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药膏用得还好吗?”,温哲煊端着餐盘坐在八月身边。

  “嗯,还行。”,八月看着他,点点头。

  “呐,我看看……”,说完,他就摊平八月的手心认真的检查了一番,“嗯,痕迹确实淡了许多。”。

  “嘣”地一声,戚根将餐盘重重地放在餐桌上,发出钝钝的响,温哲煊迎上戚根直勾勾看向自己的目光,似笑非笑。

  端着餐盘正准备坐在八月身边的曾熙,吓得连盘子都差点摔了,幸好有八月帮忙扶稳。

  “你们怎么了?”,八月茫然的看着两人眼神交碰溅出火花。

  戚根把头向后偏了偏,示意温哲煊赶紧离开。没想到他居然对八月温和的笑着说,“可能是根同学不太喜欢我和你在一起吧……”,他不好意思的摸摸耳垂,声音略带点委屈。

  “根,你……”,八月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旁一直沉默的呆着的曾熙打断了,“温哲煊,我们还是走吧……”,她低垂着头,眼睛埋在刘海的阴影里,看不清神情。

  温哲煊一脸呆愣的看着曾熙,最后还是默默地端起餐盘跟在她的身后。

  八月看着他们离开,又看了看试图掩饰笑意的戚根摇了摇头,“你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抢回了自己的玩具,还要想别人得瑟一下……”。

  “哦?你承认你是我的啦?而且还是玩具?”,戚根笑嘻嘻的逗趣着八月,然而八月并不想和他耍嘴皮,低着头,吃着饭。

  戚根见八月不再理自己,便嘀咕着,“我喜欢你,不想看到别人对你那么亲密,不想看到你对他们笑,我只想你只属于我……”。

  八月放慢了咀嚼的动作,嘴角勾起一记浅笑,眉尾的痣又显现出来,闪耀着浅棕色的光芒。

  食堂另一边“怎么了?怎么跑这儿来了?”,温哲煊跟着曾熙来到一排距离八月很远的位置坐了下来。

  曾熙只是摇摇头,什么也没说。

  “嘛,之前是谁天天念叨着八月,缠着八月的?”,温哲煊打趣的凑近曾熙,想要看她不打自招的笑话。却不料看见她的眼泪大滴大滴的落进米饭里,他慌了手脚,到处都找不着纸巾,只能用袖子笨拙的给她擦着流个不停地眼泪。

  “我……错了……我……唉……”,温哲煊慌乱的道着歉,被她突如其来的眼泪吓到了,不知如何安慰,只有一遍又一遍的擦着她泪流满面的脸,因摩擦过度,她的薄薄的皮肤泛着红,但是她也不喊疼,就那样默默地无声的流着泪,他也傻乎乎的,不厌其烦的给她擦着眼泪……

  广播台“温台长,你来了……”,一个清秀的女生抱着一摞稿子慌慌忙忙的从广播台前站起来,拘谨的问候着温哲煊。

  “不用这么拘束,来,坐下播音。”,温哲煊友好的搭着她的肩,让她坐在台前。

  那女生紧张的看着他,他从没这样温和的对自己的部下说过话,“不不不……今天还是台长单独播音吗?”,女生将整理好的稿子双手递给他。

  “嘛,不用这么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温哲煊拉开另一张旋转椅,坐下,“今天我们俩一起主持,你是叫……什么顾苏是吧?”,温哲煊绅士的给女生拉开一张旋转椅,让她坐下一起播音。

  “嗯,是的,没想到台长还记得呢……”,叫顾苏的女生小心翼翼的坐在温哲煊的身边,脸颊一片绯红。

  “还是记不太清楚你们的名字,呵呵呵……”,温哲煊抱歉的笑着,“嗯,你今天梳的发型挺小清新的,适合你。”,他看着顾苏的头发,眼眸清澈见底。

  “啊,就是随便梳的……”,顾苏头一次被温哲煊这么认真的看着,害羞的不敢看他的眼睛,用手扒拉着今早扎了好久的丸子头。

  “嗯,好,准备好播音了吗?”,温哲煊调试着音响和话筒。

  “嗯,准备好了……”,顾苏喜悦的翻开自己精心准备好的播音稿,优美的文字映入眼帘……

  流光渐散(二)

  “咩~等等我嘛~”,戚根撒着娇跟上八月的步伐,“咧,我给你买了芝士蛋糕,还有牛奶哦……”,他像个孩子般的翻出手提袋里的食物给八月展示。

  “嗯嗯。”,八月看着他幼稚的样子,心满意足的点点头。

  “嚯,今天好晒啊,夏天来得可真快啊……”,戚根眯着眼看着太阳说着,“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他抬起手臂,绕过八月的后颈,用自己宽厚的手掌放在八月的额前,为他挡住刺眼的阳光,留下一片阴。

