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也就是精神病院里的805号房间内,陈桉佟正坐在电视旁悠闲地可以,他一边啃着苹果一边摸着腿间storm柔软的猫毛,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嗯~”苹果真甜。

  陈桉佟把最后一口苹果吃完,舍不得的从柔软沙发里钻出来,storm因为他的动作而不满的“喵~”了一声,然后从陈桉佟的身上跳了下来,舔着它那黑漆漆的手爪子,陈桉佟无奈的蹲下身摸了一把storm的脑袋,打了个哈切。

  “我也不想起来啊,可是,时间到了呢。”

  陈桉佟整理了一下衣服的褶皱,打开门从房间里走了出去,回头对房间里storm说了声“晚安”就从上次跳上来的地方径直跳了下去。

  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陈桉佟在极速下落了几百米后终于安全的站在了平稳的大地上。他随手整理了一下被风吹的微微散乱的刘海刚准备离开,却发现一个胖胖的不明物体从他的头顶飞来,陈桉佟伸出手,刚好接住了飞来的“不明生物”。

  “storm,你怎么又跟来了呢?”陈桉佟无奈的看着手里的漆黑色大胖猫,把它放在了地上。“算了,跟我来吧。”

  storm委屈的喵了一声,可是眼里看不出有任何委屈,它“倏”地一下变得和老虎一般大,把陈桉佟驮在了背上。

  陈桉佟拍了拍storm的背,随后用手指指了一个方向,storm适意,两只后腿一用力便带着陈桉佟跑了起来。

  一猫一人的身影穿梭在精神病院的各个副楼之间,我也不知过了多久,storm终于停下了脚步,停在了一座毫不起眼的小楼前。

  星际与星际之间想要快速到达,除了飞船和星舰外,还有的就是传送带了。比起飞船和星舰的巨大和容易被发现,传送带更加的隐秘和自主。但传送带所用的能量实在是太大了,就连是一些有钱人也是用不起的,所以传送带在一个大城市或城区是见不到的,只有连接一个星球和另一个星球时才会用到。

  J%酷3匠i^网M首…发

  就是这样,陈桉佟跳下storm宽大的后背,走进这所小破屋里,看着屋里巨大的传送阵,他不禁为精神病院的财大气粗而感叹。这样一个连星球都要慎重使用的传送阵,疗养院就有一个,可想而知建造这所疗养院的人是多么的有钱。

  陈桉佟走进传送带,蹲下身子把storm抱在怀里,一阵亮光,陈桉佟就消失在这个看似破烂却多金的小破屋里了。

  再次睁眼时,陈桉佟就已经来到了普因星的边缘地——离布勒博物馆不远的一座丛林里。他把storm随手扔在地上,在他所在的地面上画了一个标记。

  其实,精神病院的传送带除了便宜以外,还有一个别的传送带都没有的功能,那就是会在传送完使用者后会留在原地,等使用者回来后再把他传送回精神病院,而普通的传送阵却不会。

  陈桉佟茶金色的双眸望向布勒博物馆的方向,毛茸茸的耳朵抖了抖,时间……要到了。。

  布勒博物馆

  徐卓楠抓抓已经被他抓的乱七八糟的棕发,苦恼的表情在转眼间变为平静,随后又略微勾起唇角,昭示着徐卓楠因为终于破开了cat所发出预告函上面的秘密而一下子变好的心情,徐卓楠把快要被他揉成一团的预告函揣进兜里,脸上又挂上了平时云淡风声的表情。

  看来陈桉佟要偷的应该是那座古钟里的十二颗宝石,十二,正好是预告函和那副画唯一的共同点,而那些宝石正好是博物馆里唯一一个拥有十二这个数字的收藏品。再加上预告函中所说奢侈和古旧,徐卓楠就更加确定了,因为那所古钟可是博物馆里最老旧的东西了。至于画中的老妇人和预告函中所说的最炫丽的一朵,徐卓楠想,cat要偷的真正的东西就应该是古钟上镶嵌的那十二颗宝石中最漂亮的一颗了吧,毕竟徐卓楠看画中的老妇人是那么的珍惜她手里的东西。

  晚上十一点五十分,陈桉佟独自一人偷偷的钻进了钟楼里,看着面前巨大的古钟,他的表情突然变得戏谑起来。陈桉佟用微不可查的动作在地上撒了一些像米粒儿一般的机械,随后在巨大的钟盘前坐了下来。

  “我说……”陈桉佟看向钟楼隐没在黑暗的地方,抖了抖猫耳。“你就这么喜欢玩躲猫猫的游戏?”

