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桉佟睁开眼,支起身子看向四周,杂乱不堪的房间内,恶臭味扑面而来,他不禁皱了一下眉,用手捏住了鼻子。

  这里是什么地方?陈桉佟从唯一一张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床上爬起来,踢开脚下的啤酒罐,向着这个房间唯一的一扇门走去。

  陈桉佟打开门看向四周,他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是卧室,而外面是客厅。陈桉佟走进浴室,扫了一眼面前的镜子,发现自己的鼻子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

  他怔了一下,然后从鼻梁上摘下眼镜,宝石绿色的双眸便展现在陈桉佟的面前。

  高挺的的鼻子,殷红的小嘴,如牛奶一般白皙的脸蛋,很显然,这不是陈桉佟原先的样子。

  难道游戏里的人物并不是他自己?陈桉佟戴上眼镜,把那双忽然从淡然变成戏谑的眼神遮住。既然这是一场游戏,那么应该也会有游戏规则吧!

  果然,陈桉佟的想法刚一略过脑海,就有一个白色的面板出现在他的面前。

  只见面板白色的画面上,印着几行字:

  {欢迎来到疗养院治疗游戏,这是一部能力自主的游戏,只要您玩得起,本游戏就永远为您开放。

  关于本游戏,玩法很简单,那就是你只要随心所欲就好了,并无其他的玩法。以下是您的整体数值:

  姓名:陈桉佟

  编号:805

  类型:超能者(?){体质:s级?精神力:s级}

  瞳色:深棕色

  职业:怪盗

  年龄:17

  以上为您在游戏中的数据,祝您玩的开心。}

  随心所欲吗?陈桉佟看完面板上的文字,开始沉思。既然这所疗院并不想把这里的病人治好,那么到底会给病人准备什么?

  、酷匠网“首@发

  好像有点期待?陈桉佟不自觉的伸出舌头****唇角,把面板上的的文字来回看了好几遍,陈桉佟注意到了面板下方还有一个小小的箭头,随着剪头的方向向地下看,他发现了一张白色的4k纸。

  陈桉佟捡起被随意扔在地上的4k纸,发现是一张复印件,上面还附有照片。而复印件的下方,还有几行字:

  姓名:廖翼遥

  年龄:14

  类型:超能力者{体质:s级??精神力:a级}

  瞳色:浅红色

  职业:杀手

  编号:304

  任务:窃取304号身边的一颗本命宝石。(注:304号为长期驻扎者,谁注意安全。)

  这一排字的意义非常明显,是让陈桉佟去窃取一名长期驻扎在这里的精神病患者身上的一颗最重要的宝石。

  长期驻扎在游戏里的精神患者?陈桉佟摸了摸下巴,难道这里的玩家都会是对立的吗?而且赢得精神患者玩家好像就会迎来另一个玩家然后继续开始新的游戏。

  嗯,应该就是这样。但,虽然这样似乎很有趣,也不能至于一个强大的超能力者失去理智啊。

  陈桉佟一边想一边拿着4k纸回到他刚来时的那间卧室,因为一直看着纸章上面的文字而没有看脚下的陈桉佟一个不小心就绊到了之前踢飞的易拉罐,一个趔趄就撞到了一旁的衣柜上。

  衣柜因为长期没有打扫的原因,柜顶铺了厚厚的一层灰,被陈桉佟这样一撞,铺天盖地的灰尘就像顽皮的孩子一般全部撒到了陈桉佟的身上。

  陈桉佟:“……”

  这屋子到底有多少年没有打扫了!?陈桉佟把唯一没有被染上灰的4k纸扔在一旁的床上,气愤的踢了一脚衣柜。

  衣柜因为陈桉佟的大力蹂躏而痛苦的发出一声呻吟,柜门不堪负重地倒在了地上。

  陈桉佟:“……”

  这什么质量啊!?陈桉佟看着除了落了一堆灰尘之外明显崭新的衣柜,默默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衣柜门。

  “嗯?”陈桉佟看着倒在地上的衣柜门,发现衣柜门的接口处明显是被改造了。

  谁会改造一个不起眼,质量又不好的衣柜?陈桉佟努力拍掉头顶上的灰尘,然后蹲下身子看向衣柜与柜门的接口处。

  有密室?陈桉佟看着柜门接口处的红色按钮,沉默不语。

  既然这具身体不是他自己的,会不会是原主设下的密室?陈桉佟深思熟虑,最终还是按下了手边的红色按钮。

  这里是这具身体的家,应该没什么危险。

  按下按钮后,陈桉佟还是本能的警惕起来,可是他差不多等了有几分钟后,卧室里还是什么动静都没有。

  难道是他多虑了?摸着下巴,陈桉佟站起身刚要准备离开卧室上别的地方看看时,柜子突然“碰”的一声顺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无底大洞掉的无踪无影。

  陈桉佟:“……”这反射弧是有多长?

  再一次蹲下身,陈桉佟正在确定原主是有多没钱,连密室这种东西都能让他这么糊弄糊弄就建好了。

  看着面前的无底大洞,陈桉佟想也没想就跳了下去,这门口都这么简陋,里面还能有什么机关能难得住他?

