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桓温!

  坐于湖石之上品读诗书的红衣女子罗衣飘摇,蹙眉屈臂,优思遐想,其气度高洁,优雅娴熟。然而腹有书气自华的她,此刻却无心读书,她随意将书本搁置一旁,支颐沉思,不觉娥眉微蹙,似是想着旧事,嘴角又微微一笑……

  0酷匠网,正…f版首Oe发

  约定好每天都会见面,可已经三天了都没见王徽之踪影,她想去王家找他,又没有什么借口,只能在这默默等待。

  忽然听到墙角大树上的鸟儿全部“扑扑扑”飞走,她抬头看去,王徽之手持折扇风度翩翩的站在墙上。谢道韫心瞬间就暖了,笑颜如花地跑过去,王徽之也跳下来了。

  她跑过去就捶打着他的胸口“你怎么现在才来,说好每天都见面的,我等三天了,还以为发生什么大事了。”

  他拉起她的手就像谢府后院走去,“我也想来找你,家里发生点小事给耽搁了,生气了?”

  “来了就好,我大才女可不是小气度的人。”

  “你家后院会不会有人?被别人看见我俩这样走着,还以为我俩想做什么图谋不轨的事呢。”

  “叔叔他上朝去了,只有我谢玄和叔母在家里,我才不怕被他们看到呢。”

  “我怕啊,非常怕,哈哈……”

  …………

  金銮殿上,文武百官正在议事。谢安官居侍中,桓温从不把他放在眼力。

  “皇上,老臣认为这个时候应该减税减赋,降低官员的俸禄,让百姓过上安居乐业的好日子。”

  皇帝非常纠结,左边是朝中贵族谢氏,右边是以桓温为首的军政大臣。自己却什么都没有,“这个,大司马你怎么看?”

  “臣并不这样认为,现在国力不如从前,不断受到北方名族的挑衅,应该征兵买马,以备不时之需。”桓温有声有色的说着。

  谢安能看出桓温的野心,但他又不是那种势力的人,不喜欢在宫中结党,建立自己的政权,“大司马此言差矣,现在歌舞升平,百姓安居乐业,北方民族百年之内不会攻打我们国家的,征兵只是徒劳无功罢了。”

  “那如果有其他国家来攻打该怎么办呢,谢大丞相。”

  “不需要再征兵,到那个时候只需要大司马把兵权交给我,老夫自有办法。”

  “那是不是大司马的位置也要让给你?”

  朝中气氛不对,皇帝又无可奈何,没有他说话的地方,就草草说了一句“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明天再议。”

  散朝后,桓温大摇大摆的在宫中走着,走出金銮殿就有轿子来迎接,这仪式已经达到皇帝的仪式,根本没人敢管他。

  谢安来到后宫中,心事重重的样子。“禀告皇上,老臣求见。”

  谢安进去后,看见皇帝在喝闷酒,无奈的摇摇头。“皇上,桓温就是个跋扈将军,结党成势,不把规律放在眼里,应该治罪。”

  皇上早已想到他会说什么,又不敢得罪桓温,“你下去吧,我自有打算。”就把谢安打发走了。

  谢安也只有白担心,没有办法制止桓温,毕竟桓温手持兵马大权和财权。谢安在朝中和其他大臣商量仪事,把此事告诉心怀大晋的臣子,他们都为此担忧不止。

  …………

  “子猷,听说你很喜欢竹子?”

  “此起竹子,我更加喜欢你。”王徽之摸着她的长发说道。

  “我喜欢竹子的四季青翠,凌霜傲雪,挺拔,如果这一生有你和竹子陪伴,还有什么可求的。”

  “那我们以后就种一片竹林,每天赏竹,吟诗作对。”谢道韫用憧憬的眼神说着。

  “好啊,那得等我把所有的事情处理好。我们就隐居。”

  …………

  谢安想起自己还有个不争气的哥哥,就找了一匹马独自前往谢奕的家。来到门口,大门是开着的,屋里乱七八槽的,一股腐臭味传进谢安的鼻子。他没有为此就离开,今天他有很多问题要谢奕回答。走进去后,谢奕还在悠闲的喝着酒,看见谢安进来,他也不说话。

  “大哥,我想和你谈谈。”谢奕还是不说话,眼神迷茫的看着屋外。

  “我想谈谈令姜的事。她是你亲生女儿,现在我还当你是我大哥,如果你不认我这个弟弟,不认令姜这个女儿,我立马就走。”谢安转身就要离开。

  谢奕开口说话了,“安石啊,你不知道的事很多,我有自己的苦衷,我也是不得已,令姜是我在这世上的唯一念想啊。”

  “你说她是你唯一的念想,你连名字都不给她取,你配吗?你想想看,她的童年是怎样过来的,有时,我也会在她面前提起你,她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你知道她有多害怕你?”谢安愤怒的大喊着。

