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念念知道了他的爹地是这么个“孝顺”父母的人时,他便决定回去戏耍戏耍他,这么漂亮的老婆不要,去取那么个只为财的女人,西门韦,你脑子被门挤了吧。

  五年后,机场候车室。

  念念不安分的坐在妈咪的大腿上,他不是不知道那么些个花痴的女人在想什么,只是被人盯着看感觉好难受,他的脸蛋只能妈咪看,妈咪亲,好咩?

  抵达A市后,念念被妈咪强行带上了假发,美瞳毕竟对小孩有伤害,边戴边严肃地说着“妈咪这次来是工作的,妈咪的名字叫殷薇,和干爹一个姓,你叫胤念,随便你用哪个姓,但是不能和别人说妈咪的真名,不然把你抢回去了离开妈咪了,妈咪也救不了你,还有,不要和你爹地碰面,要是万一遇到了假发一定要带着,知道没?”

  “知道啦妈咪,你快去忙你的吧,我不会去招惹那男人的放心吧,你快去工作啦,晚上早点回来哦”念念朝胤雪儿摆了摆手,又不是小孩子了,我的IQ都比你高好不?你丢了我都不会丢。

  不让我找那男人?我偏要去惹惹他,看新闻上说他今天回国,现在应该差不多快到了吧,他扭着小小的身体,大大的眼睛四处转着,突然一个颀长的身影映入眼帘,是他,那个让他妈咪朝思暮想的男人,他看着老爹的背影那样的落寞,微微的有点心酸,为了给他增添点激情,他只能奉献上自己了。

  “哎呦,好痛”念念边揉着额头边悄悄打量着他的老爹,有一瞬间他终于明白他老妈为什么不愿再见到他,这个男人是真帅啊,不用说话,哪怕面部没有表情,也透露出一股不可侵犯的王者气息,让人丢了魂儿。

  西门韦最讨厌小孩子,又哭又闹烦死了,可是身旁这个小孩,却丝毫感受不出一点胡搅蛮缠,反而还敢正视他,他弯下腰,看着那一双和他一模一样的眼睛,微微的有些愣神,这小孩,这是谁偷了他的种,他都一个想到的便是胤雪儿,但是那个女人躲他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会给他生个这么可爱的孩子,但这孩子让他想靠近,他弯膝,双手抱着念念的腰,一气呵成,似乎早已做了n遍相同的动作,这。。。是怎么回事?

  念念并没有错过他眼中的愣神,哼,还会想起他妈咪,算你有点良心,但是嘴角却挂着邪恶的笑,边捂着嘴笑着说道“叔叔”“嗯?”西门韦好脾气的带着笑应道,“你可真丑”

  西门韦僵着了,竟然说他丑?我丑就没人敢自称帅了好咩?小孩子,你是瞎了吗?他却并没有放下念念,或许是血浓于水,反而觉得这孩子是在夸他帅。

  “你叫什么名字?”

  “殷念”

  “哪个胤”

  “无事献殷情的殷”

  西门韦失落了下,忽然明白过来,这小子,说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诈咯?他黑脸,听不下去了,在这样下去不知道说他什么呢!但是他却想和他呆一起,身后跟着的一群人看着入了眼,这是他们平时看到的冷面总裁吗?现在怎么那样的温和,揉了揉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生怕是梦,这个小孩真可爱,再仔细一看,这小孩的眼睛瞬间明白了,这小孩,这眼睛,这不是缩小版的总裁吗?

  总裁不是一直被传是gay吗?难怪不碰未婚妻,原来是外面有人啊。

  …更{“新最b快上^酷v匠*“网C.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