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卡丽左手一抓,一个瓶子就出现在了她的手中,张益又看到这一幕,心想:“难道这是传说中的通灵之术”,在张益的注视下,阿卡丽打开瓶盖,然后喝了一小口,正当阿卡丽要盖上瓶盖时,突然从土里钻出来一个东西,在离开土地后,突然变大,正是刚才那只毒沼蛙。

  下一刻,那只毒沼蛙就撞在了阿卡丽身上,阿卡丽倒飞出去,手中的药瓶也是被撞的粉碎,阿卡丽在连续撞断数棵大树之后,倒在了地上,她脸上全是痛苦与挣扎,她用手撑地,想要站起来,但她感觉喉咙传来一阵腥甜,接着她开始大口大口吐着鲜血。

  毒沼蛙并没有停住,它后腿一蹬,跳到了阿卡丽面前,然后嘴巴一张,一口粘液吐出,那粘液将阿卡丽包裹了起来,张益看到这里,心里也是一慌,正当他想要逃跑时,一股巨大的吸力将他吸了过去,当他回过神来,毒沼蛙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一个连魔力都没有的渣渣,连做我孩子养料的资格都没有,不过倒是可以当做点心”

  说完,毒沼蛙口一张,张益就被它吞进了腹中,阿卡丽想要救他,但是此时她已经受了重伤,而且那一套技能,几乎耗光了她的魔力,再加上外面这层粘液,她已经自身难保了。

  “很意外是吗?我怎么会没死?不过更让我意外的是你啊,一个刚进入铂金的人,差点就杀死我了,放心,我会让你死的明白的”。

  毒沼蛙看着阿卡丽,然后全身开始冒出粘液,这些粘液似乎是从它全身的毛孔分泌出的,那粘液分泌的极快,瞬间就将它自己包裹住了,下一刻,那些粘液又自动被吸回了毛孔。

  “看明白了?我的毛孔充满了粘液,当你的技能攻击到我的时候,我的粘液会从毛孔里出来,形成一个保护膜,至于我粘液的坚韧程度,此时的你应该感受到了吧。”

  阿卡丽见到这些,心中虽然充满绝望,但是却依然没有放弃,她不断催动着苍绯印,但那粘液竟然有隔绝天地间魔力的作用,这让她的魔力回复极为缓慢,并且那粘液异常的的坚韧,哪怕是在她全盛时期,也很难打破,不过她可以凭借灵活的走位躲过这些,但自己耗光魔力再加上重伤,根本没有任何走位的机会,“难道自己真的是要死在这里吗?”

  而在毒沼蛙的腹中,张益此时已经陷入昏迷了,但一道暗紫色的光突然将他的身体包裹,让他与外面的胃酸隔绝,在张益的潜意识中,他似乎听到有人在叫他,他感觉好累,他只想睡上一觉,他不想理那个呼唤他的声音,然而,一丝剧烈的疼痛传来,张益睁开了双眼,眼前是一片血红,四周肉乎乎的充满着粘液,他很快找到了疼痛的地方,正是他的左手,在手臂上方有一处被腐蚀了,但他看到自己身体泛出的暗紫色的光又感觉十分疑惑。

  “小子,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果然醒不过来”

  张益听到这个声音,感觉一阵熟悉,“这不就是刚才呼唤我的那个声音吗,你是谁?”

  “不用找了,你闭上眼睛,集中精神,我会接引你”

  张益此时是非常害怕的,但是想到自己已经别无他法了,自己在这蛤蟆的胃里,逃不出去,只能寄希望于那个声音,张益闭上眼睛,开始集中精神,“好了,睁开眼睛吧”,张益睁开双眼,只见四个柱子构成一个四方形,在柱子的中央有一道虚幻的青烟。

  “过来点”,声音显得极为不耐烦,张益咽了口口水,缓缓向柱子走去,张益走近了柱子,那道虚幻的青烟竟开始凝集,随后,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螳螂”,没错,那凝集成的最后身影正是虚空掠夺者卡兹克,简称螳螂。

  更z新+4最x快上酷?匠7^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