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名士性格都别具一格,比建安七子还要风流倜傥。当时是一个****的时代,也是一个思想活跃的时代,其人格思想行为又极为自信,不滞于物,不拘礼节,特立独行又颇喜雅集,做什么事都是直逼本心,超然物外,追求心灵享受绝非堕落****,一种高尚的情趣,就像山水画一样,空灵而隽逸。

  王徽之是这样的,谢道韫亦是如此,只是他们不能表现出来罢了,还没找到钥匙解开枷锁。向往清淡的生活,又是孝子孝女,不想违背老人的意愿,压抑了十多年,终于在这一天得以发泄,以后还得回归公子爷大小姐的生活,所以他们决定今天要放荡够。

  飘逸的烟霞,极致绚烂。“谢小姐,我想去一个地方,你能和我去吗?我相信你会喜欢那个地方的。”

  “去,为何不去,我跟定你了,你想甩开都不可能。”情窦初开的谢道韫玩着王徽之修长的手指。

  他把她说“我定不会辜负你。”

  “我脚坐麻了,走不动。”

  “好好好,谢小姐吃不了苦我背你上去。”

  她跳上去,笑得像一朵小花一样灿烂,揪着他的耳朵说“你给我听好,以后别叫我所谓的谢小姐,老娘不稀罕,叫我令姜就行了,对了,那我该叫你什么呢?王公子?王二少?王相公?哈哈”

  ……

  “可以呀,王相公,相公喜欢,哈哈……”

  她不高兴了,自己想要调戏他却反被调戏,现在连鼻子也捏上了。

  叫我‘子猷’。

  她笑得更开心了,“笑死我了,怎么不叫求子啊?王叔叔怎么给你起这样的名字?哈哈……”

  “再笑,再笑我就把你扔了,让豺狼虎豹在这里照顾你。”

  “你敢吗?这样的话,世上就没我这个大才女了,天下人都会唾骂你的,”

  “确实不敢,也不舍的,我找了很多年才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人,我不能抛弃她!”

  …………

  他一路上背着他,一路上有说有笑,来到山阴顶上的兰亭,他放下她,“你在这等我,我去拿点东西,别乱跑,太阳落山了,坏人很多的,我马上就回来。”

  还没等到她说话,他就走远了。

  她看着兰亭四周的风景,兰亭是下面小溪的源头,里面清澈的水,想到刚才的一幕幕,再一看小溪,流水不再潺潺,不再淙淙,只是微漾一丝一丝的漾着,一叠一叠的荡着,让她感到幸福无比。这里有高大险峻的山峰,有茂密的树林,小鸟唱和着,她在幻想有一天能和他在这里定居……

  山阴脚下的桃花庵里,客人们陆陆续续走了,只剩下孙绰,王羲之,谢安和几位军政高官在一桌上喝酒,他们是奋战沙场的兄弟,已经喝得微醉,谢安说“逸少,我侄女呢?”

  “我还想问我儿子去哪儿了?”

  “不行,是你儿子把我侄女拐走的,你得自罚十杯。”谢安口齿不清的说。

  王羲之站起来“罚,一定得罚,别管他们了,不会有事的,我儿子本事大着呢。”

  “我们兄弟几个好多年都没这么尽兴了,今晚谁都别想走,想睡也睡不成,我已经把渡河的船烧了,哈哈……”孙绰端着酒说道。

  “我们来了,难道就这样两手空空的回去?岂不浪费了大好时光,今晚喝个痛快,明天下午去山阴顶兰亭里面接着喝,那里风景很别致,可以帮助我们陶冶情操。”

  “你们先喝,我去做桃花羹,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孙绰说道。

  谢安站起来说“你可别因为不胜酒力去睡觉啊,给你半个时辰,不回来的话,我们就放火烧了你的家产,哈哈……”

  “那你谢安石就准备去牢里安度晚年吧。”

  “这个老东西”屋里一片笑声。

  他们在这个时候都返老还童了,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言行,他们像一些没长大的孩童,互相调侃着,把所有烦恼抛之脑后。没有少爷,老爷,将军。只有一群放荡的老头在肆无忌惮的做自己想做的事。

  ……

  谢道韫还在兰亭中看风景,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王徽之背着一把琴和一支萧,手里提着一壶酒和两个杯子,右手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桃花羹向兰亭走去。

  看见她已经睡着了,他无奈的笑了,放下身上的东西走向她,把身上的披风脱下来盖给她,走向一个大石头上坐下,吹起萧。

  她被萧声的美妙唤醒,放眼看去,他手持排萧,绾起的青丝似一朵云彩,一身蓝色的锦袍,神色淡然,颇有一股出尘的清姿,以一种宁静的姿态,去面对世间的无常。萧声引来一群蝴蝶,蝴蝶在身边缠绕,宛若天仙下凡。她走近他,从后面抱住他。

  `酷匠“s网、S首Rd发b

  “让我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他们就这样看着璀璨的星空,她的手麻了,他牵她的手向兰亭走去。

  “我看你饿得不行,就亲手做了一碗桃花羹。”

  她咽了咽口水,跑过去就狼吞虎咽的吃起来。“你也吃。”

  “我不饿,我看着你吃就行了。”

  “不行,我喂你。”盛起半勺就向他的嘴伸去,他张开嘴吃着,他们就这样你一勺我一勺的吃着,连老天都羡慕他们。

  “好饱。”她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说道。

  “吃饱了就要活动活动,诺,我把琴给你拿来了,我想听你的琴声。”

  “你去哪里弄的琴,桃花庵到这里好远的。”她抚弄着琴弦说道。

  他喝着酒说“我父亲之前告诉我,那些年他们经常来这里玩,就在山洞里留下了些乐器,笔墨纸砚,还有一个厨房,以备不时之需。”

  谢道韫坐下就开始轻抚琴弦。

  知音说与知音听,听曲更听情,她调弦而起,山林深处袅袅琴音声声顿,一丝一缕诉尽平生意。她弹琴,他静静聆听,三清秒音泠泠生寒,他感受到她孤寂的心。行云曲调,月夜宁静,他明白她无人能知的情,她看懂他心中的巍峨泰山。

  他走过去抱着她,说“冷吗?”

  “有你在的地方阳光普照。”

  “今晚我们就在这里休息,明早下山。”

  “好,跟着你,做什么都好。”她含情脉脉的说。

  ……

  两人交心相谈,目光交汇,相知,相许,由此而起,清酒一杯,只恨甚晚,若从小青梅竹马,此时,也不会有这般煽情,其和谐得仿若岁月静止,光阴凝固,刹那便是永恒。这一晚,她睡不着,几杯清酒下肚,感觉整个人都是滚烫的,他睡着了的样子更好看,她为他驱除蚊虫,在他怀里,她不敢有太大动静,怕吵醒他。她多想这样就是一辈子。

  在这里拈几滴薄墨,言尽余生,是多少人的心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