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的训练时间已经过去了一般的时间。这73人成功的熬过了地狱周的训练。接下来,迎接他们的将会是更加贴近实战的战术训练。

  “恭喜你们,成功的度过了地狱周。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地狱周只是激发你们的身体潜力。看见在这里还留下了这么多的人,我很不满意。不过没关系,我想接下来的游戏你们一定会非常喜欢的。”

  说着,老人在自己的身后拿出了一把扑克牌:“我们最喜欢的游戏,打猎!在这里,我和你们说明一下,抽到黑桃牌的是猎物,其他牌的是猎人。

  猎物在猎人前2个小时出发,活动范围,周边方圆50公里的山区。猎物除自己的装备没有其他补给可提供,但是猎人却可以享受基地里面的所有武装设备,包括武装直升机。

  游戏时间,48个小时。48小时以后猎物全军覆没,猎人活胜,反之猎物赢。都明白了吗?”

  “报告,我们有73人,您手里的牌够用吗?”38号问道。

  “呵呵,小崽子憋不住了啊!”老人笑了笑:“你们放心,我手里的牌绝对够你们用的。只要别让我失望就好了。”

  听到老人这么说。所有的眼里都开始冒光了。他,他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这个时刻。虽然地狱周险些让他们房企在这里的生活,但是在现在看来,他们之前熬过了地狱周,现在终于迎来了好日子。

  {更5新Uq最&o快+h上8酷'匠I网Q

  可是最近的生活真的和他们想的一样吗?

  就在所有人抽签结束以后,现在的所有学员陆续的在教官的命令下出动了。27名猎物,46名猎人,方圆50公里的山地,一场异常“好玩的”游戏就此展开。

  所有人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都出发了以后,作为猎人中的几个人现在却出现在了基地指挥中心的作战指挥室里面通过卫星画面正在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如果有队员看见他们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他们就是化身007号学员的上官夜等人。

  看着大屏幕上的动态,上官夜若有所思。

  “老首长,我们是不是剩下的人太多了?”

  “多?小子狡猾。这一批人放在我们的龙焱战队,可以说就算是加入预备队都不够格。但是在其他的特种作战部队里面一定会是顶尖的存在了。

  不要忘了,我们的训练方式相对于其他部队的训练方法可是存在一定的风险的。虽然我们把风险降到了最低,但是丝毫不可避免会有牺牲的可能。

  把他们交给我们训练不是为了填充我们龙焱战队的空位,而是为了给其他部队训练一批王牌出来。”老人笑骂道。

  “我知道,我们的特种作战部队不论是在技术装备还是其他的任何方面都要落后于其他国家。虽然在今年的国际军事比武里面我们的成绩还看得过去,但是我们的人在某些方面依旧落后很多。

  信息化处理我们比不过美国的三角洲,战斗方面俄罗斯的阿尔法,信号旗更是略胜一筹。

  不过我们发展特种作战的时间毕竟要短于他们很多年,想这么快就赶超他们,我想这有些困难啊!”上官夜摇了摇头。

  “这就是我们把你们送到猎人学校的原因。猎人学校虽然是黑水公司的产物,但是他们的训练方式绝对是快速高效。加上你们几个变态的家伙,学到的东西绝对会都用在我们自己人的身上。

  我们龙焱战队的训练的确存在有一定的伤亡率,甚至会造成一批优秀的军人含恨离开部队,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们要面临的不是一般的敌人,我们的责任要更大啊!”

  老人看着上官夜说道:“我知道你在这段时间里和他们产生了感情,但是你要记得,你是军人,是最优秀的一批,你们的责任要大于一切。既然选择了从军,就要明白时刻会面临牺牲的准备。

  国家是我们的后盾,而我们就是这面盾牌背后的利剑。盾可以防御,但是绝对做不到进攻。五千年的文化积攒的结果是非攻兼爱,我们绝对不会主动发动战争,但是在面对战争的时候,我们从不会胆怯。”

  “国家领导人上任的年龄大多都在65岁以后,这不是因为不相信少壮派,而是因为年轻人做事绝对不会像这批老人一样办事圆滑。

  在年轻人的心里,战斗往往是解决一切问题最快的途径。但是那是以前,不是现在。自从海湾战争到现在,美国有多少军队在国外陷入战争中不可自拔?

  现在化武器固然强硬,但是人才是战争中最为重要的武器。没有坚定的信念,又何谈保家卫国。这一点日本人能做的绝对要比很多中国人要好。否则我们在抗日战争时期也不会艰难的打八年了。”

  不知在什么时候,朱老出现在了上官夜的身后。他清楚地知道在这段训练的日子里上官夜的内心变化。心软,虽然在战场上是一把会伤害自己的利刃,但是他并不希望上官夜会变成在任何时刻都不会心软的杀人凶器。这实在有违做人的本分。

  “老家伙?”看见站在自己身后的朱老,上官夜不解道:“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刚刚说的你都记住了吗?我不希望你在将来只会做一名刽子手。那不是我们想看见的。”

  天赋了朱老的话,上官夜沉默了:“我自从加入龙焱以来,知道的就是为了国家消灭一切敌人。战争绝对是我们主要生存地区。但是就在和他们相处的这段时间,我知道了很多。

  之前的我甚至误解了战友情的真正含义。我也知道了为什么你们会安排我们几个回去上学了。谢谢你,爷爷。”

  “哈哈,小子这还是你第一次叫老子爷爷呢。也不枉费我对你说的这些话了。”朱老哈哈大笑着说。

  额!看见在一边眉飞色舞的朱老,上官夜突然有一种想抽死这老家伙的念头。要知道,这和之前他们受训期间的朱老截然不同,现在,和老顽童也有过之而不及。

  “老家伙,有那么高兴吗?”

  “没有。”就在上官夜想说什么的时候朱老又突然说:“那是不可能的。”

  看着这样的朱老,上官夜的眉头突然冒出来了一团黑线。

  “老家伙,说正事,现在是不是该让我们的人加入进去了?就他们自己玩多没意思是吧,我们不是要训练他们吗?反正突发事件是有很多的,而现在,有“雇佣军”进来了。”上官夜笑着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