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立独自坐在教室中,面前站着导师。谁能想到自己竟然拥有如此奇葩的老师,就像大话西游中的唐僧一样。这位导师竟然给林立妈妈打电话,要知道,妈妈是最可怕的,她就是太后啊!林立不得不听话的来到学校接受批评,看了看时间,已经有40分钟了。

  “咳咳,老师,实在是我该死,下次一定注意!这样吧,我还有些急事,有话下次再讲好吗?”林立拿着外套在老师反应过来之前落荒而逃。

  “你这孩子,你要说你有事我会不让你走吗,你得给我说你有事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有事嘛,这孩子,连手机都忘带了。唉!”老师看着林立的背影慢慢说道,捡起手机。手机屏幕微亮一下又陷入黑暗,而老师慈悲地望着林立的背影根本没注意到。

  “不知道卫星分身干得怎么样了,我不在不会出事吧”林立不知道,在他出来的几十分钟里,卫星分身已经在中国搅风搅雨,搞得高层头痛要死。辛鸿文只是小人物,可是政府怎能被一个黑客威胁呢,这次成功了,下次呢?政府的威严呢?

  一号已经升级完毕,接管各个分身,看到政府迟迟没有反应,他不屑地吐槽,为了所谓的面子让无数贪官猖狂,民众越反映强烈他们越是磨蹭。多少黑案子为了面子被封存,多少少女因官官相护,官商勾结而堕落。这些东西,嘴上大仁大义不停,收贿赂也是干净利落,自己就是要揭露他们,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拖到什么时候!

  “控制广电全部信号,更改网络视频播放路径,进行高级宣传,哼!”在一号眼中,只有林立才是自己的亲人,别的人类都是东西。假仁假义是林立最烦的,这也影响到一号的价值观。

  老一坐在会议室首座,下面坐着数十人,都是各方高官,每个人都表情沉重,只能听到豪华会议厅中的呼吸声。

  “大家来发表一下意见吧,这么干坐着有什么用呢?”老一敲了敲桌面,看着几个气守丹田的官员。

  “这一定是国际级别的黑客,我们的人根本攻不进去,职工们都压力很大。”网络刑警局长无奈地说着,只感到一阵无力,卫星是自己人造的,系统是自己编的,都是国际领先的技术。怎么就防不住这些黑客呢?

  “我认为黑客不止一个,他们一定是一个团队,这次就是试探我们的反应,若真顺着他们,他们一定有下一步动作。”秘书长整了整资料,斟酌着说。

  “这件事是我的失误,没有好好管理群众,给了他们契机。”文和市市长小心地说。

  “这种事是无法杜绝的,黑帮是阶级分层过程中必然会出现的群体,错综复杂,你不是主要原因,但你确实有督查不利的嫌疑,别再放马后炮了”老一皱了皱眉说。

  文和市市长是被特别叫来的人,周围都是级别极高的人,他连大气都不敢出,唯唯诺诺地待在末尾。

  “现在要紧的是要拿出方案,不是找原因,借口。”老一揉了揉额头,抽出一支烟烦躁地点燃。几个官员看了看“禁止吸烟”的警示语,又低下头。

  “表面不动,暗处关注,网络安全部门都尽力争取控制权,让他们宣传。”副总理想了想,建议道。

  “现在就这样吧,都待在岗位上,保证随叫随到,散会”老一捻灭烟头说。

  辛鸿文看到中止的视频再次出现,终于知道自己似乎无路可逃了。辛鸿文行事似乎很猥琐,一直不露真实身份。但如今他已被一号查了个底朝天,连他有几个庇护所都公布出来了。就算没有警员也有正义爆棚的人在那里,估计已经可以说是人声鼎沸了。

  就算普通人知道自己一定会完蛋,也会拼一把。他现在只后悔当初把与自己一起打拼的兄弟干掉,现在自己已经暴露,不需要隐藏身份,但自己真正的兄弟也活不过来了。看了看周围的手下,干脆将猛鬼面罩解下。

