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住,不要闹了好不好”

  “我闹?西门韦,你想清楚你自己做了什么?”

  胤雪儿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就知道他解释不出个什么是非来,也不再理他,拖着箱子便往外走。西门韦急了,一把夺过箱子死死地抓住,“想走?这么容易?”“。。。那你要哪样?”

  西门韦仰天自嘲着,他要哪样,他不过就是想她不乱想,老老实实地呆在他身边。“过来,服侍我”

  胤雪儿听了这话,握紧拳头,“怎么?不乐意?不乐意还想走?把爷服侍好了,爷就让你走”

  脚如千斤重,踱着过去,弯下身,解开他的皮带,却怎么也解不开,小手不经意略过那敏感的地方,西门韦被她弄得似火烧般,化被动为主动,狠狠地要着她。胤雪儿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心里却又是另一番打算。

  第二天一早,胤雪儿小心翼翼地从他身边起来,看着那裸露在外面的肌肤,她挪着被子盖住,睡着的他格外的柔和,和清醒着的他似乎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她看着迷了眼,就在他转身之际,她才想起来她是要干嘛的,一个快要走的人还在这里犯花痴,真是要命,敲着自己的脑袋离开了房间。

  她并没有吻别,却写了一段话,又似是一首歌“

  我给你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

  不要一张双人床中间隔着一片海

  感情的污点就留给时间慢慢漂白

  把爱收进胸前左边口袋

  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

  不想用言语拉扯所以选择不责怪”

  说得多像我们,西门韦,再见,我的爱。

  等到西门韦醒来时,摸了摸旁边,却什么也没摸到,看着那一段话时,他才明白,胤雪儿走了!而且还在他眼皮子底下溜走的!“该死”

  最W√新》p章》。节上L酷匠dD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