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徽之三人走进一家客栈,王献之进去就让店小二把店里所有好吃好喝的上上来,三人都似几只饿狼一样等待着食物。

  “这里的饭菜太好吃了,我在会稽城都没有吃过。”王献之狼吞虎咽的吃着桌上的菜,口齿不清的说道。

  王徽之看着他毫无公子也得气质,像饿死鬼转世一样,无奈的摇摇头,拿起筷子优雅的挑了几粒米饭递进嘴里,让人感觉就是有教养的人。

  白玦笑着说:“当然啦,这可是颍川城的天香楼哦。赶紧吃,吃完带你们去寒山寺玩,让你们见识见识十八罗汉。”

  王献之吃着东西的嘴立即停下来,“什么?这里也有十八罗汉?是不是我们会稽城内山阴的那几个叛徒?竟敢背叛我们虚竹大师跑到颍川城来,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他们。”他不分青红皂白就骂出声来,旁边吃饭的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白玦无奈的笑了一下,“大家吃好喝好啊,这孩子不懂事,见怪莫怪。”说完又连忙和王献之解释道:“这颍川城的十八罗汉是会稽城中那几个的徒弟,你想不想去看看?”

  王徽之在一旁一声不吭地看着他俩,心里想着谢道韫,顿时酸酸的感觉泛起。他们已经半个月没见面了,现在才来到颍川城,父亲吩咐的事还没一点着落,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王献之听到后心里平静下来许多,用大人的口气说:“喔,原来如此。”他就是这样一个人,非常调皮,口无遮拦,但很懂得为人处世的道理。

  “想去看看吗?”白玦试探性地问道,他想要接近王家两位就必须先留住他们,一个救命之恩远远不够,要得到他们真正的信任,得从王献之下手,王徽之太冷了,一天都听不见他说几句话。

  王献之口齿不清地说:“去,为何不去。小爷我要去看看他们有没有丢他们师傅的脸面。”

  “好,我们吃完饭就去。子猷,看样子你不是很喜欢那种地方?”

  王徽之喝了一口茶说道:“不是很喜欢,子敬要去我就得陪他去。”

  王献之听到后就不高兴了,毕竟自己也十六岁了,还整天管得严严实实的。“子猷哥,你可以去看看寒山寺有没有竹林呀,才女之类的,你不是最喜欢吗?你玩你的我玩我的,等到天黑我们在这家客栈会和。”

  “不行!”王徽之斩钉截铁地说。王徽之这次出来还有一个任务就是保护好他,绝对不能有什么闪失,不然回去时怎么和父亲交代。

  白玦能听出来他们两人话语中带有火药味,就站在中间的立场说好话,谁也不能得罪。“子敬,你看呀,你二哥也是为你好,怕发生什么闪失才想要在身边保护你的,别生气嘛。”

  “白大哥,你武功了得,你可以保护我的,子猷哥,我刚才说话也有点过激,你别放在心上啊,我知道二哥对我最好啦。”说着就抱着王徽之的膀子摇来晃去。

  王徽之经不住他的撒娇,只能妥协,有白玦在他身边不会出什么事。“好吧,你们去吧,我就到处逛逛,天黑之前要回来。白大哥,看着子敬,不能让他惹是生非。”

  “放心吧,我会保护好他的。”白玦三下五除二地把碗里的饭菜倒进嘴里,非常想赶快离开这里,因为城中老百姓几乎都认识他,他不想让其他人笑话,曾经不可一世的虎啸堂堂主,现在竟然是别人家的“保姆”,他丢不起这个脸。

  王献之吃饱后,摸着大肚子就向客栈门口走去,王徽之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店家,结账。”说完,他也走出去了,白玦一人留在原地看着他们两兄弟。

  店小二卑躬屈膝地走过来说:“客观,一共十二两银子。”

  白玦瞬间石化了,王献之转头过来说:“快点白大哥,我们赶时间呢。”也听不到他的回答,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怎么了吗?客观”店小二很疑惑地问道。

  王徽之迟迟看不到白玦走出来,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又走进去看到白玦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受到什么惊吓一样。他又不好意思和他们两兄弟说自己没钱,看到王徽之进来后就拉着店小二的手,“借一步说话”。

  店小二很疑惑,但又没办法,只好跟着白玦上楼。

  “老板,你看这,我身上没银子了,明天给你送来,成不?”白玦说话的口气像一个娘们,眼神很谄媚。

  店小二非常恼火,还从来没有人敢在天香楼吃霸王餐,“你在这里等我啊,我去问问我们家老板。”说着就走下楼去。

  久久不见白玦下来,王献之就大声喊到:“白大哥,发生什么事了?”

