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小熙,嗯,你周末有空没?想约你一起去游泳馆哎……”,林夏倚靠在走廊的栏杆上,柔顺的长发随风飘扬。

  “呃,可是,我不会游泳。”,曾熙为难的看着林夏。

  “没事没事,我也不太会,一起学啊,可以用游泳圈。”,林夏笑起来,大大的眼睛弯成月牙状。

  曾熙也咯咯的笑着,“是哦,但是我没有泳衣……”,她极其不好意思的挠着头发看着林夏。

  “我借你,我正好有两套,有套size比较小,应该适合你。”,林夏撩拨着自己的头发,笑盈盈的说。

  “真的吗?这多不好意思啊……”,曾熙委婉的推辞着。

  林夏捏了捏曾熙的脸蛋,用不容拒绝的语气对她说,“我都不觉得有什么,倒是你,一直找各种理由,还是说,你不想和我一起?”,她高傲的看着曾熙,眼神变得犀利。

  “没有没有,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就答应了。”,眼前的这个漂亮女生让她有种说不出的压迫感,曾熙还是妥协了。

  “那就好,我先走了。”,林夏轻甩秀发,带走了她的高傲与压迫。

  曾熙看着林夏离去的背影,松了一口气,揉着自己微疼的脸,她拿出随身携带的小镜子,照了照,左脸颊上显出淡红的手指印。

  游泳馆“咯,给你游泳圈,刚刚找管理员要来的。”,曾熙接过林夏递来的游泳圈,还不忘说声谢谢。

  林夏也没搭理她,自顾自的下水游泳去了,其间,还不乏有很多男子向她搭讪。

  曾熙套上游泳圈,也小心翼翼的下了水,沿着游泳池的池壁慢慢的划着水。

  林夏游到曾熙身边,拉起她的胳膊,“来啊,游起来才好玩。”,说完就带着曾熙来到了泳池中央。

  “我怕……”,曾熙害怕的缩着被林夏一直拉着的胳膊,抗拒着。

  “哎呦,这么胆小,无聊,我还是自己去玩咯。”,林夏突然放开一直紧拽着的曾熙的胳膊,游向了一群男人中间,嬉笑玩闹。

  曾熙胆战心惊的看着身边蓝幽幽的水,她奋力的向泳池的楼梯划去,却只感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下沉,水从游泳圈的吃水线上升到自己的腹部。她惊恐万分的捏了捏身上的游泳圈,没有想象中的气鼓鼓,有些软,水还在逐渐上升,她望了望其他正在玩耍的人,都带着舒适的笑容,她才意识到自己的游泳圈在泄气。

  她惊惶万状的嘶声喊着林夏,她却不知去向,没有人在意她这个陌生人,她又拼命的向楼梯游去,眼泪一个劲的往下流,身体逐渐发冷,腿开始不听使唤,水漫到她的脖子,她绝望的吧嗒着水,只听见有人在呼喊,有人溺水了……

  再醒来的时候,曾熙听到有人正蹲在她身边焦急地喊着她的名字,她猛地想起自己溺水了,便惊恐失色的搂着那个人的脖子,泪如泉涌,断断续续的说着,“我……好怕,真的……好……怕……”,身体不停地颤栗着。

  那人摸着她湿漉漉的头发,疼惜的抱紧她说,“别怕,我有我在。”。

  曾熙蓦地推开抱着的这个人,愣怔的看着他的脸,“温哲煊……”,温哲煊点点头,便拉起自己衣服的下摆拧着水。

  “你怎么才来啊?我都以为自己要死了,呜呜……”,曾熙又“哇”地一声抱着温哲煊大哭起来。

  这时,从人群中挤出来两个人,林夏和管理员大叔。

  “小熙,你没事吧?都怪我,不应该带你来的……”,林夏蹲下察看着曾熙有没有受伤。

  曾熙只顾着哭,她不想理会林夏,她知道林夏不是故意扔下她不管的,但是她还是有所顾忌。

  林夏见她吓得不轻,抚慰的拍了拍她的背,站起身来厉声责问管理员大叔,“你怎么看管游泳圈的?劣质品也敢借……”,人群开始沸腾,纷纷指责管理员大叔丧尽天良。

  管理员大叔哭丧着脸,“我真没有,相信我,所有的游泳器材我都检查完全后才借给你们的……”,大叔极力解释着,就差跪下来求在场的各位了。

  林夏叫嚷着要投诉,要大叔承担法律责任,让他长点记性。

  曾熙止住哭声,抽抽搭搭的在温哲煊耳边说,“不要责怪大叔了,他也只是一时疏忽,并没有想要害我的意思……”。

  “可……”,温哲煊犹豫着。

  “别可是了,就这样吧,我不想为难大叔……”,曾熙胡乱抹了一把眼泪,身体因过度恐惧瘫软在温哲煊的肩上。

  “嗯,听你的。”,温哲煊温柔的摸着她的后脑勺,下一秒却狠恶的瞪着争吵得激烈的两人,“够了,她说不想追究任何责任,你们也不用废话了。”,说完又怜惜的捋了捋曾熙的乱发。

  “算你走运,还不快道谢。”,林夏趾高气昂的看着大叔。

  “谢谢,谢谢,谢谢……”,大叔感激涕零的连声道谢。

  温哲煊冷哼,蔑视着林夏,轻松的将曾熙从地上横抱起来,曾熙吃了一惊,赶紧害羞的捂住脸。

  围观的人群凑完热闹后也都散了,空地上只留下一滩水渍。

  诡计(二)

