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时期,先后经历了”八王之乱“和”永嘉之乱“的国家已经显得脆弱不堪,仿佛一面土墙本来就没有建好,经过雷雨的冲刷,摇摇欲坠,但在琅琊王氏和陈郡谢氏两大名门的支撑下,又看到一丝生机。

  金銮殿上,群臣都在商量对策,王导提议迁都建康,丞相也同意,众官员附议,皇帝也只有同意。六朝望族王氏和谢氏在当时全国上下比较有声望,暂时还没有和两大家族对着干。同年十一月,都城顺利迁到建康,两大家族举族迁到会稽城。

  东晋中期,王羲之官至右将军,王氏的地位更是大大提高,王与马,共天下!

  王家后院中,一人端坐在石头上,置琴于膝,沉浸在音乐演绎中。一个孩子在草地上舞动着剑,意气风发。王羲之把琴放下,对着孩子说到:”孩子,你过来一下。“一袭白衣,头发高绾,宛似仙人下凡的王羲之抚着琴说道。

  “父亲。”孩子满头大汗的看着王羲之。

  你觉得我刚刚弹得曲子,怎么样?”王羲之接过他手中的剑说道。

  孩子一脸茫然的看着他,嘟囔着”父亲知道,你从小只对练剑感兴趣,对音乐和书法一无所知。”

  “你耍耍我昨天教你的剑法.“王羲之把剑递给他。

  孩子提着剑就就挥舞起来。

  “一塌糊涂,我昨天是这样教你的吗?要把剑法练好也是脑力活,不是整天无脑的练,去,把我给你的兵书抄写一遍。”王羲之想让孩子长大报效国家,他必须对孩子十分严厉。

  孩子就把剑收好,就向书房走去了。一位美丽的妇人从房里走出来,挺着个大肚子,王羲之跑过去扶着她。

  “夫人,你怎么出来了?不在房间里好好休息。“”你刚才动听的琴声被肚子里的孩儿听到了,在我肚子里乱窜,我只好带他出来听听喽。让他学学你,将来也有你这样的雅趣。“郗浚笑着说道。

  “你怎么知道是个男孩呢?我更希望是像夫人这样温柔的女孩,还懂得书法,将来和我一起写书法。”王羲之摸着她的肚子说道。

  q看/e正版章4$节h/上酷O|匠*网¤《

  “哎呀,我说男孩就是男孩。”

  ”好好好,男孩。你快回房休息,我要去书房练书法。“王羲之边说就把郗浚扶进房间里。

  正当他书法写得入神时,他的至交谢安走进来,拿起他的书法就是一番夸赞。

  “右将军的书法可谓登峰造极啊。”谢安调侃道。

  谢安无王羲之是曾经浴血奋战的兄弟,不过现在都年过半百,已经没有当年的活力了。只能在家写写书法,弹弹琴来陶冶情操。

  “你又来挖苦我,我的志向并非当将军,我王羲之只想做一个文人墨客,不被世俗之事所困扰,我向来淡泊名利,但生在王家不得不扛起这重任,非我所愿啊。王羲之叹息着道,你官至丞相,你也没有真正快乐,我们都是一样的人。”

  谢安拿起书法欣赏着,“说到心里了,我也承担着教育谢氏子弟的任务,我现在虽权高位重,朝中奸人横行,也怕有一天谢家毁在我心里。唉,这种心惊胆战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谢安看着王羲之的隶书说道。

  ”不说烦心事,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有着不得不去完成的使命,并且不能退缩,随着命走吧。我们俩兄弟好久没在一起喝酒了,于管家,把上好的丝路雨花端上来,今天和安石好好喝上一杯,哈哈哈.......““嫂子呢?怎么今天不见她,以前每次来她到在给你磨墨”谢安疑惑的问道。

  “她有孕在身,我让她在房间里休息。今天来都来了,你给我的孩子起个名字吧,谢大丞相的才华我欣赏,哈哈.....”

  “好吧,恭敬不如从命。皇上赐予你‘右将军’的徽号,徽又是美好的意思,按照你家族谱来看,要是男孩就叫‘王徽之’,女的就叫‘王道韫’,石韫玉而山辉。哈哈.......”谢安思索着说道。

  “好!就为你孩儿起名字,我敬你。”王羲之举起酒一饮而尽。

  “孩子出生时要快马加鞭通知我,我要看看你‘右将军’的孩儿是怎样的天生丽质,哈哈.......”

  酒过半巡,两人都没有醉意,在月下吟起诗来。

  ”小雨初晴回晚照,金翠楼台,倒影芙蓉诏“安石请。

  “似次园林无限好,流落归来,到了心情好“谢安举起酒喝了一口。

  “坐到黄昏人悄悄,更应添得朱颜老”一句优雅的女声传来。谢安听到有人接他的诗,非常惊讶,心想:”王府还有这么有才华的丫鬟?“转头看去,女人青丝微绾,似一朵五彩的云盘。

  “郗大小姐不减当年风采啊,几年没见,还是没变多少,我们头发都白了些许,才华也不减当年。”谢安笑眯眯的说着。

  “谢大哥,说笑了,我看时间不早了,我已经给你安排了上好的厢房,让小紫带你过去。”

  “谢大人,请。”丫鬟走到谢安身边说道。

  “我还没来多久,就赶我走,今晚我就不回去了,我要和逸少一起睡”谢安走到王羲之面前说道。

  王羲之只是微微笑着,没有说什么,他知道谢安有点醉了。“今晚我们要促膝长谈,嫂子,对不住了,让你独守空房了。哈哈.......”谢安调皮的说着。

  “两个醉鬼,你们慢慢聊,我得休息了,不然,逸少要赶我走了”郗浚让丫鬟扶她回房间了。

  月亮把王府照的很亮,寂静的夜里,两人在谈天论地不知何时睡着了,打更人在街道上用沙哑的声音喊着。一句声音打破了宁静。

  “老爷,不好了,夫人羊水破了。“王羲之听到,慌忙的跑到院子里,谢安听到动静也跟着出来了。

  丫鬟说道:“夫人羊水破了,好像要生了,我已经派人去叫产婆了。”

  “怎么不好了,生孩子是好事啊。”谢安说道。

  丫鬟答到:”生孩子是好事,可产期还没到。“产婆在房间里忙得满头大汗,王羲之在心里祈祷着,谢安也露出了焦急的表情。“小紫,进去告诉产婆有必要时,一定要保住大人。她不能出事。”谢安着急的说。

  一个时辰后,王羲之和谢安都着急得不知所措,自己又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干等。产婆大叫一声”母子平安“,他俩提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王羲之走进去,看着郗浚苍白的脸心疼无比。”老爷,是个男孩。“丫鬟把孩子递给王羲之,他高兴得快要流泪了。谢安走过来,看着孩子:”这孩子风态神采,清秀明达,将来不会比你差。“王羲之说道:”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王羲之把孩子抱到郗浚面前。她看着孩子,笑了,”孩子的名字取好了吗?“安石把我们取好了。

  “王徽之。”

  王徽之是王家二儿子,也是王羲之最喜欢的儿子。他猜不到王徽之的性格,最终王家毁在他一个错误的决定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