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上s酷匠√@网

  星际总局——

  燕绝刚从cat光顾完的博物馆回来就直奔总局,他在想,如果cat是超能者的话,那么这件事就不归他管了,总局自然有接管关于超能者案子的警官。

  其实他是不愿意把cat这案子推掉的,毕竟他整整追踪了他两年。但没有办法,cat是超能者,像燕绝这样的普通人是没有能力缉捕他们的。

  燕绝停下脚步,轻轻地敲了敲上面挂着超能者牌子的房间的门。没多久,里面就传来懒懒的声音:

  “进来。”

  燕绝拧开门把手,他用眼睛扫了一眼房间的摆设,之后又低下了头。

  “我有一个案子要申请。”燕警官如是说道。

  他把关于cat的文案都放在了刚才发出声音的女人的面前,别看这女人这么柔弱,其实他可是超能者部的部长,一个人足以毁掉一艘星舰的存在。是一名少见的体质s级,精神力a级的超能力者。

  女人接过文案,打开封面扫了几眼,又扔回给燕警官。

  “我不是派了一名超能智者去了吗?”

  女人说话的语气有些疑问,似乎对燕警官给他的文案表示极大的疑惑。

  “他不见了。”自从燕警官从自己的思想中走出来后,就没有再见过那名少年了,连其他的警官也没有见到他。就像凭空消失了似的。

  “嗯。”女人吱了一声,过几秒后才抬起头,浅蓝色的眼睛看向燕警官。

  “继续接这个案子,但你用不着管。”女人的声音顿了一下,然后语气变得很古怪:“那超能者会解决的。”

  ————————————————————

  燕警官被请出门时,脸上还是一种疑惑的表情。既然是超能者的案子,为什么要他接?还有,为什么接了又不让管呢?那超能者又是怎么回事?

  带着一大捧问号,燕警官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精神病院疗养所————

  8:30,全部的精神病患者都集中在一楼的大厅内,本该吵闹的人群在这里却意外的很安静,甚至能听到每个人的呼吸声。

  陈桉佟没有在人群中待着,而是找一个角落席地而坐,他的目光在人群中随意地游走,想要看清每个人的样貌。

  “嗨!干什么呢?”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随后是陈桉佟因被太大的力气打到而发出的闷哼声。

  “……”陈桉佟淡淡的看了面前人一眼,撩开差点把他打成内伤的爪子,然后继续盯着人群。

  那声音的主人一看陈桉佟没有理他,也不气恼,而是凑到离陈桉佟更近的地方,把手在他的面前晃了晃。

  “旭晓,你傻了吗?平常你不是会大喊一声‘老公万岁’吗?”声音的主人说这话时面带苦色,好像陈桉佟就是他媳妇似得。

  “……”陈桉佟眼皮抽了抽,无语的把离得他过近的大脸用手移开。即使陈桉佟已经在这儿带很久了,也无法适应这些不正常的人们。

  继续无视这人,陈桉佟表示他拿这些精神病患者最没招了。他不禁身体往外挪了挪,想要远离这人。

  “旭晓!你怎么了?我是你达令呀~你怎么了?难道是因为昨天那****?”

  来人看陈桉佟一直不理他,顿时急了,他挥舞着双手,整个身子猛然的扑向陈桉佟。

  “……”

  陈桉佟不说话,一个闪身就躲过801号的身袭。但这里的人实在太多了,他一不小心就撞到了离他这里最近的人。

  后果已经预料,陈桉佟刚站稳没多久,就看见刚才被他撞到的,连衣服茬儿都没有任何损坏的人,此时已经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还一边捶地一边抿眼泪。

  陈桉佟:“……”

  这感觉很微妙。陈桉佟揉着被创痛的额头,表情无语的看着坐在地上哭的丧心病狂的大汉在地上砸出一个又一个的大坑。

  因为这一插曲,大厅里就像被人按了开关键一样,从安静渐渐的变成了喧闹。

  原本待在原地不断哭号的大叔和大喊我是你老公的801号此时都被医疗人员强行带走了,但陈桉佟的周围却已经吵成了一片,无奈,他只好一边按着额头一边向另一个角落走去。

  “嗯?”陈桉佟走进角落才发现那里竟然还有一个人,看清他的长相后,陈桉佟顿了顿,然后靠在了角落处的一根柱子旁。

  旁边的人非常安静,与这是嘈杂的大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极其俊美的的脸上是一副与世隔绝的表情,且伴随着阵阵严肃,看似有力的双臂随意地架在胸前,皮肤整个呈现白皙,但最特别的并不是这些,而是那男人和陈桉佟白天时,如初一撤的深棕色眼眸。

  这是个稀有的综合超能者。陈桉佟这样想着,超能者,本就是一个奇迹的存在,而综合超能者则更加不可能了,但人们早已习惯能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奇迹变为普通不是吗?。综合超能者的权限不仅限于智商或者是力量,他们的能力是综合起来的,不像智者和力者,他们是可以智商和力量同样超人化的恐怖存在!

