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的修禊如约而至,每条清澈的小溪旁都有很多人在玩耍,小孩子们挽起宽大的袖子,卷起裤脚,一同跳到溪里打水战,妇人在溪边不断的叮嘱自己的孩子小心别淹着。整个城里的大家闺秀也出来想要寻求一个好的夫君,她们站在一起有声有色的闲聊着。许久,王徽之和他父亲慢慢走近,似两颗闪烁的明星照亮了姑娘的心。

  “姐妹们,你们看,王家二少!”一个女子用手帕轻捂着嘴说。

  “要是能嫁给他,那真是租上积德!”

  “你们就别想了,人家可是从小名声就响彻整个会稽城的大人物啊,怎么能看上我们”

  “宫里很多公主,郡主想要和他说几句话都说不上呢”

  ……

  “走吧走吧,我们到那边看看”

  王徽之也感觉到她们在议论自己,嘴角只是淡淡一笑,他能看上的女子肯定不一般,必须才华出众,气质清雅。

  他生情本就狂傲不羁,但把这种性格深埋心底,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一般人,他是所谓的王家二少,有家族的撩锁捆绑着他,想要冲破,却又无可奈何。

  一路上父子俩一前一后的走着,王徽之手中一把折扇,青丝高高的绾着。

  谢家大院,谢道韫满是委屈,嘴里说着“这套衣服好丑,还有这假胡子,戴着难受,把我穿得像个老头一样。”又像到王徽之,委屈就不复存在了。

  “夫人,我们这次出去要两天,你在家照顾好自己”

  “都年过半百了,还贪玩,你们慢走,别摔了啊”

  叔侄两人走在路上,“叔叔你看,我像个男的吗?”谢道韫双手叉腰,目光傲视前方,像是要向世界宣布她是个男的。

  “放心吧,没事的,我让你这样打扮,不过为了避人口闲罢了,”谢安心里想道“前几年孙绰邀请都没有去,因为朝中事物繁忙脱不开身,这次一定要玩个尽兴,好好的放松放松。”

  从晋朝南下,永嘉之乱后,国力大减,不断收到北方国家的挑衅,朝中大臣勾心斗角,皇上无能,奸人横行,各打各的算盘,只为自身利益着想。

  如果再这样下去,东晋命不久矣,总有一天会被吞并。为此,谢安非常烦恼,所有的事情都想亲力亲为,还要防备奸人的陷害这样的日子让谢安几近崩溃,但他一想到,他还有谢家,有王羲之,孙绰这些朋友,就感觉不到那么累了。

  由此可见,谢安今天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去参加聚会的。

  山阴脚下,孙绰的桃花庵活像一个仙境,大大小小的桃树都各有各的特色。还没走近,就已闻见墨香,密密麻麻的桃树把茅草屋点缀得像皇帝的寝宫一般美丽。来客数不胜数,大多是东晋名士,他们特立独行,洒脱不羁,都有不同凡响的行事方式,一些美姿容,善言笑的人。

  王徽之神情自若,头微仰,目光炯炯有神,气度超逸,傲然前行。在他眼中一幕幕的风景飘过,联想着各种。

  每个人见到他都认识,“年仅十八,名声响彻会稽,在隶书方面很有造诣的王家二少,久仰大名!”王徽之早已习惯,有礼貌的回应着他们。

  继续欣赏风景,他手里提着一壶桃花酒,两个杯子,想找一个知己一醉方休。没有什么朋友,喜欢安静,他并不适合这种场面,但他喜欢这种场面,欣赏他们的才华。正看得出神,耳边传来了折竹的声音,他心想“这里全是桃树,怎会有竹子?”独爱竹,且嗜竹成性。

  回头看去,一人在折一棵被连根拔起的竹子,他走过去。

  “兄台为何要折竹呢?”

  “哦,家父今天有事不能前来,让我代替,我准备了点竹子送给孙老前辈,它的分支太多了,不好看,我折了点,把它美容美容。”少年说话间抬头一看。

  “王家二少!王徽之!幸会幸会!没想到能在这里遇上你。”

  “我认识你吗?我们见过吗?”