  白玦也应和着说:“没事,我在这里遇见一位故人,你们等我一下,马上就可以出发了。”

  店小二叫着十多个大汉走上楼去,气势汹汹的样子。“想在我们天香楼吃霸王餐?你小子是不是活腻了?”店小二指着白玦的脑袋说。

  看到这一幕的白玦丝毫没有表现出害怕的意思,这种场面他见多了,更何况这里才是十多个人。“店家,你这是干什么?我又不是不给你饭钱,别这样子,多伤和气,对吧?”

  “哼,你小子胆子够大啊,上!”店小二手一挥十多个大汉就冲白玦冲过去了。

  白玦前面几丝白发一甩,钻入大汉群中就和他们搏斗起来,这些大汉看似个个壮如牛,实则都是肥肉,还没到半柱香的时辰就全部被白玦打翻在地。王徽之听到有动静后拉着王献之的手就跑上去看看什么情况。

  白玦一个剑步冲到店小二面前,一只手就把店小二提在空中。“住手!”王徽之很远就看到白玦动粗,就大声地喊到。

  白玦放下店小二后转身就像楼下走去,王献之拉着他的手说:“先别急着走,我帮你求求情。”

  “店家,发生什么事了?”王徽之帮忙擦着店小二身上的灰尘说道。

  店小二害爬了,白玦的武功竟然如此了得,现在他非常后悔,不但钱没要回来,桌子被砸,人被打伤……“放开我,不要猫哭耗子装好心,你们是一伙的,今天谁也别想走,我要把你们送上衙门。”店小二眼泪哗哗地往下流,一手推开王徽之,因为被吓得不轻,站起身来又倒下去了。

  天香楼的老板听到打闹的声音也出来了,“干什么,干什么,你还是这么不争气,明天别来了,哎……”

  店小二哭着说:“老板,他们三个吃完饭不付钱就想走,我才叫兄弟们教训教训他们,没想到,那小子武功不凡……”

  王徽之听到事情发生的原因后,惭愧至极,他以为白玦身上有银子才会带他们来吃饭,没想到三人都是穷光蛋。身上没银子,人生地不熟……

  王凝之和谢道怜逛街到此处,看见一家客栈都被人围起来了。王凝之天生喜欢看热闹,庾姝又天生不喜欢热闹,两人在这个地方发生争执。

  “庾小姐,我们进去看看如何?”王凝之请求般说道。

  “我不喜欢那种地方,我喜欢安静,人一吵我就头疼,不去了,我们走吧”庾姝说着就朝前面走去。

  王凝之拉住他的手:“就去看看,待会你说去哪就去哪,好吧?”

  最后由庾姝的妥协终结。

  王徽之没有任何办法了,自已身上又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想到还有一把父亲让他带在身上的匕首。“老板,我们现在身上没带银子,我把我身上的佩剑取下来放到你这里,等明天我又来取,行吗?”说着就把匕首拿出来。

  X更;新{F最快eD上{酷/匠-网

  众人眼前一亮,从没见过制作这么精细的匕首……白玦看到王徽之想用匕首来抵押就跑过去说:“老板,动手是我的不对,没办法我就这山贼脾气,我们虎啸堂也为你们天香楼做过很多打抱不平的事,对吧?”

  “我们天香楼怎么会和你们这些山贼同流合污,你最好别诬陷我们,不然你到衙门不好交代。”天香楼的老板有声有色地说道。

  白玦最恨忘恩负义的,但现在王徽之在,不然早就把这人打废了。王徽之走上前非常恭敬地把匕首递给那个老板。

  王凝之看到了,他看到了!这是王家传家之宝!王家家主身份的象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