  至于陈桉佟是怎么看出面前的男人是综合超能者的,一看他方圆几米都没人这件事就可以确认了,再加上那不好辨认的眸色……陈桉佟确定这人就是万年难得一见的综合超能者了。

  但可惜了。陈桉佟遗憾的摇摇头,移开看向男人的眼眸,在这里

  待着的人,注定都不会有好的下场。

  男人似乎感受到了来自陈桉佟的视线,他抱着手臂慢慢的来到陈桉佟的面前,然后……

  陈桉佟:“……”

  陈桉佟浑身都包裹在强烈的男性荷尔蒙之下,他抬起头看向比他高处半个头的男人。

  只见他刚才还满脸淡然表情的脸上,此时已经被两行热泪掩盖。

  “二哈……”这是男人对陈桉佟说的第一句话。

  果然,陈桉佟不禁抽了抽嘴角,他就不应该指望这奇怪的疗养所能有一个正常点的人。

  陈桉佟动了动身子,想把自己从男人的怀抱中拯救出来,可是他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也只不过从男人怀里伸出了一只手。

  陈桉佟:“……”

  眯起眼睛,抬头看向男人的脸,陈桉佟表示他在活着的十七年中,都没有无语过这么多次。

  最后还是男人先松开了手,陈桉佟才得已离开巨大的温暖怀抱,男人擦掉了已经滑轮到下巴处的泪水,用着能让无数少女春心萌动的眼神无邪的看着陈桉佟。

  “二哈,你终于来看我了,我很想你。”萌萌哒的话语,竟让那男人说出了郑重的语气。男人一边摸着陈桉佟的头发一边说着。

  “……”

  陈桉佟打掉在他头上摸得舒服的“咸猪手”,眼睛看向男人。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二哈。”二哈一听就是一个狗的名字,要不是现在陈桉佟打不过面前的男人,只怕……

  “嘤……”男人在老实的听完陈桉佟的话后,表情变得很委屈。

  “二哈……我就知道,你不会在理我了……”

  男人说着说着渐渐的变成了自己嘟囔,显然是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思想之中。

  陈桉佟自男人松开他后,就不自觉的离得男人远了点,此时不在看自言自语地男人,而是看着一楼大厅内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巨大平台。

  在巨大平台内,漂浮着无数圆圆的金色光球,每个光球里都有一些字,只是光球离得陈桉佟太远了,他看不清里面的文字。

  “咳咳……”就在此时,平台上的广播口里传出了一段声音,声音年轻,想必年龄不大。

  “101号!”

  声音没有任何废话,他直接叫来了参加这场游戏的第一个人。

  被叫到的101号直直的走向平台,猩红色的双眸扫视了一下平台上方的飘着光球的地方,然后潇洒的从里面找出一只光球,一阵光亮后,101号就在大众庭庭之下不见了。

  他是进入了游戏的世界,在101号闪身的那一刻,陈桉佟就看清了他手上拿着光球里的文字:修真。

  明白了平台的用法,陈桉佟就不在关注那边,大厅的人逐渐减少,广播还在继续,但光球并不见减少,陈桉佟在等了将近30分钟后,就听见广播念出了他隔壁房间上的牌号:“806号!”

  要到他了吗?陈桉佟抬起头,等着806号进入之后,平台念他的号码,却发现806号居然是抱着他喊二哈的男人。

  陈桉佟:“……”

  他隔壁居然是这货?

  陈桉佟这样想着,脸上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也好,等着他报复回来他叫他二哈这个仇……

  “805号!”806号已经消失在光柱中,陈桉佟走到平台前,好奇地看着里面的光球。

  光球里的字一般都跟职业有关,各式各样,就连清洁工也有。

  陈桉佟:“……”不愧是精神病院。

  “嗯?”陈桉佟扫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自己感兴趣的,但在平台的角落里,陈桉佟发现了一只光芒很暗的光球。

  “怪盗?”

  陈桉佟来了兴致,把挡在微暗光球前的那些光鲜光球拨开,抓住了那只光球。

  “呵……就选这个了。”

  把光球放在怀中,一阵让人晕眼的光芒之后,陈桉佟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大厅之中。

  ???????????????????????????????(本章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