  “见过见过,在谢老夫人的寿辰上。”

  “哦……”

  “我听说你非常喜欢竹子?”

  “没有竹子,世间再无知己。”

  “我家就住在竹林里,有各种各样的竹子,比桃花庵的桃树还要多,,你若想看,随时恭候。”

  王徽之听到竹子就控制不住自己,敢问“兄台是谁家公子?”

  “公子就说不上了,我一粗人,只是家父善草书,喜欢画画,和孙老前辈有点交情。”

  “我这人没什么朋友,你很坦率,你这个朋友我王子猷交定了,”边说边到了两杯酒。

  “来,兄弟,干!”喝完后,两人又聊了几句,少年说“我今年十九,你比我小,但我很钦佩你,以后我就叫你‘哥’你不要推辞。我先进去了,家父嘱咐的事还没做,我在寒舍等你。。”

  *酷匠网f永K?久%免(M费看小r说-

  “我姓戴,名安道。”挑着竹子就进去了。

  戴安道走后,王徽之独自一人在桃树下饮酒,由景生情,手里拿着折扇就在地下写“但愿老气花酒间”七个大字,一人自饮自醉,无比潇洒。

  谢道韫和谢安来到后,“叔叔,这桃林真美,我随便走走,你先进去,我待会进来找你。”说着她就离开了。

  “好,小心点啊!”谢安向茅屋走去,他知道里面等待他的是好酒好肉,故人旧友,非常高兴。

  谢道韫性格高旷,不喜繁华,说厌有些过了,她只是不适。和熟悉的人在一起她永远是一个长不大的女孩,也会举着金樽到浓醉,也会言笑不停如春上枝头。

  这时候她是养在深闺中的碧玉,透着娴熟高贵的润泽,又像是生长在河边的一株芙蓉,清丽丽的兀自明艳。

  她走到溪边,心里透着孤独,溪水清澈见底,放眼望去,她看到了王徽之俊俏的脸倒影在水面上,她的心又荡漾了,心想“今天能不能看到他呢?”她又走向对面的桃林,她在桃花桥的右面,看不到对面的风景,她要走过去看更美的景色。

  王徽之自饮了几杯感觉没趣,就想去溪边看看,从桃林走出来,走到桥的左边,独自迈上桥头。

  这是一座木头的拱桥,桥这边看不到那边,桥那边看不到这边,他们都想跨过去,去看更美的从未见过的风景,他们怀着憧憬的心情出发了。两人都向对方走去……

  他们四目相视,谁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上对方,桃花飘零,一生,只需要一个眼神的眷顾,就足以抵挡满园春色,此时,时间凝固,眼波流转间,他们早已破解了对方的心灵密码,只是在那电光火石交汇的瞬间都忘了该怎么做。

  那个衣袂翩跹,青丝微绾,身姿袅娜的女子涨红了脸,而他从她的眸子里看到了渴望的眼神,年少的悸动,让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她向前迈出了第一步,他跑过去深拥她,此时此刻,他们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我,时间就定格在那一刻,春天这风景天造地设,他们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他十八岁,才华横溢,名满帝都。她十七岁,长相明艳端庄,才艺过人,性格温婉,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才女。他们都很孤单,希望找到一个与自己志趣相投的人。从小套着家族的光环,使得他们性格孤僻。他心想“眼前这个人就是自己寻找十八年的人。

  她心想“我相信,他会给我带来幸福。”

  深拥许久,谢道韫的淑女形象又出来了,臭流氓放开我。她转身就想跑,被他拉着手腕又拉进怀中。两人就这样站着。他感知到了他心中的汪洋大海,他们的心因为这一眼的悸动,这一生都难以抚平。

  ……

  这时候她是幸福的,幸福得像她纤纤素手青捻焦尾奏出的美妙乐曲般清幽的乐,她扬起的嘴角和笑弯了眉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