  暗影中的人没有回应,陈桉佟也并不在意,他摸了一下古钟的表盘,迷人的茶金色双眸在钟表上镶嵌着的十二颗宝石前流连忘返。

  “很美,不是吗?”

  陈桉佟这样说着,修长的手指无意却胜似有意地拂过最下面的那颗最不起眼的宝石,随后又赶紧抽回,刚才的动作就好像没发生过。他的双眸再次看向钟楼的阴暗处,表情微妙。“还不出来吗,那我可要走了呢。。”

  陈桉佟状似无意的话似乎刺激到了藏在阴影处的人,他略微犹豫一会儿,但最终还是走出了原来的地方。

  “cat。”徐卓楠这样说道。“你输了,我抓到你了。”

  “呵……”陈桉佟轻笑一声,在阴暗的钟室中越发显得缥缈而又虚幻,他温柔的抚摸着表盘,表情云淡风声。“你……抓到我了?”

  徐卓楠被陈桉佟这样的问话问的表情明显一顿,但他思考片刻,还是伸出手指了指陈桉佟背后的古钟。“我已经知道你要偷的东西了,并且在你要偷的东西上做了手脚,难道这不算你输了吗?况且……”徐卓楠的语气顿了一下,看向陈桉佟一旁的窗子。“这钟楼除了你进来时的那扇窗和我背后的门之外就没有出口了,而就在刚才,我已经将你进来的窗子封了起来,唯一的门也在我的背后,难道这不算我抓到你了吗?”

  徐卓楠有根据的话并没有给陈桉佟添加一丝或是些微的紧张,反而让他不屑地眯了眯眼。

  “你说这样就算抓到我了?”陈桉佟抖了抖猫耳,对着徐卓楠微笑了一下。“你还真幼稚。”

  话毕,就在顷刻间,风云突变。

  陈桉佟原本所在的地方突然出现了大量的白色烟雾,把刚听到cat的话而感到疑惑的徐卓楠吓了一跳,他反应过来想要迅速的捂住口鼻,可他却听到了cat如恶魔般的呓语:

  “没用的,这可是我专门为综合超能者所准备的药物,比联邦正在研究的新型超能者麻醉剂还要厉害数倍,联邦派来的超能智者,请好好体验一下吧~”

  徐卓楠在听完最后一句话后,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缝,他惊讶的略微睁大了眼睛,一不小心又吸进了一些烟雾。猛的咳嗽了几下,徐卓楠顾不得自己的身体,他一边咳嗽一边向陈桉佟的方向喊道:“cat!你是怎么知道联邦正在制作超能者麻醉剂的秘密计划的?”

  “想知道吗?”陈桉佟在白色烟雾出现的同一时间,就已经蹲下身子开始拆卸起了装有宝石的透明玻璃罩,他此时已经拆完了玻璃罩开始拆卸宝石了。“那就是。。”

  就在陈桉佟要说出答案的同时,钟楼的门突然间被人踹开了,燕警官带着一帮警察赶到了这里。

  燕警官把快要被因为疾走而甩歪的帽子随手扔在地上,他大步的向着白色烟雾集中的地方跑了过去。“cat!快出来!你被逮捕了!”

  因为烟雾只对超能者有用的原因,燕警官畅通无阻的走在钟楼中,只是因为视线被遮挡而脚步慢了些。

  陈桉佟卸下宝石后唇角不禁向上挑了挑,那个燕警官来的可真是时候。而另一边已经被烟雾影响倒地不起的徐卓楠可没有陈桉佟这样乐观的心理了,他气愤的想要说点什么,可是眼皮越来越沉,最后还是无法抗拒药物的作用闭上眼睛昏睡过去了。

  陈桉佟迅速的把宝石揣进兜里,从当时放着宝石的豁口处不知又掏出了什么东西,放进了自己的钟表空间里。

  一气呵成的做完这一系列的事情,陈桉佟看了一眼倒地不起的徐卓楠,便顺着刚才燕警官鲁莽踹开的门逃了出去。至于徐卓楠醒后会怎么对待燕警官,那不是陈桉佟该考虑的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