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10%,20%,30%,40%······”林立看着屏幕上显示的进度条,双拳颤抖着。

  林立坐在椅子上关注着一号的进程,一号正在尝试控制一颗美国卫星,这种事情怎能错过?林立干脆逃课待在出租屋中等待,点名什么的他不怕,学校管理系统早在一号学编码之前就被一号控制,因为当时林立接入了校网,一号的攻击相当于内部攻击,所以直接被懵懂的一号拿下。林立早就不怕讲师点名了,只不过为了学习他很少逃课。在这种关头,逃一次课算什么?

  “控制成功,主人可以关闭矩阵分身,与一号主体交流。”生硬的声音传来,林立急忙将一号的分系统关闭,电脑界面立马变成医院的模样,酷酷的一号躺在病床~上。

  “老大,我找到自己的不少缺陷,要治疗治疗,不过总算有一个不错的肉鸡了。”一号自己编译着代码,对屏幕前的林立说道。

  “好好,虽然不是我~干的,但是还是很骄傲。”林立听到后立马叫道,自己只在一本小说上看过控制卫星的情节,怎会想到有一天自己真的可以控制一个卫星。林立让一号自己工作,重新打开矩阵系统,果然新出现一个分身。

  “主人你好,卫星一号为你服务,你可以选择建立任务或浏览任务过程。”一号形象的分身生硬的说。

  “接受工具包并安装。”林立打开一号编辑好的工具包选择传输。

  “建立数据通道,寻找隐匿接口,伪装卫星活动。等待,等待,等待······接收完成,寻找工具接口,安装10%20%······100%,安装完成,任务完成。”卫星分身快速的回复道。

  “进行1计划,条件:隐蔽,迅速,范围全国,全天候进行。”林立打开名为一计划的文档,卫星分身自动获取开始工作。

  “伪装工具启动,精简安全管家监听系统启动,广播系统启动,网络水军程序启动,用户反应反馈系统启动。汇报主人,各系统,程序运行良好,性能使用30%,一计划自动列为首项任务。现在你可以选择建立新任务或浏览任务过程,卫星分身为你服务。”卫星分身躬身向林立道。

  “让我看一下任务过程吧”林立想了下,一号不在这里,这个分身执行能力如何?

  “ok,请看!”卫星分身侧身,启动了暴风影音,卫星开始进行视频传输。这是一个手机界面,可以知道手机主人在看视频,突然屏幕转换,一段录像出现,这个录像正是林立使用自己录像眼瞳录的,有些模糊但不影响观看。几个账本被掀开,内容呈现出来。手机主人似乎很惊讶,因为优酷APP被关闭几次,但每次开启都接着播放录像。林立懒得继续看这家伙,对卫星分身说:“换下一个吧”。电脑屏幕一转,暴风影音播放起另一个人。这是一个老人,拿着收音机散步,突然,节目突然没有了,接着开始播放文和市几个酒吧账本,这是一号用机械音读的。老头停了一会,突然停下脚步,画面一转,老头已和几个人在一起义愤填膺地讨论着。

  在林立下命令后,所有的广播,网络视频,各种推广广告,甚至各个印刷厂的模板都被文和市几家酒吧账本替换——通过音频,文字,图像的形式传播。

  “不好了,现在全世界都是你们酒吧的黑色账单,快通知大哥吧!”一个混混关掉优酷,急忙给酒吧负责人打了个电话。

  “怎么可能!”辛鸿文顾不得在顾客面前装孙子,受到消息的他气得直想把手机摔掉。别看黑帮似乎很有钱,真实的黑帮其实只是刚够他们装一些小~逼,有时当大哥的还会自己掏钱给下面的兄弟,辛鸿文也是一样,他首先要给自己组织40%的收益,手下的受伤治病,与各方打点关系又花去大约30%,手下工资与自己装逼花去最后的30%。可以说现在死几个兄弟,他都会被搞得焦头烂额。而酒吧作为暴利的产业是利润的保证,现在搞得全世界都知道里面的龌龊了,自己怎么办?冷静了一下,辛鸿文回到家换衣服,又转换了几个地点,开始用大哥的身份行走。

  卫星分身控制着全是的摄像头监控辛鸿文,犀利的数据攻击跟随辛鸿文袭击了十几个官员的电脑手机。几十段录音加入了宣传序列,新的一轮宣传又开始了。几十个官员也自身难保,辛鸿文又陷入困境中。

  辛鸿文知道自己这是惹到了世界级黑客了,自己究竟是怎么惹到这尊大神的辛鸿文已经没精力去思考了。拨通了名为“救命”的电话,辛鸿文一下子变得颓废起来。

  “任务进程受阻,分析,政府广电局,网络警察出手,,追踪指示者,智能不足启用矩阵辅助,遇到白客阻挠,启用工具包《高级》反击;任务区域摄像头失去联系,判断为物理断链,临时攻占中国北斗系统,成功!”卫星分身面无表情地说道。

  “手机分身,解释一下什么叫临时攻占”林立一头雾水。

  “临时攻占,是主智能预设的路径,不需要伪装,直接使用目标功能,该路径是一次性的。”蓝牙中传出手机分身的声音,接着又介绍到:“预设路径有大约100个,这是第1路径。”

  林立感叹一号不亏是人工智能,考虑事情这么全面。

  “数据通道接入卫星,请继续观看”卫星分身叫道。再次播放起来。北斗系统本来就笼罩着华夏大地,快速地调整了一下,视频是从太空拍的,可以看到辛鸿文被几辆车接走了。

  “视频将会投放到其他省市,宣传力度加大到中度,开始警告”卫星分身冷酷地说着。

  康正文接到上级的电话,要他封杀一段视频,说是影响社会稳定,其实他怎么会不知道这只是借口罢了。不过他还是干净利落的采取了措施,对于种事他轻车路熟,当年涉及海天盛筵的视频不就是这样的吗。

  然而现在的他眉头紧皱,因为刚刚有人打电话警告他放开限制,否则这些东西将会在全球宣传,就连战火纷飞的中东也不会放过。他虽然不管外交上的事,但也知道这会给中国带来极大不利影响。他虽然有些贪,但却在国家大事上不放松。正是他的爱国心让他焦躁不安,他能怎么办?

  手机铃声又响起,吓了他一跳,接过一看,是上级。“你放开对视频的‘和谐’吧”声音低沉,似在压抑怒火。

  这只是一个例子,几乎所有被卫星分身追踪到的人都被警告了。甚至安全部还被威胁,若不听话就发射导弹将文和市平一下。部~长暗骂疯子,他还是刚知道此事的大概,但是听到属下的报告及导弹系统的失控的消息,他不得不好言好语打包票。

  短时间内,几乎整个中国高层都被惊动了。暗处的势力将林立恨死了,尽管他们不知道是谁在搞鬼。一时间文和市风起云涌。

  酷)S匠‘…网唯一正8!版Oq,其他都是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往事随风而来说:

加油!我是往事随风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