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绰站起身来,问谢道韫:“你可是谢奕之女?今天老夫人大寿他为何不回来?”孙绰满脸疑惑。

  谢道韫调皮地笑着,说:“我爹呀,不知道去什么地方闲逛去了,我在家里的时候,几天都见不着他一面,我闲得无聊,才搬到伯伯家来住。”说着就走到王徽之面前显摆她的琴声。

  孙绰也笑了:“这老头儿,还是改不了他的坏毛病,来来来,大家喝酒,别管他,哈哈……”

  谢老夫人听到他们说着谢奕,脸上也露出一丝失望。

  王凝之不爽了,心里暗暗说到:“凭什么夸他那么多,我也是王家的儿子,我比他更出色。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活在我的脚下。”

  在喝酒吃饭之际,谢道韫时不时地偷看王徽之,生怕被他发现。王凝之也发现了其中的猫腻,心里更加痒痒。“为什么所以的好东西都是他的,为什么!”想起小时候抓鸟的事情,脸上的愤怒油然而生。

  “叔平,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桓温边给他倒酒边说。

  王凝之端起就喝了一口,脸上愤怒的表情慢慢褪去,“大司马,我在想大哥去军队都五年了,不知道有没有长了点本事。”

  桓温吃着饭说:“子重他现在已经做上前锋的位置了,还写得一手好字,有时军令状都是他把我写。”

  王凝之说:“大司马,你看我天天在家闲着,也没什么事,我也想去军队里生活几年,虽然我不会武功,但是战法我还是懂一些的,你给我个职位,让我也没国家献犬马之劳。”

  “子重入伍,是从基层开始做起,到现在的职位也是他的努力和汗水换来的,你也从基层做起吧,我会安排人照顾你的。”桓温摸着胡子思考着“这好好的王家少爷不做,想要去吃苦,这叔平打的什么算盘。”

  王凝之站起身来,指着王徽之说:“我父亲就是所谓的右将军,整天游手好闲,从不管军队的事。前几日,大户人家来和他商量买个官位,他都推辞了,在我看来,他这个右将军的职位只是个虚设,并没有实权。你是大司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说一没人敢说二,你让将士往东他们不敢往西半步。你说的话绝对管用,当今圣上也不敢反驳,怎么连一个小小的官职都不敢给,何况我俩还是忘年之交呢。对吧?”

  桓温听了这些话甚是高兴,腆着大肚子说:“好,甚好,明天你来给我做参军,我们俩甚是投缘,你就是我的知己。”

  酷/匠m网#首》P发me

  桓温就是这样的人,别人一夸屁股都要翘上天,也正是这种性格让他始终被王凝之牵着鼻子走。他俩走到一起,完全是上天给大晋的一个机会。

  王凝之笑了,举起酒杯:“愿为大司马当牛做马,哈哈……”

  “以后在军队里,你的话就代表我的话,没人敢不听,哈哈……”桓温喝着酒说道。

  所有人都坐在一起喝酒聊天,整个场景非常融洽,到傍晚时分,有些人已经离去。孙绰站起身来,举着酒杯说:“天色不早了,我还得回去摘桃花呢,我也要走了,你们慢慢喝,先干为敬。”喝完以后,谢安起身挽留他,让他今晚别回去了,两人推辞了好久。孙绰说:“马上三月初三了,一年一度的修禊又来了,还望大家能光临寒舍,准备好酒好肉招待你们,子逸,安石带上你儿子和这个小妮子,这小姑娘我很喜欢,哈哈……”

  说着就朝门外走去了。

  谢道韫把头撇到一边,想到:“老头,我才不喜欢你,哼。”

  王徽之站起来,说:“谢伯伯我敬你。”

  谢道韫也站起来,我也要喝,我也要喝,满脸的笑容。

  “客已散尽,安石,我也告辞了。三月初三,不见不散。”谢安也端起酒杯一口干了“不见不散。”

  走到大门口才发现,王凝之不见了,“你有没有见到叔平?”“他刚刚和桓大司马在喝酒,我看他们聊得很开心就没有管他,一下子怎么就不见了。”一个下人跑过来说:“大人,大司马让我告诉你,他和公子志同道合,会照顾好三少爷的。”王羲之很着急,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王徽之不慌不忙的说:“父亲,这是好事,三弟他整天在家无所事事,现在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让他去玩两天也没事,看起来,这大司马也不是什么坏人,就随他去吧。”

  王羲之紧促的眉头展开了,:“子猷,你过两天没事就去把他接回来,我还是放心不下。”

  “好。父亲,我们回家吧。”

  谢道韫看着他的背影,目送着他离开,心里增添了落寞,这一天王徽之都没有和她怎么说话,她心里有些不安。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吧。想到一个月后又能见面,心又洋溢着幸福的感觉。

  王凝之和桓温在大司马府里,谈天论地,从他们谈话的内容,就把王凝之的阴险展现得淋漓尽致。正是由于这几天的时间,王家,谢家,甚至整个国家以后就会不得安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