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玦看见这把匕首后,吓了一跳,王献之没有撒谎,他真是王家的人,麒麟匕首护身必是王家家主!

  琅琊王氏传家之宝-麒麟匕首,是秦国时期大将王剪命人打造的。其制作精致,没有一点瑕疵,匕首长两寸,柄打造成一只麒麟,鞘上镶嵌七颗不同颜色的宝石,故称作麒麟匕首!

  “公子,你的匕首。”白玦恭敬的说道。

  王徽之接过匕首,走到王献之面前拉着他的小手就要离开。突然就被白玦拦下来。

  “公子,这小孩刚刚说他是琅琊王家的四子,那你呢?”

  “我叫王徽之,并不是什么琅琊王家的人,普通老百姓罢了。”王徽之不想惹事上身就这样说。

  “那你手中的匕首呢?”

  “你到底想说什么?”王徽之没有时间和他纠缠下去,只想着快点完成父亲交给他的任务,然后回家。

  “曾经我家在会稽城,我爹也是朝中官员,只因为在朝堂之上与桓温意见不和,他就派人把我爹暗杀了,我逃亡至此,想报仇又无能为力,望家主能够收留我,收留虎啸堂!”白玦单膝跪在地上说着。

  王徽之听后,淡淡一笑,说:“我不是王家家主,我只是王家二子,你找错人了。”

  王献之站在一旁不高兴了,学大人的声音说:“大胆山贼,王家家主在此,还不下跪。”

  在场所有人“噗嗤”一笑。“不好玩,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子猷哥我肚子饿!”

  王徽之抵不住他的撒娇,走过去把白玦扶起来,说:“给我弟弟准备点吃的,好吧?”

  白玦站起身来,惭愧的说:“我们这个帮派不是贼,我们做事多讲究原则,杀人放火的事不做,丧尽天良的事不做。我们劫富济贫,救济百姓。平时也没有积蓄,寨子里前几天就没吃的了。对不住啊。”

  王徽之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帮派,想要帮助他们却又无可奈何,“好吧,我们出去再找找看。”

  说完,王徽之拉着王献之就下山了。

  “子猷哥,我肚子真的很饿。”

  “你看这荒山也没有人家,再忍忍马上进城了,行吗?”王徽之蹲下和他说着。

  ……

  经过这次,他没有骂王献之,反而觉得王献之才是真正的聪明人。

  王徽之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不善言辞,不喜欢趋利结势,对官场的争斗更是毫无兴趣可言。

  白玦送走王徽之两兄弟后,心里有一百个问号解不开,现在朝堂之上王谢是一家,桓氏自成一派,庾氏因为皇后庾道怜权力日益膨胀。为什么王家家主是这么年轻的一个人?为什么王家不要拉帮结派以增加自身实力?为什么庾氏迟迟不动手?

  一个大汉打断了他的思绪“堂主,琅琊王氏是什么东西啊?你对他恭恭敬敬,他对你不屑一顾,我出去把他俩坐了。”说完,提起大刀就要冲出去。

  “回来,我们十个山寨都惹不起,做事动动脑子行吗?”

  大汉放下刀子,说:“对不起。堂主。”

  :{看D,正版f)章节A.上》酷w匠.网

  “去把兄弟们召集过来,我有事要说。”白玦有重要的事去做,他要恢复白家的荣耀,他要报仇,一个帮派帮不了他,一个家族才能实现他的梦想!

  不一会儿,约莫百十人齐聚大堂。

  “堂主!”

  白玦看到人来齐了,“我要去颍川城办点事,二狗暂代帮主位置,我已经考虑得很清楚,这事就这样定了。”

  说完,他就跑回自己房中。弟兄们绝对会挽留他,他不知道做出这个决定后用怎么的脸面面对弟兄们,这帮派是他一手创建的感情很深。作出这样的决定也是无奈之举。父亲的遗愿必须完成,白家的荣耀定要恢复。

  他坐在镜子面前,把头发绾起,眼前一缕白发飘飘扬扬……

  王徽之和王献之两人拖着疲惫的皮囊在草地上走着,又渴又饿。王献之饿得连说话的气都没有了,坐在地上就不走了。

  “子敬再坚持一下,马上就能有吃的了。”王徽之摸着自己头上的汗水说道。王献之没有回他话,他接着又说:“子敬实在走不动的话,来,我背你。”还是没人说话,他转头一看,王献之一动不动的睡在地上。王徽之着急了,跑到王献之身边,他已经饿晕了。

  他没有任何办法,方圆十里都没有人家,更别说吃的了。他背起王献之就跑起来,跑出去不到十米,双腿一软,两人同时摔倒在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