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吗?”,刚说出这句话,阿卡丽就后悔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她感觉自己脸上有些发烫,便把头低了下来,张益听到她那句话连连点头,“你真的是我目前见到过的最美的女孩”,话音一落,两人立马陷入了沉默,远远望去,一男一女面对面站着,男孩注视女孩,毫不掩饰自己的痴迷,而女孩微微低头,脸上红彤彤的。

  阿卡丽被张益的目光盯得实在不好意思了,她又取出面具遮住了她下半部分的脸颊,那完美的容颜再一次被遮盖了起来,张益见她再次戴上面具,心中有种强行去摘下那面具的冲动,但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自己的实力在她面前和小猫小狗也没什么区别,张益也意识到自己的目光貌似有点过分了,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背对着阿卡丽坐了下去,阿卡丽他转过头去,也走了过去,在他不远处坐了下来,沉默似乎就这样定格在了两人之间。

  张益坐下来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他感觉到帐篷要撑起来了,深吸几口气缓解了那种状态之后,想起刚才的那一幕,真的让他感到震撼,他虽然猜到她很美,但他没想到那种美是那么的无懈可击,“我刚才才说想看她没戴面具的样子,然后她立马洗澡脱下面具给我看,这难道是一种暗示?她真的喜欢我?”,想到这里,他坐不住了,但一想到自身的状况,他又找不到能让她喜欢上的地方,“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我要主动出击”。

  思考立马就结束了,他将身子挪到了阿卡丽旁边,阿卡丽见他挪过来,心里升出一丝警惕,张益坐在她旁边开口打破沉默“你应该知道昨天我在吸收能量吧,你是不是感到很奇怪啊?”,阿卡丽点了点头,回答说“你不想说,我也就不想问了”,“你怎么就确定我不想说啊?”,阿卡丽听到他这句话,有点不悦的说“上次问你那么多,虽然你回答了,但是给我的感觉确是你什么也没说,而且你连你的名字也没告诉我”,听出她语气中的不悦,张益歉意的说“有些事真的我现在不好说,我现在就告诉你我的名字”,话还没说完,阿卡丽就打断了他,“我现在不想知道,离我远一点,”,张益还想继续往下说,他刚想开口,一股魔力就砸在了他身上,然后他就被撞了出去。

  张益躺在草地上揉着自己的胸口,他不明白阿卡丽变脸怎么变得这么快,前一个还是羞答答的玫瑰,下一刻却成了带刺的玫瑰,他远远的看着阿卡丽,她又结印修炼起来,“难道自己想多了?”,张益摇摇头,坐在原地聚集精神漩涡也开始修炼起来。

  “这就是晋级的感觉吗?”,张益虽然精神上有些疲惫,但却感觉身体有一种奇妙的变化,让他感觉很欢愉,同时力量也有所增加,“对,随着你等级的提升,晋级完后的感觉会越来越明显,你的精神力还算强大,但你的修炼进度还是太慢了,在这里,我的多种计划都无法实施,离开这里之后,我们就前往风暴平原,到时候借助催化神石,你的修炼进度会更快,同时也可以锻炼你的实战能力”。

  张益应了一句,然后就躺在了地上,不多久鼾声就响了起来,刚开始听到鼾声的时候,阿卡丽感到挺烦的,但这两天听得多了也就渐渐习惯了,她感觉自己最近情绪有点古怪,特别是遇到有关张益事情,有个时候会感到很担心,有个时候会感到很生气,有个时候又会很害羞,以前所有的情绪加起来也没有这两天和他再一起的多,就在刚才,她一想到张益总是瞒这瞒那让她心里很不舒服,她站了起来,走向了张益。

  走到张益旁边,她看到了一个‘大’字,阿卡丽蹲下去,仔细打量起张益来,他皮肤略黄,额头宽宽的,他此时嘴巴微张,嘴角竟还有一丝口水,“丑死了”,阿卡丽喃喃的说了这么一句,但又捂住嘴笑了起来,的确,张益长的并不帅,但五官还算端正,至少不会吓到人,看着他,阿卡丽又想起了在他背上的那个梦,“我喜欢上他了吗?怎么总是瞎想啊”,他摇了摇头,“我怎么会喜欢他,我都已经和二师兄订婚了,他哪点比得上二师兄啊”,她轻轻的说着,但心里却对那婚约有着几分抗拒。

  那二师兄就是暮光之眼“慎”,他天赋异禀,早已被确认为下一代继承人,在阿卡丽七岁的时候,便在重长老的决议下与慎订婚,连母亲也非常同意这门婚约,但阿卡丽却对慎没有一丝感觉,但毕竟这是教派的决议,不好违抗,而且二师兄对她很好,又实力超群,但遇见张益之后,却让她心里对那婚约产生了些许抗拒。

  阿卡丽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她盯着地上的张益,眼珠一转,拔起地上的草根,然后去捅张益的鼻子,露出一脸的坏笑,张益感受到了鼻子的不舒服,一个喷嚏打出来,阿卡丽见他要醒过来,转眼间消失了,下一刻她就出现在了刚开始她修炼的地方,然后立马结印修炼起来。

  张益打完喷嚏,立马坐了起来,看了看四周,周围什么都没变,月亮依旧还是那个月亮,湖也依旧是那个湖,正当他疑惑间,他闻到了空气中的香味,那香味他太熟悉了,他转头看着阿卡丽,她依旧在那里修炼,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涌上心头,“小子,别想了,是刚才那个女娃子,我就说她可能看上你了,刚才就是她过来了”。听完卡兹克说的,张益心里一阵激动,“她刚才过来干什么?”,张益期待的问道,“她过来自言自语了几句,然后用草弄了几下你的鼻子,看你要醒过来,又跑回去装样子了,不过我要提醒你,你有竞争对手,就是他们均衡教派的下一代继承人,两人已经订婚。”

  张益听完,一丝异样的情绪涌上心头,酸溜溜的说“她都订婚了,还有我什么事?”,“别人虽然订了婚,但心在你这里,你还说没你什么事,听你这语气,估计你也喜欢上她了,两情相悦,可惜啊均衡教派都是些老顽固,而且底蕴相当浓厚,你这点实力,别人看都不会看,那小女娃估计以后也是别人的老婆,你呀,还是趁早断了这念想”。

  看着那阿卡丽那曼妙的身材,张益握了握拳头,对卡兹克吼道“一个小小的教派算什么,到时候老子直接上门去抢,谁不服弄死谁”,卡兹克听完,哼了一声,语气中毫不掩饰它的不屑与嘲讽,张益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凝聚精神漩涡开始修炼起来。

  最,j新eq章!k节上u酷nm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