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是一个没用的小屁孩?那我们是什么?是不是该去死了?即使这样想,唐杰还是恭敬地问:“那你们是哪支部队的?这可以告诉我吧!”

  “中国陆军特种部队。隶属中央的绝密部队。你可别说出去啊!否则就是违反保密条例,会被开除军籍的。”说完上官夜就带着影卫小组和就近的龙焱分队离开了。

  ......军演结束了,因为龙焱部队的参战,原本处于将近溃败的红军转为胜利。而且及时的矫正了这些特种部队的傲娇心里,加上上官夜刁钻的战法,把对手当做玩具一样耍弄却让对手心服口服,影卫小组可谓是大获全胜。而且他们最后的考验也完美的完成了。可是......“头儿,我们这突然参加军演,打赢了不回海龙基地,这要去哪里啊?”看着倒退的风景,上官冥不解的问。

  {酷。匠/网nd首0发》R

  此时,龙焱分队已经回了海龙基地,只剩下影卫小组接到来自京城的命令,说是有紧急任务要他们立即回京复命。

  “我也不知道。现在任务完成了,可是却没有受到老头子们的回复,简直就是玩弄我们呢!这次回去指不定还有什么任务呢。都别说了,在前面的城市停留两个小时,修整一下,抓紧时间回京。”

  “是!”所有人回答。

  三十分钟后,影卫小组的车队进入到了天津市。在简单的休息后,他们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件让他们变得激愤的事情就发生在他们的眼前。

  一个会所的门口,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正拿着满满的一篮鲜红的玫瑰花叫卖。另一个衣着得体的少女则蹲在小女孩的面前挑选着鲜花。原本和谐的一幕却一定会有人来破坏。

  “小孩,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快滚。”一个保安走上来恶狠狠地说。看那摸样,如果小女孩不离开的话就要采取强势措施一样。

  “你们为什么这么做,只是想卖点花而已。你们有什么权利赶她离开?”少女站起身不满的说。

  “臭丫头,你是找死吗?”保安立刻威胁道:“这里没有你的事,别在这里多管闲事。”

  “你......”

  还不待少女发飙,一个贵妇模样的女人走了出来,看见卖花的小女孩后厌弃的用自己的手帕遮住了自己的口鼻:“这里怎么会有这样下贱的人在?保安,赶紧把她弄走。”

  “是是是,您放心,我马上办。你们几个,还不赶快办事。”

  保安立刻就要动手赶人。不过就在他们邪笑着接近卖花小女孩的时候,一双军靴就出现在了其中的一个保安的眼前。还不待保安反应过来,就莫名其妙的飞了出去。

  “他妈的,你们干什么?”刚刚下令的保安怒道。

  “干什么?看你们不顺眼行吗?”车门打开了,以上官夜为首的影卫小组走到了卖花小女孩的面前。“你们还配叫人吗?居然为难一个孩子。还想采取暴力解决问题。我就是看你们不顺眼,所以想打架。这个理由成立吗?”

  “臭小子,我看你是想挨揍。”

  说着剩下的几个保安就一起涌了上来。不过迎接他们的不是眼前几个“臭小子”的集体上涌,而是其中的一个人慢悠悠的走了出来,直接把最前面的保安一脚踢出了5米远的距离。把其他保安看得一愣一愣的。

  “头儿,要不要……”一边的上官炎悄悄的说。

  “不用。辉能办完的。我知道你手痒,但是还不是你出手的时候。等一会辉打完之后你就……”上官夜在上官炎的耳边悄悄地说。

  看着交头接耳的两个人,影卫小组的其他人都摇了摇头,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老大又要收拾别人了,自己又有好戏看了。

  到三分钟的时不间,上官辉就拍着自己身上的尘土回到了上官夜的身边。

  “头儿,这些人不禁打,太弱了。”

  见上官辉这样说,上官夜的嘴角不由得抽动了一下。太弱了?在你的面前如果能做到很强那他还做保安干嘛?直接做杀手好了,不仅身手好,而且自由。一个保安在你的面前能得到你的赏识那可能吗?你是什么人?中国的最强特战队员啊。

  “都你妈记住,你们也是中国人,欺负自己人算什么本事?还有你,别以为自己有点钱就自认高贵,再让我见到我会直接让你的产业破产。”上官夜恶狠狠的说。

  “头儿,警察来了。”上官慧走上来说。

  “警察?这次怎么这么快啊?不过没关系,炎会处理好的,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听上官夜这么说,上官慧也知道他要做什么了。所以也没再说什么,只是走到一边,在其他人的耳边说了点什么之后,就站在一边,不再说话了。

  “是什么人在这里闹事?”

  很快,一辆警车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野里。还不带他们下车,声音就已经传到了上官夜的人的耳朵里。被打的保安和被上官夜痛骂了一顿的贵妇见到警察的到来很是高兴,不过还不带她们上前抱怨,站在上官夜身边的上官辉就先走了上去。

  只见上官辉对着停下的警车的车门就是一脚,只把里面准备开门的警察又踢了回去。

  “喂,你们来得太迟了。这里的事情已经快解决完了。”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真么叫解决完完了?你们打完人就完了?我们就白挨你们的打了?就让你们这群小鬼这么欺负,就要这么忍气吞声吗?

  一连串的疑问出现在被教训的这些的脑海中。同样,站在一边抱着卖花小女孩的少女和小女孩也都傻眼了。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人?他们居然敢这么对警察说话。是京城的太子党?

  “混蛋,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这么和警察说话,你不知道你是在妨碍警察办案吗?”其中过的一个警察愤怒的说。

  “没有啊警察叔叔,我是来投案的。这些人就是我打的,那个老奶奶也是我骂的,我是来找你们配合你们做笔录的。”上官辉毫不知耻地说。此时的它哪里有一丝的害怕,在他的眼神里有的只是深深的嘲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