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兄弟吃完饭后,谢安提出去湖边散散心,他们就出门了。湖里的水清澈透明,在湖边有一对母子洗衣服,谢奕看到他们两人洗衣服都洗得不亦乐乎,心里酸酸的感觉。

  “哥,后来怎么没保住嫂子?”谢安打破宁静先开口说话。

  “产婆在房间里差不多一个时辰,我当时非常害怕桓温又做出什么事来,我拿了一把剑站在房间门口不准他们任何人接近。桓温说,你如果听我的话乖乖的别出来,事情不会闹到这般地步。我提着剑指着他说,桓温你太狠毒了。不狠难以立足啊,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我不能死,只有先下手为强。谢奕啊谢奕,一切只怪你太蠢,我一直都在和你赌博,赌注就是我的命,如果你逃出来后直接去谢安那里,然后带着人马回来,我恐怕早去见阎王了,所以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蠢,是你害了你妻子!我把剑架在他脖子上,我想和他同归于尽。桓温我告诉你,要是我妻子有什么事我定要你去陪葬!说完我就听到了婴儿出世的哭声,我收起剑,冲进屋里,产婆说,夫人让我保孩子,说完她就出去了。我看着奄奄一息的妻子,双腿无力,我就跪下了,都是我害了你,眼泪不止的往下流。妻子用最后的力气说,保护好孩子。说完她就永远的闭上眼睛。我跑出去,大喊着,桓温我要你下去陪葬!他不慌不忙的说,恭喜啊,谢参军当爹了,他对手下的人说,去把孩子抱出来我看看。他的手下把孩子递给他,好可爱的孩子啊,唉,才出生又要去投胎,真是可惜了。听到这话后,我的理性战胜了感性,把剑放下,从他手里抢过孩子,看着怀中的孩子,我似乎被万箭穿心。走进屋里把孩子放到妻子身旁后,又走到桓温面前说,不要动我的孩子,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他转身就走了,边走边说,我给你十天的时间处理后事,该怎么做怎么说你看着办,可别做傻事了。我看着幼小的生命,她是用妻子和我的名节换来的,我不想她再受到什么伤害。家里的侍女和家丁在桓温走之前就被杀光了,我高价雇来一个奶娘抚养她,把妻子安葬好。我去了你家一趟,欺骗母亲说,我妻子因为难产去世了,便离开了。我回到家里,每天陪伴在孩子左右,十天过后,准备回军营,桓温就派人来告诉我,战打赢了,让你在家里养老。我出去打听,原来是你和王右军的计略才在决战中大获全胜。我准备等孩子断奶后带着她归隐山林,不再过问世事。可是,老天总是喜欢捉弄人。半年后,我接到圣旨,任命我为车骑将军。桓温也再没来找过我,还以为他的阴谋被皇上识破了,这种心惊胆战的日子要到头了。隔天,我穿上官服进宫,准备上早朝,看见桓温大摇大摆的走着,每个见他的人都向他问好。我慌了,他竟然一跃龙门官居大司马大将军。我慌张地向家里跑去,准备带上孩子马上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又想到,桓温现在可以和你平起平坐,想杀人灭口太简单了,你又派人来叫我上朝,我想来想去想到了一个万全的好办法,装疯!我脱下官服,披头散发,端着一壶酒就进宫了,朝中之人都知道我是你哥哥,也不多说什么,就连皇上也给你几分面子,也不说什么,只是无奈的摇摇头。早朝结束后,桓温叫我,我假装不认识他,继续在宫中疯跑,他追上我说,你兄弟我现在可以呼风唤雨了,走,我们喝一杯去。我一把甩开他的手,你谁啊你,当今皇上都不敢来拉我的手,你是不是找死?你知道我是谁吗?车骑大将军,没听说过吧,没时间和你费话,宜春院的美女还等着我呢。我哼着歌就走了他笑了,诡异的笑了。我疯跑到宜春院,在里面待了一晚上没敢出来,我害怕他派人跟踪我,次日,我疯到家中,你已经在家中等我了,你还记得不。”说完,谢奕就跳进湖里,谢安以为是他掉下去了,就去拉他。