  谢奕曾经也是久经沙场的汉子,现在听到亲弟弟的责问,

  他流泪了,这是他第三次流泪。第一次是谢道韫母亲死时。

  第二次是谢安带走他女儿的时候,谢安看到这几滴眼泪,也被感动了,曾经浴血奋战,身上的伤疤数不清,他脸色从未变过。

  记得一次弓箭把他的手射穿了,谢安用力把它拔出来,他神情都没有一点难看,现在为什么哭起来了,而且哭得很伤心。

  谢安思索着,觉得这件事定有蹊跷,就走到他面前,把他扶到椅子上坐着,倒了两杯酒,说道“我们哥俩几年都没有好好的坐下来谈心了,为什么呢?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今天我们就把这个误会解开,干!”谢安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谢奕举起酒坛子,咕噜咕噜的喝了一会儿,“说来话长,都是我一个人的错啊。”

  “慢慢说,我们有的是时间。”

  “故事还要从十八年前说起,永嘉之乱时,你当时被任命为平定叛乱的大元帅,因为你的关系,我也被封为车骑参乘,你还记得吧?”

  谢安点点头。

  他继续说“当时桓温只是车骑将军,我在他手下做事,刚开始吧,我觉得这人挺好的,对我很照顾,我们的关系自然也很好,每天无聊的时候都会在一起喝酒,谈谈心。一天,我想回家去探望妻子,他竟然答应我了,当时的战局并不乐观,正是准备决战的时候,我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他允许了,他说,你很久没回去了,回去看看也好,带点好酒好肉回来,去吧。我很感激他,刚进家门,下人就跑过来说,老爷,夫人怀孕了。我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非常高兴,冲进屋子里对妻子问寒问暖。你是知道的,我老来得子,四十岁的时候令姜才出生,你可以想象我当时的心情,我想快点平定叛乱,然后我们一家三口过安定的日子。和妻子聊了一会儿,我就吩咐下人照顾好她,我提了几斤肉和两壶上好的酒就快马加鞭的赶回军营了,想着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桓温,然后直接向他的营帐跑去,来到门口,我就隐约听到有人在和桓温谈话,我没有进去,在外面听了一会儿,他们只是在聊点家常。我想和他们一起分享我的好酒好肉,没禀告就进去了。看到的一幕我惊呆了,和他聊天那个我见过,他是敌军的将军!酒不自觉的掉在地上了,我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桓温他竟然在卖国!”

  谢奕端起酒坛子又是咕噜咕噜的喝着,谢安也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继续说下去。”

  谢奕放下酒坛子,说“我就一动不动的站着,他们看着我,桓温站起来走到我身旁说,这么好的酒,太可惜了,唉,你说你现在进来做什么,你回家就回家啊,你不会多待两天?我转身就想离开,那个人抽出剑就架到我的脖子上,桓温摆摆手说,你先回去,我们改天再聊。那人收起剑,就离开了。桓温我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我指着他的头说。他怪声怪气的说,现在战局不乐观,我们打不过的,如果战败了,我们都得死你知道吗?我这是在为我们兄弟俩找出路。我拉起他的手要到你那里去请罪,他说,我不敢杀你,你有那么能干的弟弟,但你的家人可不在这里,你好好想想,我说的对不对,来,我们兄弟俩喝一杯,我借过他的酒,顺手就把酒泼在他脸上,他并没有生气,我现在就去元帅那里告发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小人,他说,那就等着回去帮你妻子收尸吧,大不了鱼死网破,听说你那小娘子长得还不错,哈哈……我想到妻子有孕在身,我就和他妥协了。好,我不揭发你,但你要知道轻重,我不想再看到你再这样做。我转身就离开了,没想到他竟然派人将我软禁起来,我本来想着,趁夜赶回家里把妻子安顿好,然后去找你揭发他的恶行,他竟这般狠毒,一切都失算了。过了半个月,我忍不住了,杀了看管我的那两人,快马加鞭的赶回家里。才进大门我就感觉不对劲,心急如焚的推开房门。万万没想到,他的速度如此之快,里面站满了他的手下,妻子被他们绑在柱子上,我非常心痛。我就说,怎么样都好,先放了我妻子。他摸着妻子的大肚子说,几个月了?八个月,妻子苍白的脸色和无助的眼神看着我。你说你怎么不听话呢?不让你吃点苦头,你不会长记性,来人,打!我想着他们会来打我,他们走向妻子就是一阵乱踢,侍女在一旁叫到,夫人羊水破了!他听到后还是毫无反应,我冲过去像头饿狼一样撕咬着他,他一脚踢开我,停手!妻子似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对我说,救孩子。妻子就晕过去了,我跪下了,将军求求你,救救我妻子,求求你,我语无伦次的说着。他说,以后还听不听话?听听听。什么都听,救她,快救她,我声嘶力竭的喊着。他对旁边的人说,去找一个产婆来。产婆来到也被这阵势吓到了,断断续续的说,几位官人,能不能出去一下。桓温就领着他的手下出去了,我知道妻子情况不好。我对产婆说,一定要保住大人。随后,把门关上我也出来了。”

  谢奕的脸色已经发白,谢安说“现在就到这里,我去做饭,待会再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