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虚幻的身影

   张益站起身来,非常感激的对奈德丽说“谢谢你,小丽,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还要过多久才能突破”,奈德丽一脸不情愿的说“我最讨厌哥哥对我说谢谢了我不准你在对我说那个词”,张益干笑了一声,随后又说“今天不修炼了,我们去玩吧”,奈德丽一听去玩,两眼放光,拉着张益就走了。

这半个月里张益和奈德丽玩的最多的就是捉迷藏,虽说很幼稚,但是张益每天依然玩的不亦乐乎,因为奈德丽非常喜欢玩这个,张益认为他既然心里认同了这个妹妹,那么他一切都要做到最好,他不想让奈德丽感觉自己在敷衍她,所以他每次都全身心的投入到游戏中。

并且这半个月他也认识了几只小豹子,奈德丽族人对他的态度也有了明显的好转,尤其是那几只小豹子,特别粘他,。

奈德丽和张益离开住处,走了几步之后,奈德丽变成豹子向丛林里叫了几声,没过多久,几只小豹子就冲了出来,将张益团团围住,然后亲昵的靠着张益的腿,奈德丽说“今天和以前一样,我们马上开始吧”,刚说完,奈德丽就跑进丛林里了,后面的几只小豹子也不甘示弱,纷纷跑进丛林里。

在这场游戏里,张益每次都扮演着“找人”的角色,因为他的嗅觉不具备追踪功能,如果让其它豹子来,这个游戏也就没什么玩下去意义了,等了一会儿,张益也走向丛林里开始找人了,不过这次他的脸上带着几分凝重。

直到夜幕降临,张益才停止了游戏,他背着奈德丽,走在回去的路上,奈德丽似乎感觉到张益情绪上有些变化,她问张益怎么了,张益笑了笑,说他并没有什么,就是太累了,奈德丽本来还想问的,但是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也沉默了下来。

很快,两人就回到了住处,张益告诉奈德丽他要去洗澡,让她先回去,奈德丽点了点头,随后张益就朝着不远处的小湖走去,一个人走在静谧的丛林中,张益陷入了深深的思考,自己来到这里也有半个多月了,虽然时间不长,但他在这里感受到了快乐,也有了自己的牵挂,但他必须要走了,因为在另一个地方,还有个人在等着他,而且他还有自己梦想。

这里的生活很安逸,但这种安逸的生活很难提升自己,他没有奈德丽那样强大的血脉之力,自己的天赋也很一般,他最大的仪仗就是卡兹克,但来到这里之后,卡兹克切断了与自己的联系,他只是一个从其它世界来到这里的人,他还有很多东西都不懂,他需要卡兹克的指导。

走到湖边,张益自言自语的说“看来必须和奈德丽说清楚了”,说完,他叹了口气,匆匆洗完澡,张益立马往回赶,当他回到住处,他发现奈德丽正站在树下,张益仔细看去,只见她低着头靠在树干上,一副有心事的样子。

张益看到她这个样子,心想难道她知道自己要走了,张益思考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听到脚步声,奈德丽抬起了头,她的眼睛红红的,明显哭过了,张益看到她这个样子,感到有些心疼,本来打算今晚说的话,他打算明天再说。

正当他想要开口安慰的时,奈德丽突然说“张益哥哥,你是不是想走了?”,张益没想到奈德丽会问的这么直接,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小丽,对不起,我必须要走,因为在另一个地方,还有一个人在等着我,因为一个承诺,我跟你来到了这里,但同样,我对她也有一个承诺,所以必须要走,小丽,其实和你再一起的日子很开心,其实我也不想走,但我的梦想和承诺不得不让我离开,但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你愿意帮哥哥离开吗?”。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奈德丽并没有马上回答张益,而是拿出了一个徽章一样的东西,张益一看,心里默念道“山岳之容”,接着,奈德丽开口了,“张益哥哥,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去那个水潭寻找到的宝石?其实我早预料到你会走的,这个东西是我用那颗宝石找我妈妈炼制的,它只要用精神力催动就可以形成一个护盾,而且它本身还具有疗伤的效果,这个送给你,你不要拒绝我,我不希望哥哥你受伤”。

张益听到这里,自己也流泪了,他没想到奈德丽为他考虑的这么远,张益手有些颤抖的接过山岳之容,奈德丽抬手擦了擦张益脸上的泪水,然后又接着说“其实我好想和你一起走,这样我就可以保护你了,我问过妈妈,但她不让我走,她第一次跟我讲了好多道理,你身上的封印早就解除了,原谅妹妹的自私,一直没告诉你,不过,你走了以后,一定要想我,而且要回来看我,行吗?”。

张益连忙点点头,非常肯定的说“一定会的”,奈德丽随后拉住了张益的手说“我们现在就走吧,我送你出去,你要去哪里?”,张益不假思索的说“风暴平原”,“风暴平原在森林的北面,很远,为了你的安全,我会送你到森林的边缘”,张益没有拒绝,他知道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走不出库莽古森林。

借着皓白的月光,两人极快的在森林里穿行,跑了一段时间后,张益感到体力有些消耗过大,他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奈德丽很快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她立马变成一只豹子,然后让张益骑上来,张益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正在张益准备继续跑时,周围的的空间逐渐扭曲,随后一只豹子从那扭曲的空间里钻了出来,张益定睛一看,正是奈德丽的母亲。

奈德丽的母亲出来后,奈德丽立马挡在了张益面前,“很好,为了一个外人,你竟然挡住了我,为了你的安全,我不惜用自己的骨血制造了这条项链,但你却用这条项链私自破开了我在他身上下的封印,而且还私自带他离开,最可气的是,你竟然让这个卑微的人类骑在你身上,你真的好让我失望啊”,奈德丽的母亲说完,张益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发现此刻他连动都动不了了。

张益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奈德丽这么急着带他离开了,根本不是路程太远,完全是为了躲避她的母亲,奈德丽一脸歉意的看着母亲,然后跪下了,她哭着向母亲求情,让她放张益走,但奈德丽的母亲脸色更差了。

“你知道吗?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亲女儿,但我今天很生气,你触犯到了我的底线,为了他,你瞒了我这么多事情,你还骗了我,你让我帮你做的那件防御圣器山岳之容肯定也给了他,今天,我必须杀他,大不了,杀了他之后,我在将你的这段记忆抹除”。

奈德丽一听要抹除记忆,神情显得极为慌张,她边磕头边求着母亲放过张益,张益看的心都碎了,但他就好像被禁锢了一样,自己什么也做不了,连话都说不出来,奈德丽的母亲见女儿这样子,她流下了泪水,随后她张口一吼,奈德丽直接昏倒了过去。

接着,她走向了张益,走到张益面前,她十分气恼的说“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骗了我女儿,但你今天必须死”,说完,她抬起了爪子,当她的爪子即将落下的时候,苍老的声音从虚空中响起,“安莉丝,停手吧”。

听到这个声音,奈德丽的母亲身体竟然颤抖了起来,接着,一道虚幻的身影从张益的身体里出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