  “我想冷静冷静。”

  谢安说道“记得,我去找你,我很生气,不知道你受什么打击了,其中肯定有内因,我去到你家,听到孩子在哭,我把她哄睡着后,你就回来了,还是疯疯癫癫的,我大叫着说,你是谢家长子,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在朝堂之上疯疯癫癫的,像什么样子,若不是因为我的关系,你现在去见阎王了!你竟然不认识我,我以为你真的疯了还叫人把我轰出去,从那天起,我发誓不再认你这个哥哥!对不起哥,我不知道发生了这些事情。”此时,谢安的眼眶也红了。

  谢奕从湖里爬上来,谢安把袍子披到他身上。“我不怪你,一直我都感激你。后面我到处打听桓温是怎么坐上大司马的位置,原来是因为战局不利,皇上为了鼓舞人心,御驾亲征,来到战场上。双方还在谈判,一支暗箭就朝皇上飞过来,桓温跃马而起,跳到皇上身前,为皇上挡住了这箭,因为救驾有功,回朝就封官加爵,并且和皇上关系很好,当时朝中局势动荡,多数大臣靠拢桓温,因为你为官清廉,正直,打压了很多贪官,皇上也害怕谢家势力日益膨胀,皇上也疏远你,我不想因为我的家事断送谢家的大好前程。我装得很卖力,所以很像。桓温也派人每天监视我的一举一动,我几近崩溃,我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了。我故意在朝堂上顶撞皇上,他不会杀我,我也不能死,因为孩子还需要我照顾,皇上下旨把我贬为县令。我和你的关系闹僵,桓温也对我的监视放松了许多。孩子两岁了,不需要喝奶了,花钱请来一个姑娘照顾她。我不能走近她,因为我没能力保护她,只有继续装疯卖傻桓温才不会对她动手。我想等她再长大一点就把她赶出去,这才是对她最好的保护,她五岁了,我怎么赶都赶不走,我心软了。她每天都去看我过去写的字画,学起来非常快,不到一年就体会出了其精髓。八岁的时候村里的人都称她为咏絮之才。我更加害怕了,才对她恶语相加,她没有为此疏远我,而且对我非常好,每天做好吃的给我,我的俸禄被我赌光了,她就去街上卖对联,写字,来维持家中的开支。我还得谢谢你,安石,谢谢你把她接走,给她更好的生活,让她……”

  谢安打断他的话“哥,别说了,以前我误解你,对不起,这件事我会禀报皇上,给你一个公道。”

  “安石,别做蠢事,桓温现在的势力在你之上,不是我们只言片语就能打倒他的。”

  “那我们就静观其变,总有一天他会露出马脚的。”

  “算了吧,我们都这么大岁数了,就别折腾自己了,我没有力气斗下去了,只想看着孩子长大,结婚生子,给我抱个孙子,能幸福的过完一生就够了。”

  谢安表情凝重的说,“嫂子的仇不报了?你真能放下?”

  “唉,都过去差不多二十年了,能放下是骗人的,毕竟二十多年的夫妻,她都已经去世了,报不报仇都无所谓了。”这时的谢奕已经看透世间的凶险,他不想再去无谓的斗争了。

  谢安听了这些就已经明白谢奕的心情,“今天除夕夜,我让令姜过来陪你,今天的这些话我不会告诉她。”

  “她会来吗?”

  酷XP匠/H网u唯e一正版$h,其5他‘¤都*是O盗◎版j

  “放心,我会做思想工作的。”

  谢安接着说,“现在国内形容不容乐观,前秦对我们肥沃的中原虎视眈眈,我不得不做一些防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看你,以后有什么事就写信给我。哥,你保重身体!”

  谢奕把马牵来了,“安石,保重。”

  谢安吩咐下人,让他去找一个工匠把谢奕的房子修理一下,从府里送了几坛好酒过来,又置办了几个下人每天打扫屋子。谢安听了这个长故事后,觉得谢奕承受的太多了,自己对不起这个哥哥,他想补偿他,可好像谢奕什么都不需要。只有做一些小事来弥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