  事实证明陈桉佟想对了,刚跳下去没多久,陈桉佟就看着已经粉身碎骨的柜子默默无语,他知道为什么明明柜子是崭新的而质量却那么不好了。看着连一点灯光都没有的洞口,陈桉佟在想办法怎样才能看清洞口里面的情况。

  搜寻四周可以看清的东西,陈桉佟在附近发现了一个打火机和……一盏煤油灯。

  这是有多没钱啊!?陈桉佟满脸黑线,原主混成这样也是够了,但最低他还有买新柜子的钱不是?

  点燃煤油灯向前探索,陈桉佟他表示第一次跟黑暗过不去,在现实世界里,他不论是多黑的环境都可以看清的,这也是他当怪盗的优势之一。

  洞口的走廊很长,陈桉佟在走了大约几十分钟之后才到了尽头,一扇门就这样呈现在了他的面前。门是木头做的,一看就不结实,陈桉佟看了一眼根本就没有锁的门,淡定的推门走了进去,已经习惯了黑暗的眼睛看清了门内的全貌。

  幽寂的房间内,蜘蛛遍地栖息,墙角处房顶处都是蜘蛛网,陈桉佟被里面的灰尘呛得直打喷嚏,后退一步离开房间,陈桉佟第一次明白了新鲜空气的美好。满脸黑线的把鼻尖流连的灰尘味挥开,陈桉佟顺着原先来的走廊回到了地面。

  回到地面上后,他就调出了那块只有他能看见的白板想要回去,这坑爹的游戏把陈桉佟搞得整个人都不好了,真不明白为什么那些超能者会喜欢这样的游戏。

  可当陈桉佟打开面板之后,却发现原本画着箭头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新的字,上面大大的任务两字甚至比上面的个人信息还要显眼。

  任务?不是已经告诉他了吗?陈桉佟好奇的伸手触碰了一下那两个字,只见面板上的字在一瞬间重组,变成了新的字:

  {主线任务:窃取304号身上的一颗本命宝石。

  支线任务:1.进去密室,找到密室隐藏17年的秘密。

  (注:支线任务可增加)}

  陈桉佟读完了面板上的最后一个字,把面板再一次给他的一张纸拿起读了起来,过后抬起头表情感兴趣的看了一眼脚底下密室的入口。这张纸上记录着原主的一生,原主名叫启云旗,和他同岁,是一名普通的学生。父亲是一名魔术师,母亲早逝,于是启云旗便和父亲一起长大,过着比一般人还要一般的生活。可是平静的背后,事实并不是这样。他的父亲其实是一名怪盗,每到晚上就会出动,夺得本市所有警察的注视。本来这一切并不影响启云旗的生活,但有一天,启云旗的父亲失踪了,消失的无影无踪。从此启云旗生活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富裕的家庭一下子变得贫困起来。父亲失踪,启云旗无心学习,整天郁卒地在家混吃等死,最后的一点钱花光,启云旗便死在了自己的家里。最后的最后也就是现在陈桉佟就被游戏送到了这里。

  陈桉佟冷笑一声,对着启云旗的做法表示了充分的鄙视,既然父亲失踪,他就不会去找吗?为什么要在家混吃等死?像这样懦弱的一个人要是活在他那个世界,恐怕早就死无全尸了吧?

  陈桉佟嫌弃了一会儿原主,把面板调了回去。他决定还是先不回去了,去看一看那个所谓的支线任务吧。

  陈桉佟再次进去了密室,这次他不再去看已经走过一遍的走廊,而是看向粉身碎骨的衣柜。陈桉佟拿起还有一点煤油的煤油灯,靠近了衣柜。

  衣柜已经碎的不成样子,整体以极其扭曲的样子呈现在陈桉佟的面前,诡异的可以。刚进来时,陈桉佟没有去注意,因为他正在为密室的穷酸感叹,正好略过了柜子诡异的摆像。但此时已经得到面板提示的陈桉佟却发现了,柜子落地的方向不对。

  本应该在上方柜门朝外的柜子,掉到地上后却变成了柜门朝里,不仔细观察的话还真发现不了,陈桉佟在想,这密室既然这具身体的父亲的,就一定不简单,因为他父亲怎么说也是一名怪盗,而不像原主,简直废材的可以。所以陈桉佟这次不敢掉以轻心,他小心翼翼的朝着柜门的方向向前走,在到达尽头的那一刻回头看向衣柜。

  “咔。”只听陈桉佟陈桉佟在回头的那一刹那,他对面的墙突然裂开,露出了一个黑洞洞的洞口。陈桉佟深思一会儿,便提着煤油灯走了进去。

  陈桉佟走了没一会儿,就看到远处的尽头有光亮传来,他急走几步,整个身体都没入了光亮中。睁开被光亮刺痛的眼睛,陈桉佟一时还不适应突然从垃圾场来到繁华宫殿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进入真正的密室后,陈桉佟差点没被里面的黄金闪瞎了眼,各种各样贵重的金银珠宝被堆积在此处,奇迹的是上面竟然一点灰尘都没有,陈桉佟默默的为这具身体的原主点了一根蜡烛。可怜的娃,你爹地给自己留了这么多钱,你却饿死在了房间里,这也算是爱你就要虐你的一种境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