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书法

  大雪随着寒冬来了,王家大院仿佛是银子铸成的。那么亮,那么有光辉,长长的冰柱像水晶的短剑挂在屋檐前,人的呼吸也化作了一股股白烟……

  雪中站立着一个小孩,脸和手已冻得僵硬,没有任何表情。整个大院看不到一个人影,唯独有他“鹤立鸡群”,显得那么出众。声旁炉子里有一个小火,不是用来暖身子的,而是用来暖墨的。在梅花树下面苍遒有力的写着书法,对这冬天没有半点感觉。

  王操之也在这下雨的时间,抽空回来探望母亲。才回到大院,看到王献之的努力,他惊呆了。

  “子敬,回屋里练啊,别冻坏了。”

  “大哥,你回来了,母亲天天念叨你,她在里屋呢,赶快进去吧。”

  他们的母亲听到有人谈话就走出来,看到王献之还在练书法,无可奈何的说“子敬这孩子怎么那么倔,子重我们回屋吧。”

  王操之和他母亲说了一大堆好话,嘘寒问暖的。母亲也对他万千叮嘱。

  王徽之拿着一件貂皮大衣披给王献之,他太专心了,以至于王徽之什么时候走到他身后都不知道,这也是一种常人无法达到的境界。

  他拉着王徽之腰间的佩玉,说“二哥,我正愁不知道怎么把你名字中的徽字写好,你教教我。”

  王徽之满脸心疼的说“子敬,我们改天写,现在先回屋,好不好?”王徽之用乞求的语气说着。他这个弟弟,从小就对自己特别依赖,睡觉都时常睡一张床。王徽之也非常喜欢他,虽然现在才十三岁,但和普通小孩不一样,从出生就与众不同。他对书法和山水画特别热衷。整天沉浸其中,不能自拔,王徽之很欣赏他的努力。

  “好,二哥说回屋咱就回屋,可是我的脚冻僵了。”王献之调皮的说道。

  “上来吧”王徽之蹲在地上说着。

  背着他,向里屋走去,“子敬,长大以后想要做什么?”

  王献之摸着头思考着“嗯,理想还得再想想,但我觉得,人这一生绝对不能平庸,大海如果失去了巨浪的翻滚也就失去了雄浑。沙漠如果失去了飞沙的狂舞,也就失去了壮美。人生如果失去了坚强的神韵,也就成了绝对平庸之人。屈原拒绝平庸,才有了‘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的爱国情怀,才有了‘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执着。”

  酷匠》@网uq永5,久,G免费R看h小说*{

  他说得鼻涕都流出来了,正来劲,绝不能被鼻涕所破坏,直接把鼻子靠在王徽之背上擦了下,接着说“平庸是失败者聊以慰藉的借口,是懒惰者无所事事的理由,应该身处平凡而超越平凡,让生活阳光灿烂。二哥,你说呢?”

  “说完了?”

  “到你评论啦”他高傲的说着。原以为王徽之肯定会夸赞他一番,正准备着接受夸奖的洗礼。

  王徽之双手一放,他立马滑落在地,“还敢不敢在我衣服上擦鼻涕?”

  “二哥,你很敏感啊,我擦的时候很小心的”王献之站起身来,委屈的擦着屁股上的灰。

  王徽之脱下衣服,抱在手上,又蹲下去“上来!”

  王献之满满的感动。

  “今晚去我那睡,我给你讲故事,就当补偿你喽。”

  王献之玩弄着他的头发“二哥,你呢,你想做什么?”

  “游山玩水,风流的过完一生。”

  ……

  隔天清晨,王献之把他这几天的作品全部拿到父亲面前,欣喜的说“父亲,你看看,怎么样?”

  王羲之接过他手中的字画,一张一张翻阅着,看两张摇一下头,“再回去练五年吧,五年后又来拿给我看。”

  王徽之随即也走过来,随便翻阅了一下,淡淡一笑,说“子敬,隶书不是这样写,应该取左右分布之势,突出挑画和捺画,取横势,突出横画,横平竖直。给人以雄放洒脱,浑厚深沉之感。”

  王献之看着字画“谢谢父亲,二哥的教诲。”

  “非常好,子猷已经体会出其精髓,悟出隶书之势,实属不易,望你能更上一层楼”王羲之抚摸着胡子说道。

  “父亲过领了,这也是你教的好。”

  王献之一双大眼睛里面充满委屈,“父亲你们聊,我回屋练习了。”边说边收拾着他的字画。

  王羲之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了,说“子敬呀,书法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需要积累,五年后,你会有你二哥现在对书法的造诣,以后有什么困难,直接去找你二哥就行了。”

  “谢谢父亲,我会努力的。”

  “子猷,你去准备一下,明天我们去山阴聚会。”

  王徽之回到房间,不知不觉就想到谢道韫那野蛮的姑娘,嘴角不受控制的弯了一下。

  谢家大院,谢道韫也正在愁眉苦脸的,明天该穿什么?做什么?要不要表明自己的心意?一大堆问题在心里乱窜。

  “令姜,令姜……”谢安在大院中喊着。

  “伯父,找我什么事?”她走到谢安面前说着。

  “忘了告诉你,明天你要打扮成男子,去准备吧。”

  谢道韫此时更恼火了,却又无可奈何。

  雪欲来,天未晚,又是寒梅开尽一树白的好时机……

  从此以后,是他们俩的细水长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