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离开他九个多月了,随着肚子一天天的大起来,胤雪儿的行动能力似乎只剩下了躺着走路。脚肿的像中毒般,再合脚的鞋子穿在脚上似乎都没了原先的光彩,只成为了一种束缚。

  殷世楷已经把她的房子当成了自己的家般,熟练的拿出钥匙打开那紧锁的大门,却怎么也打不开胤雪儿的心门,已经九个多月了,但是从胤雪儿看自己的眼眸中,依然只看到感谢及纯纯的友谊,那个男人真的那么让你难以放下吗?殷世楷不傻,凭他家族的强大,自然可以利用各种各样的关系去打听到那个让他心爱的人儿放不下的人是谁。

  西门韦,你以为胤雪儿不想让我找你麻烦我就不会找你麻烦吗?

  ¤Q看正“版-W章节5上o酷#匠◎b网*

  此时的西门韦正拿着镀着金、笔帽上镶着钻石的钢笔匆匆的浏览着那合同书上的一行又一行,突然右眼跳了跳,他只当是累了罢了。放下笔,头无力的靠在转椅上,手来回按着额头,脑子里怎么也挥之不去胤雪儿那日早晨的眼神,那样的冷漠,让他的心里发酸。宝贝,你到底在哪啊?为什么还不能原谅我?你过得好吗?开心快乐吗?

  胤雪儿并没有回应他,但是胤雪儿肚子里的孩子似乎知道爹地在想妈咪,急急的想要出来撮合他们。

  “哎呦,我的肚子”她赶紧拿起在旁边不远处放着的手机,那是殷世楷专门为她定制的手机,似化妆盒般小巧而玲珑,辐射比一般的手机小很多,蓝色的表面映照出了她脸色的苍白,她的手指颤抖着翻开盖子,似在为她的孩子做一番搏斗,按下早已存下那一串数字的快捷键,她并没有听到房门早已打开的声音,她并不知道她要找的人儿就在门口。

  殷世楷听见了手机的响声,却更听见了那她的叫声,他赶忙用手肘推门,来不及绅士了,他把她抱起,急匆匆的朝大门走去,他看了那么多关于孕妇的书,当然知道她现在的状况是要生了。

  到了医院,他看见了早已在门口待命的医生,他抱起她,小心翼翼地把她平躺在担架床上,似乎别人的碰触都会伤害到她,似乎她像一个不能碰的瓷娃娃。没错,她在他眼里,就是一个瓷娃娃,生怕她摔着、碰着。

  到了产房门口,殷世楷依然想跟进去,但是护士却拦下了他。

  “让开”殷世楷皱着眉头,眼神不悦的看着那个拦着他的小护士,他的宝贝要是出了什么事她担得起吗?

  “对不起,先生,您不能进去,这是医院规定”护士依然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哼,有钱了不起啊,有钱也得遵守规定。

  “让开,万一出了什么事你担的起吗?”

  护士不说话了,万一出了什么事,她就算十个脑袋也担不起啊,就在她为难时,院长出现了。

  “让他进去,他是我们医院的赞助商,以后谁见了他都不准拦”院长冷冷地朝护士发话,继而转身向殷世楷鞠了鞠躬,“殷总,不好意思,是我们的护士有眼无珠,您请”随后弯着腰,向殷世楷做了个请的手势。

  殷世楷并没有理他们,换了消了毒的医用装便大步跨了进去,紧紧地握着那已经疼了睁不开眼却死死咬着下嘴唇的人儿,轻柔的在她的耳边说到,“你要是痛就叫出来吧,没事的”这句话似是鼓励,身旁的人儿啊的大叫着,只有一点点长的指甲深深的嵌入他的皮肤内,他并没有吭声,牙齿紧紧地咬着,侧脸轮廓微微鼓起,看起来却有些狰狞。

  她并没有选择剖腹产,她说顺产的孩子智商高,西门韦的智商很高,她知道,她想他的孩子可以和他一样出色,即使痛也是值得的。

  汗如雨下,他用另一只手颤巍巍地帮她擦着汗,似生育的是他般,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呼吸越来越困难,他知道快结束了,但是现在却是最紧要的关头,一不小心就会一失两命。他的额头也微微的出了密汗,嘴里一直喊着宝贝加油,你可以的,却又似乎是对自己的鼓舞。他多想把她从手术台上拉起走人,咱不生了还不行吗?看她疼成这样,他却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他好难过。

  随着哇的一声,医生手中似像变魔术般变出个长着紫发紫眼的婴儿来,她早已疲惫不堪,但却依然忍不住想去看一眼她的宝宝,这是属于她和他的宝宝,西门韦,你知道吗?我们的宝宝出生了,我们有孩子了。

  可是西门韦却并不知道。

  她看着那和他一样的头发和双眼,眼睛微微闭起,眼角却流下了泪水,顺着眼角打湿了床单,嘴角却挂着满足的笑容酣酣睡去。她有多久没有在qq上联系他了,他会想我吗?自从换上了那只有通话功能的手机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他的消息,就连报纸上也没有了他的踪迹,他结婚了吗?他结婚了吧。

  殷世楷抱着怀中哇哇大哭的小孩,微微的弯着膝盖抖动着,嘴里哼着偶偶偶的声音,似催眠曲般,宝宝慢慢地停止了哭闹,如在妈咪肚子里般安稳的睡去。他把宝宝小心翼翼地放进了看护房,像累瘫了般在旁边的板凳上沉沉地睡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