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府内,王凝之和桓温两人在后院赏花。王凝之来到桓府有些时日了,整天无所事事的,但是他和桓温关系变得越来越好,还当上桓温儿子的老师。这日子过得不亦乐乎,有酒有肉还有美女陪伴左右,神仙也没有这样享受。

  “大司马,你儿子天赋很好啊,我教他什么东西都是略点一二,他就能悟出其中的精髓,是一个好苗子,以后可以接你的班。”

  “叔平你很希望我走得快一点?”桓温听到接班这两次心里不是很爽。

  “没没没,大司马,我说错了,掌嘴,该掌嘴。”说完,王凝之就啪啪啪的扇了自己两耳光,脸都扇红了,还表现出特别委屈的样子。

  “哈哈,叔平你别紧张,我才是和你开个玩笑。”

  “大司马,你有这闲心,你为什么不把桓家治理成为四大家族之首呢?”

  “王家,谢家,庾家……还有我桓家,你爹王羲之和我当年有点交情,现在不知为什么你爹他慢慢疏远我了。

  唉,我也想为桓家做点事,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桓温听到王凝之这样说,就想试探试探他到底有什么想法。

  “大司马话中有话,我可以和你坦白,我虽然是王家三子,我的心全在大司马你这,王家不属于我,就因为我晚生了几年。说实话,如果将来我坐上王家家主的位置,我也会尽全力打压其他三大门阀。”

  “那你的意思是?”桓温听出了王凝之的心声,他无非就就想依靠自己来争取王家家主的位置,可以帮他,但是必须要王凝之做出实际行动来。

  “在朝中展露头角,在地方上得到百姓的支持,像皇上请求发兵收复失地。桓家将会永世不倒!”王凝之很聪明,但他的嫉妒心太强,始终做不成大事。

  桓温心动了,前两件事都可以轻而易举做到,但是收复失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说:“现在谢安名望高,朝堂议事都要他同意,皇室也才会允许。前几天我和他正因为招兵买马的事发生了口角,我也为此恼怒,没有办法啊,人家毕竟是丞相,皇室宗亲很信任他。”

  “笑话,他还真把自己当回事,我有一计,只要大司马在朝中架空他的势力,他会不战自败。”

  “谈何容易!”

  “现在的皇帝司马丕,只是名副其实的皇帝罢了,何况整日不理朝政,修仙炼丹,命不久矣。

  大司马拉拢户部尚书,那人比较贪财,贿赂一下,他就会为你做事了。刑部尚书是谢安的人,只需要制造几桩案子,我们再从中插一把手,把案情搞得扑朔迷离,最终导致吏部尚书草草结案,然后大司马你在朝上一说,看谢安的反应,如果他要全力保刑部,那么我可以出计让他身败名裂!如果他撒手不管,吏部就是大司马的。”

  “哈哈,叔平真聪明啊,得叔平者得天下……还有礼部,兵部,户部,工部呢?”

  王凝之思索着说道“兵部尚书谢玄是谢安的侄子,谢尚的儿子,不能动。户工礼管理生活琐事,成不了大气候。”

  “王凝之听命。”

  “草民在!”王凝之知道自己大展身手的机会来了,连忙跪下。

  “即日起,你当任大司马参军,每日巡查朝中大小事务,不得有误。”桓温郑郑有词的说道。

  “草民遵命,谢大司马恩德。”

  “起来吧,王羲之啊,真是有眼无珠,你有这么成气的儿子却得不到重用,我为你感到可惜。”

  王凝之机会来了,他要的不仅仅是大司马参军这个位置,他不会久居桓温之下,他想坐的不是王家家主,而是取代东晋!

  “大司马,我要回家一趟,好久没见到母亲了,有点想她了。”

  “好,趁这个机会,你回去挑拨谢安和你父亲的关系,让谢家没有臂膀,我也不想为了打压谢氏而伤及无辜。”

  “那大司马得给我几个侍卫,我要直接从宫中动手。你现在先别问我要干什么,事成之后大司马会赏赐我的,哈哈……”

  “你去找御林军统领,他会帮你的。”桓温倒了一杯茶递给王凝之。

  “谢大司马。”

  “叔平呀,其实我们俩在一块你不用这么客气。”桓温喝着茶说道。

  “你是我的恩人,对我有知遇之恩,我很尊敬你。所以,不管在哪里都不能乱了尊卑。大司马,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先下去了。”

  桓温无奈的摆摆手示意王凝之下去,自己回到大厅,看见自己的三个儿子在一块聊天。他就走过去说“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父亲我们在聊谢家的小姐,气度不凡,似是仙女下凡,她长得真是太漂亮了。”一个臃肿的胖子说道。这个胖子是桓温的大儿子,已经21岁了,每天都是无所事事,除了逛赌场就是逛青楼,非常不成气。其他两个儿子也是一样跟着哥哥到处闲玩。

  桓温没有说什么就走了,心理想到“为什么自己没有像叔平这样的儿子?将来应该由谁来继承祖业?”

