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一个山雾缭绕的早晨重新遇到阿杜的,在此之前,我们已有七年没见。七年前是我们刚刚开始高三的时候,那时我极短的头发下还有满脸的痘,那时阿杜还在用头巾裹着光头,身体跟着不知名的音乐不停的晃荡。

  那天早晨刚下过一场小雨,乳白色的雾将整座山都点缀得格外清新。屋檐下的雨滴落入水缸打在莲叶上,滴滴答答,更烘托出山村醉人的静谧。

  我给孩子们上完第一节课,座位上是拖拖拉拉地喊着‘‘七七再见’’的声音。我冲他们笑了笑,走出了教室。这时我看见走廊上有个人影,黑黑瘦瘦的,抱着把吉他,头发耷拉在脖子那里,身子斜靠在墙上。总有一些文艺青年抱着一腔热血来这里,有的想一辈子支教,有的甚至想避世隐居。最初我还有些许激动,以为有了同龄人为伴。但他们之中待得最长的一个也不过三个月。在他们一个个都走掉之后,我对后来者便再提不起热情。

  碍于礼节,我还是微笑着上前,对他打了声招呼:‘‘你好,我叫柳七,是这里的老师。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吗?’’他好像笑了一声,接着缓缓地抬起头看着我。我怔了怔,那张被疲惫和灰尘掩埋的脸逐渐和模糊的记忆重叠,除了脸上平静的神情,一切都是如此相似。

  ‘‘阿杜?’'这两个字在我嘴边盘旋,久久不能吐出,‘‘阿杜?怎么…竟然是你?!’’

  ‘‘小七。’’他微笑地看着我,‘‘一别七年,别来无恙?’’

  我愣在那里不知说什么好。原来这么快,七年都过去了。

  然而我和阿杜的相识有岂止短短七年。在那个人烟稀少的小镇,我们都像是一家人。我家和阿杜家住在一个院子里,从小我就跟在他后面“阿杜哥哥,阿杜哥哥”地叫。

  “丫头,你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呀?”我四岁的时候第一次找阿杜玩,他歪着头这样问我。

  “喏。”我用手指着家门口说:“因为我家门前有七棵柳树呀,我爸爸又姓柳,我当然要叫柳七啊。”

  “噢,是这样啊。”阿杜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那以后你跟着我玩,我就叫你小七好不好?”

  “好啊好啊。”我高兴地拍着手笑道:“爸爸也喜欢叫我小七。我最喜欢别人叫我小七了。”

  小时候的阿杜长得白白胖胖的,因为身体不好,他奶奶经常把他里三层外三层地裹成一个球。阿杜一走路,像极了糯米团子在地上打滚。小时候他对我取的这个外号极为不满,三天两头找我打架,却从没有赢过。长大后我打不过他了,却还是常常拿这个外号损他。我说你以前还讨厌那个外号,现在知道后悔了吧?你看你以前长得多可爱啊,白白嫩嫩的,现在,我不屑地瞟他一眼,叹口气,摇了摇头。

  他气得在后面用书砸我。

  我记得阿杜是在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长变样的。从幼儿园到小学,再到初中,我们俩和着院子里的小伙伴爬山,采草药,摘野果,摸鱼虾,除了看书和写作业的时间,好像没一刻消停过,就连初三也是这样。镇上只有一所学校,没有高中,想读高中就只有考进县城。县城也只有一所高中。所以未到毕业,班上的人已走得七七八八的了,他们都已接受父母的安排去县里的煤矿打工,或是帮父母守着自家经营的小卖部,理发店。

  偌大的教室里只剩下十几个人,在聒噪的蝉声中继续学习,准备中考。我和阿杜都在其中。那时我不知为什么对去县城生活充满了渴望,而几年后,在我高三的时候,当我一次次趴在窗口遥望时,我终于明白,那是对远方的向往,它贯穿了我年少的整个时光。

  而阿杜留下,据他所言,他爸妈都在外地经商,没有自家店铺可以经营。让他这么早就下到煤矿里去,他宁肯去死。

  我们就这么晃晃悠悠地到了初三毕业,中考的最后一门结束后,我的脑袋有点疼,就好像力气都用尽了,全身虚飘飘的。我在书房铺了张卧榻,睡了半个月。一天吃得很少,醒来就随便抽一本书看,累了就倒下去继续睡。

  半个月后阿杜来找我,被蓬头垢面的我吓了一大跳。他说:“你是不是生病了?”我摇摇头,让他到书房外间来坐。这些年里我们俩互相串门,把各自的家都串得跟自己家一样熟。他自顾自地到厨房倒了一杯水,又给我端了一杯。

  我接过水,这才来得及好好看他一眼。这半个月他像见风长一样,足足比我高了半个头。瘦了许多,再也不是以前胖胖的模样。脸也黑了许多,估计是被太阳给晒的。

  “怎么了?”阿杜见我愣愣地盯着他看,有点紧张,“我没什么地方不对吧?”我喝口水,笑着说:“没有。就是觉得你长变了好多。”

  “怎么都这么说啊。”他有点不以为然,“这些天下河游泳,到处爬山爬树疯的呗。我本来想叫上你的,但每次来找你,你妈都说你在睡觉。话说你都不修边幅成这样了,你妈也不管管你?”

  “我爸走了过后,她整天要么忙着美容要么忙着工作,还有时间管我?”我淡淡地笑了笑,“你今天是来干嘛的?”

  阿杜急忙放下水杯,拍了拍脑袋:“你不说我都忘了。我爷爷托人去县中看了看,我们都被录取了。”

  就这样,我和阿杜又开始了同窗生涯。高中的第一节课,我们的物理老师让我们写下自己的梦想。我写的是我想去北京读大学,因为离这里很远很远,而且冬天有很漂亮的雪花。阿杜写的是相当一名说唱歌手,让中国的说唱闻名世界。后来我们还认识了想环游世界,在旅途中遇到真爱的韩小乖,以及梦想做一名外交官的沈墨。

  我们四个在分班之后成为了极好的朋友。都是与众不同的人,都有与众不同的性格,骄傲而孤独地特立独行着。那时我们只知道下课后奔向小卖部,或是晚自习翘课跑到操场上,偷偷买进啤酒和烧烤,躲着老师疯和闹。那时我们只知道阿杜的父母每个月给他寄多得用不完的钱,我们成天嚷嚷着要他请客。我们不会想到以我们这个地方的教学水平,考上大学都是幸事,我们不会想到阿杜致力于说唱有多难,沈墨的英语有多烂,小乖想环游世界需要多少钱。

  "!看正版章n节B上酷匠K网

  我们根本没有想过,我们的梦想不会实现。正如我们没有想过,我们在分别之后,会七年不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