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奈德丽刚扑上来的时候,张益就有些“动情”了,那是一种欲望,最原始的欲望,但他控制住了这股欲望,在那一瞬间,他想起了阿卡丽,也想起了自己对她的承诺,阿卡丽还在等着他,如果他和奈德丽要是发生了一些什么,他以后又怎么去面对她,他认为专情很重要,所以他一直克服着此时的欲望。

  Y更j\新@最快~上#酷`◎匠!j网%$

奈德丽在张益的身上,本来她很高兴的,但是看到张益脸通红通红的,好像在拼命忍着什么东西一样,她疑惑的问“你怎么啦?我很重吗?”,张益没说话,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推开了奈德丽,他连走几步,和奈德丽保持了一定的距离,随后郑重的说“奈德丽,我不能和你那样,我有女朋友”。

奈德丽有些伤心了,因为张益刚才的行为让她觉得他反感自己,他以为张益因为封印这件事生气了,但当她听到张益说的话,立马就感到一头雾水,她反问道“做什么事啊?女朋友是什么?”

“你刚才不是想做那个吗”,张益有些害羞的说。

“做什么呀?我刚才就是想和你一起睡觉啊,以前我最喜欢睡在我爸爸的怀里了”,说完,奈德丽眼中充满着怀念。

张益听她这么说,逐渐回过神来,虽然他俩认识的时间极短,但奈德丽给他的感觉就是单纯和天真,就像从来未接触过人一样,完全不谙世事,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孩怎么会想和他做那种事呢?她懂都不懂,“看来是我想多了”,张益想到这里,一脸的尴尬。

奈德丽依然追问着,看着她那清澈的眼睛,张益真想给自己一巴掌,自己怎么能够想到那个地方去呢?张益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他让奈德丽坐下,然后自己坐在她旁边,对她说“你先把你以前的告诉我,我就告诉你之前的事,而且我还会和你讲故事,怎么样?”,奈德丽一听讲故事,立马拍手叫好,她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始说了。

“在我五岁的时候,我的亲生父母带我来到这森林,他们告诉我,他们来这里找东西,找到了就会带我回家,当时来到这里的时候,我感到很新奇,我从小就听我爸爸讲了好多有关魔兽的故事,在这里,我见到了好多魔兽,我感到很高兴”。

她停顿了一下,然后又说“直到有一天,他们遇上了一只很强的魔兽,经过好久的战斗,他们终于杀死了那只魔兽,但他们也受了很重的伤,他们决定带我离开这里,可是走到半路的时候,他们都因为伤的很重死了”。

说到这里,奈德丽哭出了声,张益满是歉意的说“对不起,让你想起这段悲伤的记忆,别说了”,奈德丽摇摇头,擦了擦眼泪,又继续说“当时我好害怕,父母在我眼前死去,在这陌生的森林里,我真的好怕,我守在父母额额尸体旁边哭泣,虽然临死前父母告诉了我走出森林的方向,但我却不敢走,我多么希望他们能站起来带我离开”。

过了不久,我现在的母亲就出现了,刚看到她的时候,我被吓得全身发抖,看着她一步步走过来,我心里好绝望,当她走到我面前,我闭上了眼睛,我以为她会吃掉我,但我却感到脸上热乎乎的,我睁开眼睛,发现她正在温柔的舔我的脸颊,不过我当时还是好怕,后来她开口问我怎么啦,我觉得她好温柔,就告诉了她我经历的这些事,说完了,我就一直在哭,她也一直安慰我,后来她帮我把我父母都埋葬了,当时我无依无靠,她把我带回了她的族群。

一开始,并不是所有的族人都喜欢我,有些甚至想吃掉我,而她一直也对我很好,当时我体弱多病,完全适应不了丛林生活,生了好几场大病,但她一直照顾着我,在她身上,我感受到了母爱,有一次我又生病了,那几天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我忍不住叫了一声妈妈,她听到了很开心,不停的抚慰着我,随后她为我换了血,她将她自己的血脉之力分给了我,使我的血脉突变,让我拥有了她的血脉之力。

就这样,我开始拥有魔力了,而且逐渐控制了体内的血脉之力,我渐渐的学会了族群中特有的魔法,有一天,我发现我可以变成豹子,也掌握了形态转换的诀窍,而族群也完全接纳了我,因为我的特殊,他们都对我很好,而我也适应了在这里的生活。

就这样过了十多年,直到我今天遇上了你,我才意识到自己还是一个人类,我也想起了以前的种种,其实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有种亲切的感觉,或许是我太久没有接触过人类了,后来的事情你也就知道了。

说完,奈德丽把身子靠近张益,可怜的说“你可不可以抱着我睡啊”,张益立马摇摇头说“不行,男女有别你知道吗?”,奈德丽一下来了兴趣,她好奇的问“什么是男女有别啊,还有你刚才说的女朋友是什么?”。

张益终于明白了她为什么不谙世事的原因,十多年的丛林生活已经让她与人类社会彻底脱节,她对世事的认知还停留在她五岁的时候,所以她才对他如此亲密,那些亲昵的动作她也毫不在意,想到这些,张益心疼起这个女孩来了,他心里暗自发誓再也不在她身上想些猥琐的事情。

张益将那些男女之间的区别讲了出来,也讲了有关女朋友的事,还告诉了她以后该注意的事,奈德丽听得很认真,最后她竟然提出想要比较真实区别的想法,张益一听,冷汗都吓出来了,连忙又和她讲了一些伦理。

“你说我不能抱着你睡是因为我们没有血缘,而且我们没有男女之情”,张益点点头,“那你做我男朋友不就好了吗?”,“不行,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做人要专一,不能这么随便”,张益斩钉截铁的说,奈德丽思考了一下,满怀期待的说“那你当我哥哥不就可以了吗,你愿意做我哥哥吗?”。

看着奈德丽那期待的眼神,张益不忍拒绝,最后同意了,奈德丽很高兴,她趴在张益身上说“张益哥哥,抱抱我好吗?”,张益想了想,最后还是将奈德丽抱在怀里,不为过了多久,张益感到手臂有点酸痛了,他低头看向奈德丽,发现她已经睡着了,看着怀里的火辣娇躯,张益感觉他下面貌似又有反应了,他连忙将奈德丽抱到床上,然后跑到外面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

转身看着躺在床上的奈德丽,她睡得是如此的安详,他忍不住扇了自己一耳光,“她对我这么信任,我怎么能够再去想那些猥琐的事情,随后张益靠在外面的树干上也睡着了”,而夜依旧显得那么深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