,他却没有任何行动,显然,他有更大的阴谋,如果到时候他征服了这片大陆,你们虚空一族还有实力与他争夺吗?只要你肯帮我,我会同意你的族人迁入瓦洛兰大陆,虽然我现在只是一道残魂,但你应该知道,身为瓦洛兰大陆第一器炼师,我的残魂具有多高的价值,我说的话依然没什么人会反对”。

卡兹克思考了很久,最后疑惑的说“以你的见解和修为,为何还要我的帮助?”。

“这个大陆上目前知道我还留有一丝残魂的就只有三个,其他人都以为我已经形神具灭,说来惭愧,我的私人收藏,也全部转到了战争学院的名下,当然这是我给学院的承诺,并不是他们强取豪夺,也就是说我现在不能提供任何物质上的东西给他,要想真在的培养一个人,不仅需要坚持不懈的努力,还要有大量天材地宝的支持”。

“并且我现在只是一道残魂,并没有什么战斗能力,但你不同,你能够提供魔力给他,虽然只是短暂性的,但却很关键,只要我俩合作起来,足以保证他的成长”。

基兰说完,卡兹克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它十分凶狠的说“为了我的族人,我愿意相信你一回,但如果我发现有一点儿不对劲的地方,我就让你陪葬”。

张益听两人说了大半天,也大概明白了两人是什么意思,他心里十分激动,因为他们两的目地是让张益去拯救这个世界,不过张益又有些担心起来,因为实力越强,责任也就越大,危险也就越多。

基兰漂浮到了张益身边,随后说“刚才我和卡兹克商量的事你也应该知道了,实力是在危险里慢慢积累的,越强的人,经历过的危险就越多,我能感受到你对实力的渴望,但你做好准备了吗?”

张益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他是抱着必死的心态,当他得知这里是另一个世界,他的心里燃起了新的希望,他想要成为一名最强王者,他想要得到阿卡丽,均衡教派的强大就已经像一座大山压住他了,现在他却得知他还要去拯救这个世界,他有点反应不过来了,十几天的丛林生活也让他明白王者之路要付出多少艰辛。

他顿了顿,随后说“从前我一直是在嘲笑声中度过着每一天,我只知道沉默,而我的这十几年来,也从未牛逼过,但现在我有一个carry全场,拯救世界的机会,我当然不能放过,我很感谢上天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这次,哪怕只有五秒,我也要做五秒的真男人,我时刻都准备着”。

看着张益那坚定的眼神,基兰点了点头,他立马说“你可愿意当我的徒弟?”。

张益有些疑惑的说“你不是要将我培养成超越最强王者的存在吗?那就算是师傅啊”

基兰摇了摇头说“我培养你,是为了这片大陆,并不是说我当了师傅,因为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受到的法则约束会较少,我最在手的可是炼器,你愿意做我徒弟学习器炼之术吗?”

张益听完,毫不犹豫的跪在了地上叫了一声师傅,基兰赶忙扶起他,随后说“你应该是我收的最后一个徒弟了,但却是心最坚定的一个,我们先出去,让安莉丝做一些准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