  不远处,正在湖边取景的曾熙默默地将这一刻定格成永久,她低头看着相机中的两个美好的男生,哀莫大于心死。

  她叹着气,坐在一片阴凉处,将短发捋到耳后,目光平静的看着碧波荡漾的湖面,想着,自己真的是越来越像曾经的八月了,眼眸沉静得所有的烟火都融不进……

  “哈,终于找到你这个小精怪了……”,温哲煊突然出现在曾熙的身后,温柔的递给她一杯冰奶茶,坐在她身旁,“咯,你最喜欢的口味。”。

  曾熙盯着他手中的奶茶,看着杯壁渐渐滑落的水珠,迟迟没有接。

  “呃?你不能和冰的?”,温哲煊尴尬的收回手,“那我给你重新买一杯热的吧。”,便起身就要去奶茶店。

  “我不喜欢奶茶。”,曾熙悠悠的吐出这句话,又看向湖面,考虑着该如何取景。

  `酷u匠z网y3正版V首发

  “哈?我见你经常喝这个,还以为你喜欢呢……”,温哲煊将奶茶放在一边,挨着曾熙坐了下来,用与她同样的视角看着湖面。

  “八月给我买的第一杯奶茶就是这个,所以我也就习惯了这个将就……”,曾熙摆弄着相机,给湖面拍摄了一张。

  “哦,看来你是真的很喜欢八月啊……”,温哲煊细心的捕捉到她拿着相机的手忽然颤抖的瞬间,“不过,他好像心有所属了……”,他看着湖面,眼里迷蒙不清。

  “你不也喜欢他么……”,曾熙拿起相机又拍摄着湖边的柳树。

  “是啊……”,温哲煊自嘲的笑笑,“比起喜欢他,还有一个人更需要我去保护……”,他转过头,看着她的眼睛,斑驳的树影落进他的眼睛里,透明清亮。

  她也看着他,眼睛却褪尽光泽,黯淡无光,她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手办,乌云遮住了她的眼,像是要落雨了……

  “奈奈生?”,温哲煊看着静静的躺在曾熙手心的手办,“或许,你还缺少一个巴衛呢……”,他顿觉希望来临,眼睛顾盼生辉,神情更是温暖柔和。

  “巴衛在八月那……我曾经幻想过,我们要是能像巴衛与奈奈生一样就好了,互相暖心,互相牵挂……”,曾熙握紧手中的奈奈生,捂在胸前,“可是,这都是幻想罢了……”,她咬紧牙关,大颗泪珠砸在自己的裙摆上。

  这一次,温哲煊只是默默地感受着她的心伤,没有为她擦干眼泪。

  “每次见到他,好看的脸总是温润的笑着,却又不见亲近平和,好像有一道看不清的堑……若即若离,似近又远……就算是见面一千次,我们之间的距离也只能拉近一厘米……”,曾熙低垂着头,情绪悲愤得连头发都随之摇晃,眼泪顺着脸颊滴在裙摆上,浸湿了一大片。

  温哲煊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深邃的眼睛像无边的深海,幽蓝得令人叹息。他搂过曾熙,将她紧紧的箍在怀里,下颚顶在她的头顶,收容她的一切。

  “真是的,哭得稀里哗啦的,真让人心疼……我心疼不要紧,别让自己心疼啊……这个坏毛病一定得改……”,温哲煊在曾熙的头顶落寞的闭上眼,用自己的心酸减轻她的难过……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你身边的我呢……他在心底轻轻地叹息。

  广播室“你答应我的事什么时候才能办到?”,林夏优雅的坐在沙发上,慵懒的问着温哲煊。

  “我答应你的绝不会食言。”,温哲煊停下手中正在翻阅的播音稿,抬起冰冷的眸子,又忽地对林夏闲恬的一笑。

  “最好是这样,不然那我可就自己行动咯,我的好伙伴……”,林夏摸着自己新做的美甲,狐媚的看着温哲煊,眼里闪过寒光。

  “哦?你这么不信任我?”,温哲煊轻佻的看着林夏秋水剪瞳般漂亮眸子,寒意从脚底升起。

  “最近看你和小熙走得很近哦,别沉醉在温柔乡里忘了你的本分……我先走了,可别让我等太久哦……”,林夏站起身来,随性的撩着头发,对温哲煊灵动一笑,眼里有冰凌花在颤动。

  温哲煊看着她关门离去的妖娆背影,凶狠的捏紧手中的笔,笔尖嵌进肉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