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西门韦醒来时,身边的人儿早已不知踪影。只有胤念站在床头,双手环胸,一脸鄙夷的看着西门韦。

  这男人是种猪吗?刚见面就把那笨女人给睡了?干爹要是有他一半的主动就好咯,那笨女人不知道反抗的吗?真是笨。

  手里拎着早点,走到门口的胤雪儿没来由的打了个喷嚏。

  西门韦看着念念,念念看着西门韦。全然没有刚见面时的稚嫩,现在的念念,只能用成熟来形容,又或许是有些早熟了。

  褪去了讨好的眼神,眼里的冷漠别人看不出来,西门韦可不陌生,这是他一贯的眼神。

  这小子,不是他的种,他打死不信。可是这小子的妈咪是谁?是雪儿?

  想起雪儿,他的目光变得柔和,但是一想到昨天放在床头柜念念的照片,那照片上的念念明明是紫发紫眸啊,是他的种啊,怎么今天又变成黄发紫眸了?

  再看床头柜上的照片时,哪还有念念的照片哦,这明明是雪儿小时候和父母的合照,是他昨天眼花吗?

  “喂,男人,你该不会认为全世界和你长的差不多的人都是你的种吧?”扭扭头,嘲笑的看着他,这表情和雪儿真像。

  “你?不是我的种?”西门韦虽然内心赌定,可是没有证据。

  “不是,不信你就去做DNA啊”

  对啊,他怎么没想到呢,做DNA不是最好的办法吗。

  “喏,我的头发”念念佯装从头上揪下两三根头发,其实那是胤雪儿的,他还特意把头发剪成了和他头发差不多长的尺寸。

  西门韦用纸巾包着头发,小心翼翼的放进衣服内侧的口袋。

  “喂,男人,你就这么睡在女人床上?你没家吗?”敢说他西门韦是没家的孤儿,念念你也真是牛到不行。

  ◎4更新最}'快上酷#匠网Q

  “这就是我家,你呢?大早上的闯到别人家里不好吧?”西门韦也不甘示弱,说念念是小偷。

  这一仗,似乎打成了平局。念念也知道,西门韦心里有七八分数知道那笨女人是装失忆的,他可不能说是雪儿的种,不然,就真应了他的话了。

  “喂,男人,你要换衣服吗?我知道这里有好几套男人的衣服哦”念念继续挑衅着,不出所料,西门韦的眼睛微微眯起,愤怒从他眼里喷射出来。

  念念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杰做,特意带上门溜了出去,他可不想西门韦牵怒于他。

  “胤雪儿,你给我出来!”某人咆哮着,拳头紧握着敲向床,床震了震,幸亏床软,不然不得毁了。

  “怎么了?怎么了?”胤雪儿听到西门韦的叫她,顾不得吃完包子后满嘴的油,推开门就进去了。

  西门韦看着这样的胤雪儿,气没来由的消了一半,但是还是微怒的质问着

  “宝贝,听说你在家里藏男人了,还留着那男人的衣服,是这么回事吗?”

  听说?你听谁说?看着门外探出半个脑袋,一脸奸笑的念念,就知道是他干的好事。

  “不好意思,先生。首先我叫殷薇,不叫胤雪儿;其次,我没有在家里藏男人,除了昨晚不请自来的你;还有,那些衣服是我老公的,不是藏的男人的,谢谢”

  说完,胤雪儿不顾他的眼神,朝客厅溜去。

  和着意思就是,是他死皮赖脸的缠着她的?

  缠就缠吧,反正滋味挺好的。

  他并没有挑选衣厨里别的男人的衣服,虽然尺寸和他差不多,但是那毕竟是别人的,他有洁癖。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那是胤雪儿早上才给他准备的,念念只是看着忙碌的妈咪,觉得她太偏心了,才想整整他的,没想到竟然没换。

  他就这样裸露着上半身,穿了条平角内裤走到了客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