  “兄弟们,现在你们都知道了,我们没有退路,我死了不要紧,想想你们的父母,姐妹。大家拼一把,把我送出去吸引他们的视线,你们就可以安全一些”辛鸿文开始鼓舞士气,蝼蚁且偷生,自己就不信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亡。

  “放心吧,老大,兄弟一定会将你送出去,你要好好活着啊!”手下一脸关心地说。

  辛鸿文会不知道他们怎么想吗,笑话,他一步步成为地下老大怎么会好糊弄?只不过现在需要他们挡住愤怒的市民,辛鸿文只装不知。

  “喂,大哥,你的位置又暴露了,人们都朝你那里去”这是他信得过的心腹,他当上大哥时扶植的。

  “就这样吧,我先走一步了”辛鸿文摆摆手给看似不舍的手下告别。

  一号对辛鸿文的移动速度很头痛,市民大部分都没飚过车,而辛鸿文的司机是赛车高手,市民没配合过都是散兵游勇。

  “更改协议,启动信号转换,远程控制启动,北斗临时系统加入矩阵,启动一号制作扫描工具,成功建立连接,临时任务序列号为2成立,命名为‘围堵’”一号发布命令几辆东南汽车-V5菱致几乎同时启动,开始向辛鸿文车子追去。

  “哥,没想到我们能碰到这么刺激的事情,这次回来真是来对了!”一个女孩对着对讲机说。

  “我执行的任务大多比这危险,但在市里车战还是第一次,刺激!”声音很激动。

  “快,目标又变向了。”女孩很激动,看了一下导航系统。如今一号接手了所有的地图导航,打开地图直接会标出目标和最短路线。

  “注意安全,目标可能会有手枪”玩世不恭的声音变得严肃,妹妹是他最关心的人,他不会让她陷入危险的。现在局面还在他能掌控的范围内,才回让妹妹参与。

  “知道啦!”女孩不耐烦地说。

  “注意,注意,辛鸿文已被证实拥有热武器,武器清单如下:国产QSZ11式5.8mm自卫手枪,92式9mm手枪及中国CS/LM8型的5.56毫米轻机枪,弹药不详。目前其携带了QSZ11式5.8mm自卫手枪请居民注意,不要太靠近目标车辆。我方已报警,注意,我方已报警,各位量力而行!”广播中传出最新消息,女孩的脸顿时跨了。

  “再不出警,我们还有脸叫民警,我们是人民的亲人,现在警局已经被静坐的居民包围!你们去不去!”一名警员面色通红。

  “小王,你别添乱了,这是神仙打架啊!”局长皱着眉,烟雾笼罩着脸,声音低沉。

  “你们,你们不配当警察!我不用枪,自己去!”说完跑向车库。

  “你个交警添什么乱啊,添什么乱啊”局长看着警员背影喃喃道,拳头渐渐紧握。

  “取枪,全体出警!给我干的漂漂亮亮的!”狠狠捻灭烟头,锐利的目光穿透烟雾。取下腰间的92式9mm手枪轻轻摸了摸,交给一名警员。“去把这枪给小王,他是真正的警察!”局长说着取下自己的帽子,“不论怎样,让人民处于危险中都不是警察该干的,去他妈的上级!”。

  “局长,小王不懂这些,他还是个孩子”一名老警员安慰道。

  “你们快去吧,我这几年已经荒废了,快去吧”局长挥挥手,老警员急忙追着同事去了。

  想着少年时的愿望,局长不觉又点了一支烟。

  辛鸿文已经知道自己的最后底牌也被发现,但现在他也无所谓了,将手枪上膛,打开保险对着GPS开了一枪。

  “启动卫星精确定位,图像引擎启动,恢复定位”一号淡定地下命令。

  辛鸿文就像笼中的困兽一样,不安而绝望。

  更新最*&快上`V酷!^匠网:

  林立静静的走在路上,连出租车司机都加入追踪车流中,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友或女儿甚至妻子将来落入这些人渣手中,至于那些受害者坦白后,他们的家属是最疯狂的,甚至有骑着自行车在前方围堵的家属。

  一号看着卫星图上正在缩小的包围圈,静静地看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往事随风而来说: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