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卡丽睁开眼睛,从戒指中取出一瓶药水,将它倒在了腿上,她看向了张益,张益此时鼾声如雷,阿卡丽嘀咕了一句“睡得和猪一样”,在阿卡丽心中,她对张益有种十分复杂的感觉,一方面,她真的很想杀他,因为这个家伙不仅数次惹怒过她,还冒犯过她,另一方面,张益又救过她,虽然行为上有点冒犯,但是还是救了她,而且刚才在张益的背上,她有种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奇妙,让她感到很舒心,很安全的,她一时真的感到好迷茫,不知道去怎样对待他。

  阵阵湖风吹来,张益蜷缩了一下身体,阿卡丽见状,她随手扯起一株植物,脸上泛出沉思,过了不久,阿卡丽一咬牙,双手扶住石头站了起来,她一瘸一拐的走到张益身旁,从戒指里取出一件长袍,然后披在了张益身上,看着张益逐渐伸展的身体,阿卡丽心中有种安心的感觉,而她神情中又多了一丝疑惑,“他不是被毒沼蛙吃了吗,况且他什么魔力也没有,怎么可能还活着,他对这里明显十分了解,不然走路不会这么从容,他绝对不是什么皇子,他到底是什么来历”,“骗子”,一想到他眼前的这个人骗了她,她心里感到好不舒服,“冷死你”,说着,她拿开了盖在张益身上的长袍。

  刚想走开,但又看到张益那副蜷缩的样子,最终还是将长袍盖在了他身上,然后她转身又靠坐在了那块大石头上,她双手结印,开始吸收起天地间的能量。

  当张益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他刚醒来,就见到了即将落下的夕阳,他坐了起来,那件长袍也随之滑落,看见这长袍,张益心中多了一丝疑惑,他拿起长袍,一丝熟悉的清香传入鼻中,让他立马就明白了过来,“没白救你”,张益拿起那件长袍放在鼻子上狠狠的吸了一口气,“真香啊”,张益情不自禁的这么说了一句,脸上充满着陶醉感。

  酷匠网%唯一正i√版,其N他都,是`c盗版n

  “你在干嘛?”,张益回过神来往后一看,虽然他看不见阿卡丽的表情,但他读懂了阿卡丽的眼神,那就是愤怒,张益此时也是不知道如何面对,毕竟刚刚那么猥琐的行为被发现了,“把我的袍子还回来”,张益拿起袍子刚想睇过去,阿卡丽甩了甩手说“不要了,不要了,你身上这么脏,早知道昨晚冷死你算了,竟然拿我的东西做这么恶心的事情。”

  张益也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看着身上那些脏兮兮的东西,感觉浑身痒痒的,“我去洗个澡,我先提醒一下你,免得你看到了又怪我”,“谁稀罕看你啊”,说完阿卡丽不屑的转过头,但阿卡丽心里是很好奇的,当她听到水声时,她的头偷偷的往后面瞥了一眼,转过头她的脸就红了,她看到的是白花花的两瓣屁股,张益自然没有注意到他被偷窥了,他在湖里用水疯狂的擦拭着身体,想起昨天那些粘液,张益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一顿操作之后,张益感到神清气爽,但他马上就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他没有换的衣服,而他原先的那套衣服全是血迹和粘液干掉后的褶皱,裤子也是东一个洞,西一个洞,除了内裤,其他的都不能穿了,他穿起内裤,将那件长袍包住自己,向阿卡丽走去,“你有没有我能穿的衣服啊,我的衣服都穿不了啦”。

  阿卡丽转过头,看着那副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造型,不禁笑出声来,随后拿出一套黑色的夜行衣递给了他,张益说了声谢谢,然后跑到石头后面换衣服去了,他摊开这件衣服,对比了下自己的身材,感觉好小,他叹了叹气,然后使劲往头上套,令他惊奇的是那件衣服的弹性出乎意料的好,他毫不费力的就套了在了自己身上,他赶忙穿上裤子,系好腰带,然后从石头后走了出来,“换件衣服还挺好看的”,张益笑了笑,又说了一句谢谢,然后在她不远坐了下来。

  “我不是什么皇子,对不起,刚见面的时候我骗了你”张益坐下来后,果断的开口了,因为张益感觉两人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没必要在骗他。

  “那你是谁,从哪里来的,你又是怎么逃出毒沼蛙的腹中”阿卡丽见他主动提起这些事,便将自己的疑惑讲了出来。

  “我的来历我现在不想说,但我真的没有恶意,不然我也不会救你,昨天是有个高手救了我并给了我指点,所以我才能带你逃出来,你愿意相信我吗?”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而且你似乎对德玛西亚皇室的事情很了解”

  “那些都和我的来历有关,我现在真的不想说,如果你要是觉得我依然是个威胁的话,那就杀了我吧”,说完,他已经闭上了眼睛。

  “不说就不说嘛,干嘛总是以死相逼”

  “刚开始,你不就是要杀我吗,现在舍不得了”张益听她语气一松,开始调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敢杀你啊”阿卡丽听到前面那句,脸一下就红了,然后愤愤的说“我错了,我错了,我现在去找点东西吃”

  正当张益起身,“不用了,我有”,一个袋子就被扔了过来,张益接过袋子,打开里面,见到里面只有几颗豆子一样的东西,张益拿起一颗说“这么少,都不够我一个人吃,你不要吃吗”

  “那是特制的体力丹,吃下去一颗好几天都不用吃东西”

  “哇,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我试试”,张益说完,立马将手里那颗放进嘴巴里,很快他就有了一种吃饱的感觉。

  “真的再次感谢你,”然后张益将袋子递回去,阿卡丽摇摇头说“你拿着吧,我不需要这个东西,我一两年不吃不喝都没事”。

  张益没有推辞,将那个袋子收进了自己戒指里面,阿卡丽见他手里多了枚戒指,她很想问,但是想到自己也没将自己的秘密告诉他,没必要那么苛刻去了解他的秘密,谁的心里没有秘密呢?她闭上眼睛,结印继续吸收能量,而张益靠在石头上也闭上了眼睛,他来到了自己的精神之海,他走到那柱子前,说道:“卡兹克,告诉我全部,我要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