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以辛鸿文被几架逃过封锁的无人机自杀式袭击,林立就在旁边的咖啡店里看着。一号将辛鸿文逼回这里就是为了林立能亲眼见证,一号直觉这是一次重大转变。果然林立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恶心呕吐,他平静地看着被冒火的无人机烧灼的残躯,付钱走人。

  “他杀了我,任何人都不可以伤害我和家人朋友”林立在出租屋里对一号说。

  “原来如此,那他是死有余辜!”一号生气地说,虽然林立活生生站在他面前。但鲁迅不是说过,有些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估计老大就是这种状况,一号肯定的认为。若是林立知道他这么想,一定会至少一周不理他了。

  “好了,事情结束了。把所有痕迹都除去,尽可能让人以为事情是假的。”林立觉得这次必然会引起政府的剧烈反扑,虽然这事是一号自作主张的,但林立不可能让他独自承担。在将近两个月的相处后,林立对这个一直“老大老大”喊他的“孩子”充满了感情。

  若是一号离开自己,林立自觉自己活不下去。这并不是一号可以给他挣钱或给他装逼的能力,林立自觉自己并没让一号给他弄钱或其他什么。“老大,你上次想要的那个微软全息眼镜我给你搞到手了。”一号不合时宜地突然道。

  一号看着林立突然露出耐人寻味的表情,好像便秘了一样。接着林立就把自己扔到床上大叫:“我不活了,你就是猪队友!给我闭嘴!”,林立最讨厌有人在自己抒情的时候打扰自己了,尤其是现在。

  “任务1,2结束,保留记录。请进行下一步操作”矩阵恰好汇报,因为辛鸿文已被警察判定死亡,消除了身份证与户口,所以矩阵完成了任务。

  “清除完成任务,建立新任务‘清除’,目的为清除所有运行痕迹”一号说道。

  “任务建立成功,撤离临时攻占系统,痕迹清理成功,任务完成,请进行下一步操作”矩阵飞快处理着各种痕迹。

  6酷{3匠网Y首BQ发H{

  还未冷静下来的市民,突然发现所有视频软件恢复正常,几辆无人车开始游走,回归原位。广播恢复正常,卫星也被政府“夺回”,几架盘旋的无人机也飞回郊外。反应过来的群众急忙给手机断网,但无奈的是没人想起手机平常状态下都是接入移动,联通网络的。结果就是矩阵飞快完成任务,视频几乎被清除完了,即使有聪明人保存着,没有网络也不会扩散。

  追得近的市民只看到,一辆奥迪,一辆东南汽车-V5菱致,一辆与无人机“在一起”的大众。原本矩阵准备让这个壮烈的无人机也送回去,可是启动了几次还是失败了。但矩阵还是判定任务完成,因为它判定政府会帮忙的。这就是智能的强大,若是没有智能恐怕会陷入死循环。

  如今一号与矩阵的关系就像使用者与工具,当矩阵与一号一起时就拥有一号的智能,分开时就显得呆板许多。

  “警告,有攻击出现!”林立正在回忆短短半天内的经历,电脑突然警报。林立皱眉,自己的电脑位于矩阵中,隐藏得很好。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人大规模攻击民用电脑,当所有电脑都被攻击时,隐藏在其中的自己的电脑自然也被攻击。

  “怎么回事?国家采用这种方式概率很小啊,不怕惹怒我们吗?现在不是应该强烈谴责吗?”林立摸不着头脑,难道国家这回硬气了?

  “先将这电脑脱出矩阵吧,不能太显眼了”林立对矩阵说。

  “老大,查出来了,是美国干的。不过政府没什么反应”一号说道,刚才他感到不对就观察去了。

  “不是巧合,老美在矩阵撤离后就进来,一定是‘时刻准备着’,想办法给我把他们弄回去,对了,你说的全息眼镜是怎么搞的?”林立命令着矩阵,对一号示意。

  “任务建立,名为‘弄回去’,目的把老美弄回去”矩阵竟有心说冷笑话,可见它的智能也不一般。

  “老大,这款眼镜是那个军事基地里的长官定的,不过我把地点改了”一号自豪地说“不会漏出什么马脚吧”林立知道一号办事稳妥,但是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声。

  “没事,老大,我办事你放心”一号拍了一下自己的小胸脯。

  林立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这时应该教导他不要偷别人的东西吧?不过,全息眼镜嘛,哼,下不为例!

  林立又琢磨了一下,自己只想捣毁文和市的逼女孩卖淫的窝点,一号就把全国的系统控制完了。这回偷窃全息眼镜,怎么可能会小动静?

  大呼失策,林立赶紧喊一号,却半天没踪影。矩阵正在搞老美,林立不得不亲自拿起鼠标,上网搜新闻。

  微软总部在美国,一号在这里可谓肆无忌惮。微软的人都要哭了,发货的系统崩溃了一次,美国人一般很懒,可这又关系着声誉。微软的员工一面咒骂计算机部门,一面重新核对信息。虽然很多货是从分部发货,但总部也不少。一号对此幸灾乐祸,谁让全息眼镜只这里有货呢。拍拍屁股,从卫星回到家,发现林立正在查找新闻,链接矩阵轻松抹去了微软的新闻。

  美国总统几乎要被林立和一号气死,他以为那个黑客看中国不顺眼呢。就让技术部在他们撤离后在中国捣捣乱,谁让中国最近一直和美国唱对台戏呢。谁知还没笑一会呢,网安就哭丧着脸来了,貌似,黑客组织开始攻击美国了。美国是计算机技术最发达的国家,之前总统还以为这个组织是美国的呢,还引用了中国话:高手在民间。他妈,这就是赤裸裸的打脸啊。

  不过,一会后他就笑了起来,因为手下汇报对手攻击强度极低。“哈哈,果然是我美国的组织,他们估计以为我们想捡便宜呢,放弃攻击吧,撤回来”总统感觉自己就像站在山巅一样,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美国总统很满意了,黑客,尤其是顶尖黑客根本就是疯子。现在这么给自己面子,就像喝了几瓶威士忌一样,总统飘飘然了。

  下午林立按时上课,一号被他警告,现在是非常时期。一号就研究起从中国军事基地获得的资料,准备制造些什么。

  日复一日,一个月过去,树叶全落完了。因为没有视频,没有话题,辛鸿文时间已经降温。林立与一号都不断学习着知识,他现在已经不是宅男了,他纯洁的脸蛋总给人好感,倒有一些朋友。

  不过让林立郁闷的是,手机分身竟然杳无音信。看着眼前的佟雪桃,林立无奈地道:“同学,很不幸,这手机是我的了,就当精神损失费吧。”

  佟雪桃走后,林立望着天空,我还是我吗,自己以前可不会这样。以前的自己可能在下令弄死辛鸿文时,就烟消云散了吧。

  一号看着设计完成的铠甲,嘴角露出微笑,他能想象得到林立的兴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往事随风而来说: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