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杜说他要在这里多待一些日子,好久没到过这么安静的地方,空闲时还可以教教孩子们吉他。我不置可否地给他找了一个房间,是以前来过的支教老师空出来的。乡间的土坯房,我初初住进去都嫌简陋,可阿杜却一脸安然地开始收拾。

  我有些吃惊,看着他把抱着的吉他视若珍宝地放在床上,没有作声。在我的记忆里,他喜欢街舞,喜欢说唱,喜欢一切激烈又张扬恣肆的东西。我从不觉得阿杜会喜欢上吉他。

  阿杜收拾完东西,看我依然站在门口,有点惊讶:“小七?有什么事吗?”

  “你为什不教他们唱歌跳舞呢?”我问他。

  他显然怔了一下,接着淡淡地说:“几年没碰,我哪还记得那些东西。”

  吃完午饭,阿杜执意要到教室,听我给孩子们上课。我的性格初看大大方方的,其实并不尽然。教室里莫名其妙多了一个人出来,我这课上得有些慌乱。本来就是一到六年级的合在一个教室,我一慌张,几次把教材拿错。下课铃一响,我便匆匆就往外走,有大胆一点的学生在后面笑我:“七七,是不是急着去找男朋友啊?”

  教室里爆发出哄堂大笑,我回过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我跟阿杜从小到大关系都很紧密,绯闻被传得不少,闲话也被说得不少。最开始我们还要百般辩解,后来就懒得解释了。我和阿杜的感情,可以是知己,可以是亲人,但绝没有可能是恋人。因为我们彼此太过相像却又很不一样,必定走的是两条完全不同的路,这一点,我极为清楚。

  看#正4版j章-y节上!酷d匠C网\C

  我带着阿杜在学校周围漫无目的地闲走,遇见好多村民,热热情情地和我们打招呼,我一一微笑着回应。

  阿杜对我笑道:“看起来这里的人都很喜欢你啊。”我轻轻地笑了一下,又叹了口气:“因为我是这儿除了校长,唯一愿意留下来的老师啊。”

  我在高考完后,就埋葬了那个曾经不知天高地厚的理想——去北京上大学。我像平常考试一样高考,像平常考试一样留着空白。高考发挥得一切正常,我考到了沿海城市一个三本的师范院校。大学期间过得平平淡淡,大概老师也知道我们没有什么前途,将课上得乏善可陈。我在教室,图书馆,宿舍,食堂穿梭了四年,没交什么朋友,没谈过恋爱,以前的同学从没有联系。我就在全新的,平淡的生活里,看着自己一点一点变成一个陌生人。

  所以当大四要结束,学校征集愿意去山区教书的志愿者时,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不知为何,这个决定让我平静了四年的心第一次颤了颤。

  我本就来自一个贫困而落后的小镇,在去那个山村之前,已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然而我经历的,还是让我措手不及。我坐火车来到这山村所在的县城,又转乘大巴。满是汽油味的大巴颠簸了两个小时后停下,前方再也没有足够宽的路可开。我自小晕车,在吐了几回后又顶着烈日走了半天,方才到达目的地。那一刻,我惊呆了。我看见道路两旁站满了人,有大大小小的孩子;有他们生满皱纹,脸上画满艰辛的父母;还有我后来才认识的,刚过半百,却已白发苍苍的校长。他们一起,向我鞠了一个躬。

  我不知他们在烈日下站了多久,然而他们等在这里,就是为了给我,一个尝试当志愿者的大学生鞠一个躬。我喉咙有些哽咽。那一刻,我决定留下来,彻彻底底地留下来。为我在这里受到的尊重,为这些可爱可怜的孩子,更为我好久好久,都没有感受到过的温情。

  是老校长创建的这个学校。他是这个村子里第一个大学生,毕业后推掉了当记者的机会,毅然回乡办起了学校。他告诉我说,这个山村太闭塞了,外面的人,少有能坚持走到这里的。他当年读大学时疯狂地查资料,最后也只有无奈地承认,自己的家乡是一个没有任何资源,甚至也没出过任何名人的地方。只有尴尬地这样贫困着。他说自己当年读书那会儿是在县城,家家户户省吃俭用为他凑足了学费,又在他离家是帮他照看多病的娘。自己学成了,不回乡来报恩还要干啥?做人不能忘本!

  老校长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比如没有粉笔,就把黑板抹湿,拿泥土当粉笔,黑板一干,泥土就掉下来了。这样既能写板书,又能提高学生抄笔记的速度。再比如乡间孩子不多,近几年大多又出去务工了,就把几间教室打通,一至六年级地全安在这里,上哪个年级的课,就叫其他学生自己先预习复习。最初老校长一人教完了所有科目,我来后,分担了语文,外语和美术。

  我躺在草地上,给阿杜讲述完了这些。自从他高三莫名辍学消失,我们对彼此的生活就再无所知,这毕竟是一件令人难过的事。

  阿杜拔下一根草,在指尖上绕着,说:“你知道吗,在外面这几年,我一直以为你在北京。”

  “是么?”我有些苦涩地笑了笑。

  他继续说道:“在我印象里,你一直是头发和男生一样短,满脸痘痘,整天疯疯闹闹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后给你翻白眼。我还从来没想过你长头发的样子,没想过你脸上会干干净净,没想过你会习惯于穿裙子,更没想过你性格会变得如此清淡。”

  “是啊。”我怅怅地说道,“我也没有想过你会忘掉说唱,喜欢上安安静静的木吉他。这七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他不再说话。我脑海里又回想起当初的日子,一瞬间很想念很想念小乖和沈墨。

  我在草地上闭着眼睛,渐渐睡去,不知今夕何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女巫夏叶说:

刚毕业的高中文科妹子。。。第一次写小说,希望多多支持啊。。。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