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颍川庾氏

  王家大院中,王羲之吩咐王徽之去看看王洽之子王珣,毕竟王珣是王家的人,官宦路不平躺,在颍川做县令。王羲之屡次在朝堂上想要帮助王珣升官,但又怕皇上猜忌,朝臣议论,所以话要说出来又被堵回去了。

  王徽之早早的起床收拾着行李,他要偷偷的跑出去,不能被王献之知道他要出远门这件事,不然王献之一定会死缠烂打的追着自己。收拾好行李后,才走出房门,吓了王徽之一跳,王献之早就能在门口等着他出来了。

  王徽之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他,说“子敬,你该不会是梦游了吧,还早的快回房睡觉。”

  王献之擦着惺忪的眼睛,说“子猷哥,我听母亲说你要去颍州城玩,你都不叫你这聪明可爱的弟弟。我不高兴了,我去后院把你辛辛苦苦栽种的竹子砍了,你信吗?”

  王徽之听到后院的竹子,就像变了一个似的。“子敬,我这次出去不是去玩,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不管带上我。”

  “不行!”

  “子猷哥,你看啊,子重大哥都快要结婚了,我不能赖着他了。叔平哥哥呢,我快半年没见到他的身影了,而且他又不喜欢我。你出去了就真的没人陪我玩了,你忍心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家里吗?”王献之拉着他的衣袖撒娇着。

  “带你出去可以,父亲要同意。”

  “好,走,我们去找父亲。”王献之拉着他的手就往书房跑去。

  “都十四岁了,你还这么慌张,现在什么时辰啊,鸡都没打鸣呢,除了你这臭小子谁起这么早。”王徽之停下脚步说道。

  “父亲早在书房,我才起来经过书房就看到父亲他在写字了。”

  E酷YB匠N)网首b发

  ……

  来到书房门口,王献之直接推门而入,王羲之正在抄写《兰亭集序》,看到他两人进来,就放下笔,说“子猷,准备出发了?”

  “父亲,子敬他缠着我非要我带他出去,才来打扰你的。”

  “没事没事,子敬不小了,应该出去闯荡闯荡了。”

  听到王羲之这样说,王献之高兴的快要跳上天。“耶耶耶!父亲同意我出去了,哥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收拾收拾。”说完就跑出书房,直奔自己的房间。

  “子猷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次出去你留意着点,我想抱孙子了。”

  王徽之听到这话瞬间谢道韫的身影就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大哥也没结婚,我不急的,不急的,你看你儿子我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还怕找不到,哈哈……”他还没想过要把谢道韫和他的事情告诉王羲之,就因为谢安的一句话……

  王羲之也笑了,没有再说下去,他把自己腰间的一把匕首取下来。这匕首:其首为环形呈纱帽状,腊向下分,刃的近腊处忽窄,上面镶嵌着上古神兽麒麟。他把匕首递给王徽之,说:“这是王家祖传的匕首,自祖先王剪打造出来就流传至今,好好保管。路上注意安全,照顾好子敬。”

  王徽之接过匕首,把它佩戴在腰间。王献之背着一个包袱跑进来说:“哥,我们出发吧,父亲我们走喽。”

  王羲之从书柜中拿了两幅字画出来,说:“一幅拿给你堂哥,另一幅你去颍川的太守府,把我当作贺礼送给他。他是我的老朋友了,你告诉他你是我的儿子,他会礼待你的。”

  王徽之接过字画。“好。父亲那我们出发了。”

  “路上注意安全。”

  王徽之辞别母亲后,走出王家大院,把匕首取下来细细的观察,很明显这匕首不是用来防身的,更像是一件宝物,他是个聪明人,知道王羲之话中有话,但又猜不出什么,只好作罢,不再想下去。

  ……

  颖川城是继京城建康城的第三大城市,其繁华程度可想而知,街上行人络绎不绝,街道由青砖铺成,城墙红白相间,护城河边上的杨柳屹立着,城中炊烟袅袅……

  王凝之赶了两天的路终于来到兰陵城,他想进城就被士兵拦下来了,“把你的出入证拿出来我看。”一个长相很凶猛的士兵说道。

  王凝之懵了,哪里有什么出入证,他从胸口的口袋里掏一锭白花花的银子递给那士兵说,“大哥,你行个方便,我是来投奔亲戚的,你就放我进去吧。”

  那士兵不接他的银子,“谁稀罕你这丑银子,我们县令说了,没有兰陵城的出出入证谁也别想进去。”

  王凝之并没有生气,而是笑着说“我就是来找你们县令的,我是他堂弟。”

  “有什么可以证明?”