  …………

  王凝之走出桓府后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转头去了堂哥王珣家。王珣,字元琳,是王凝之爷爷的长孙,叔叔王洽的儿子。王洽在世时,也担任一品官员,叱咤朝野。自王洽去世后,王珣的官职就怎么也上不去了,他整天郁郁不得志,有才华却无处可以施展,为此他恼怒不已。王凝之想要在朝中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他必须找一个与他站在一块的王家人,王珣就是不二人选。

  …………

  谢府后院的竹林里,王徽之和谢道韫坐在竹子下面幻想着未来的种种,把情话说尽……王徽之答应过谢道韫每天来找她,他从不违约,谢道韫每天早饭过后就拿着琴在竹林里等他,像等待丈夫归来的良家妇女。

  “子猷,上次你答应我交我写隶书的,但是因为奶奶的生日给耽搁了,你今天教我好不好?”谢道韫撒娇的说着。

  “只要你想学我什么都教你。”四目对视再一次擦出爱的花火。

  两人签着手来到亭子里,远远的王徽之就看到亭子里准备了文房四宝,“原来早有阴谋。”

  王徽之把纸铺在桌子上,谢道韫磨着墨,一切准备就绪后,王徽之让她拿起笔,自己握着她纤长的手,说“写什么?”

  “就写你的名字。”

  毛笔在纸上摩擦着,唰唰唰,不一会儿就已经写好了。谢道韫观察着字,发现隶书如此美丽,配上王徽之几个字更加美轮美奂。

  她转头想和王徽之说话,才转过头来,他们的唇就贴在一块了。她眼睛睁得圆溜溜的看着王徽之的眼睛,感觉全身无力像被电击了一样,心跳得很厉害。她也没想躲开,两人就这样吻着对方,直到喘不过气,她才把王徽之推开。

  “大坏蛋占本小姐的便宜。”谢道韫嘟着嘴说。

  “是你自己转过来吻我的,好吗?”

  “不理你了,哼!”谢道韫转身就想跑开。被王徽之拉进怀里,说“你好好在家练字,我有事要处理,可能一个月不能来找你。”

  “你要去哪里?”

  mM酷g0匠eL网正版I首D发

  王徽之对着她的耳朵轻声说,“我父亲让我去荆州找我堂哥王珣。”

  “好吧……”谢道韫非常不情愿。

  “我回来要检查你的字,别偷闲躲懒。”

  “陪我多待一会行吗?”

  谢道韫像一只受伤的小白兔躲在王徽之的怀里,两人都没说话,王徽之就这样紧紧的抱着她。

  ……

  “子猷,我等你回来娶我!”谢道韫大喊道。

  嗖的一声,王徽之跳上墙,含情脉脉的看了她一眼,谢道韫就明白所有,他的眼睛会说话。

  “令姜,你自言自语的说什么,等着谁来娶你啊?”谢安在大厅里听到这句话就来后院。

  谢道韫心想“完了完了,被叔叔听到了,该怎么解释?”

  谢安走到她面前。

  “哦,我在,我在练话剧呢……”谢道韫语无伦次的说着。

  谢安看到桌上‘王徽之’三个大字,“这是隶书,你怎么写出来的?”

  “我我我……”

  “哈哈,丫头,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谢道韫连忙解释道:“我干嘛喜欢他,他凶我,还欺负我,让我看了就心烦。”她尊重王徽之的想法,所以才昧着良心说话。

  “真搞不懂你们年轻人,我有话和你说,你跟我来书房。”

  叔侄俩一前一后的走着,来到书房。谢安的书房很大,比大厅还要大,墙上挂满竹林七贤的字画,桌上摆满了奏折。因为他是丞相,皇帝昏庸无能,所有事他都要亲力亲为,然后再诚奏皇上。

  “今年的中秋节你打扮打扮和我进宫,让你去看看皇宫有多漂亮。”谢安批阅着奏折说道。

  谢道韫本想着中秋节和王徽之一起去赏月,但今天王徽之说要离开会稽城一段时间,反正在家闲着无聊,就答应了。

  谢安原本以为她会拒绝的,没想到这么爽快的答应了。

  “真懂事,不再是那个黄毛丫头了,唉,女大不中留啊。”

  谢道韫害怕谢安给她做媒,就搪塞道:“叔叔,你说什么呀,我在你面前永远都是个不懂事的小女孩。”

  她走过去整理着桌子上的奏折,隐隐约约看到谢安双鬓有几丝白发,心疼得很。

  “叔叔,我给你去做一碗莲花羹。”

  谢安疑惑的说:“你什么时候学会做桃花羹了?”

  “哎呀,叔叔你忘了我小时候是怎样过来的?”

  她小时候只会做饭,根本没听说过这么高档的东西,都是王徽之教她做的。

  “好好好,做完让下人给我端过来,你回房练琴,进宫一次,总不能两手空空的吧。”

  …………

  谢道韫做好莲花羹后回到房中,想起刚才那一吻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他们相遇相知相爱。可故事才刚刚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