  “我身上没有带信物,但我真的是他的堂弟,你们县令叫王珣,对吧?”

  “去去去,我们县令的大名声名远扬,知道他名字的人多了,你没有出入证就不能进去。走开点,别妨碍我们办事。”说完那士兵就站回了自己的岗位。

  王凝之被那士兵推了一把,自打出生就没受过这气,走过去说:“我是王凝之,右将军王羲之的三儿子,他把腰间的佩玉拿出来给士兵看。”

  “你是桓温他爹又如何,没有出入证就是不能进去。”那士兵大声说着。

  城中的人听到有人在城门口闹事,纷纷围过来看好戏。

  “谁是王羲之的儿子?”说话的老者,穿着白色的袍子,双鬓花白,头发高绾,看上去非常和蔼可亲。

  王凝之听到后连忙回答他“在下是王羲之三子王凝之。”

  “让他进来吧。”老者向士兵说道。

  士兵就站开了,王凝之签着马走进去,看得出来老者是城中有威望的人。

  敢问:“前辈为何出手相助?”

  老者笑着说:“你爹和我有点交情,我在城中看好一会儿了,看你这人不错。才放你进来的,有时间去府里一坐吗?”

  “谢谢前辈,请带路。”王凝之朝他深深的鞠躬说道。

  ……

  两人并肩而行,王凝之欣赏着城内的美景,城中的人非常和谐可亲。

  “颍川和你家会稽城相比,怎么样?”老者徐徐说道。

  王凝之听到后,恭敬的回答,“颍川繁华不及会稽城,但其和谐的气氛远超会稽。”

  “哈哈……”

  走到一家大户人家门口,大门顶上的大匾上写着‘庾府’两字,王凝之就知道老者是谁了。

  “庾伯伯请。”

  颍川庾氏是晋朝四大门阀之一,权力不如王谢桓氏,但多年来和贵族和亲,让庾氏地位大大提高,东汉时期就被封到颍川,可谓百年家族。

  在朝中虽没有多大权利,几百年的积蓄让颍川庾氏富可敌国!

  “我已经吩咐下人带你到处走走,我有事要处理不能陪你了。待会来书房找我。”

  王凝之打发走了下人,一人在院子里闲逛,向院中的小溪走去,忽见一女子在溪旁浣纱,那里有块大石头,平整而光滑。女子坐在石旁的草地上,在石板上摊平纱衣,然后撩起河水浸湿,只因她的清丽脱俗而变得诗意盎然--那是,溪水清澈明静,她的一颦一笑都倒影在水中,随着水波轻漾,成群的鱼儿便纷至沓来,潜游在她的靓影中追逐嬉戏,而她时而撩起的水花映着阳光,如珠帘玉露在半空中跃动四溅,美不胜收……

  她她习惯了人们赞美和注目,对比早已波澜不惊。直到那天,回眸间,她看到站在不远处的那个男子,平静如水的心顿时如土崩瓦解,如花开瓣绽,就在四目对视的瞬间,她的心如高山坠石般轰然坍塌,那样异样的震撼,让她一时忘了羞涩。她从未见过这样的男子,劲秀如木、绝代风华目光沉静而深邃,气质儒雅卓然,只不过静静地站在那里,便令天地万物寂然隐退,仿佛天地间只剩下她与他,乍然初见却久别重逢……

  那时,她不知道他是桓温身边博学多才的红人王凝之,更不会想到这个男人会改变她的人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