  蝉从窗外传来,像渐渐倒数的钟声,万里无云的晴空里飞翔着几只风筝,走廊里的光线越发明亮,没有课的时候,八月和戚根会一起呆在图书馆或者宿舍里吹空调,时间就这样不慌不忙的走着……

  “呐,我刚刚和白少在校门口接到一张传单,夏令营火热报名……”,肖船舔着冰激凌,一脸认真的看着传单,“感觉还不错,你们去吗?”,他看向戚根。

  “八月去我就去。”,戚根不假思索的指了指身边正在看书的八月。

  “呃呃……”,肖船把头转向八月,询问着八月。

  八月抬头看着肖船期盼的眼神,也就点了点头。

  “噢耶,白少,准备报名咯……”,肖船做了个胜利的手势,便高兴地拉着白少研究怎么网上报名。

  教学楼刚放学的教学楼,人声鼎沸,一群人呼啦啦的涌出,奔向食堂。不一会的时间,教学楼就变得空旷寂静无比,偶尔还能仔细地听到虫鸣声。

  在某个无人的拐角处,有细碎的说话声。

  “我知道那件事是你干的。”,温哲煊将林夏堵在墙角,低头横眉怒目的看着她那摄人心魄的脸。

  “呵呵……这不正好如你的愿,让她对你好感倍增。”,林夏用手指卷着自己的发梢,妩媚的看着温哲煊,光滑的脸蛋在日光里闪着微光。

  温哲煊敛了敛眉,不以为然的勾起一个邪魅的冷笑,“那还得感谢你给我制造的机会……”,他俯身逼近林夏,拉近她与林夏之间的距离,在她耳畔用魅惑的声线说着,“蛇蝎美人这个词跟你真是绝配呢……”。

  林夏也凑近他的耳朵,轻启朱唇,“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如幽兰的气息萦绕在温哲煊的鼻尖,极其暧昧。

  “哼……”,温哲煊站直身子,低眼瞅着她,“怎么敢忘……”,轻蔑的一笑,然后,冷酷的转身离开。

  酷QD匠8$网@首发N‘

  林夏看着他的背影,晶亮的眼眸里,盛满了柔媚,滴水樱桃般的唇瓣里藏着罪恶,一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在她的身后,夹杂着所有的诡秘……

  墙的另一侧,有个白净秀气的女生抿着声息,静静的听着他们的交谈,低头搂紧怀中的一沓稿子,孱弱的肩膀瑟瑟发抖,高耸的丸子头松散的卷成一朵花,耳边的碎发因她身体的幅度,细微的颤动着……

  图书馆“嘿,原来你在这啊……”,温哲煊轻巧的拉开八月身旁的椅子,轻声的低头说着。

  “嗯,你也来看书?”,八月看着他手中的书,便给他挪出点空位,随后又温和的看着书。

  “嗯,真好有空。”,温哲煊翻开书,室内的灯光在他的粉色的指甲上打下一层淡白的光圈,“给我看看你的手。”,他突然拿起八月右手的手心看了看,“嚯,果然留下疤痕了……”,他用柔软修长的食指肚轻轻地划过八月右手的淡灰色的痕迹。

  八月一阵颤栗,像触电般的收回手,浑身都是麻酥酥的感觉,他朝温哲煊摆摆手,示意他这疤痕并不碍事。

  “嘛,这药膏祛除疤痕非常有效,咯,试试……”,温哲煊从书包里拿出一小瓶药膏,在八月眼前晃了晃。八月摇着头,并没有收下。

  “呐,用法,用量都在上面写得清清楚楚,记得用哦,不然这么好看的手多了这条疤痕就不美好了……”,温哲煊微笑的将药膏放在八月的桌前,细细的打量着八月光滑细腻的手背。

  “你不是来看书的么……”,八月平淡的说着。

  温哲煊用清澈明亮的眸子看着八月的侧脸,八月并没有看他,只是目光沉静的看着书,“哦,是哦,我都忘了……”,温哲煊笑着舔舔自己的嘴唇。

  宿舍“嗷,八月你怎么了?怎么买了药膏?”,戚根眼尖的拿起八月书桌旁的药膏仔细的看着瓶身的说明。

  八月满不在意的答着,“就是淡化疤痕的。”,继续低头做着笔记。

  “哈,你怎么像个女孩子,还在意身上的疤痕?”,戚根笑着八月,眼里却是宠爱。

  八月黑着脸,反手就是一本书砸在戚根欠揍的脸上。

  “嗷呜……”,戚根摸着被砸痛的鼻梁,皱着眉,不要脸的趴在八月的背上,疼爱的在他耳边呢喃,“不管你完美与否,我最爱的都是你……”。

  八月碧波般清澈的眸子里洋溢着温馨的笑,嘴角上扬的弧度似月牙般透亮。

  “你说的那道疤痕在哪?让我瞧瞧……”,戚根搂着八月的脖子,在他的脖颈处呼着一丝丝的热气,贪婪的呼吸着八月身上清爽的味道,眼神逐渐变得迷离。

  “就是这个。”,八月举起右手,手心处有一道淡痕。

  “这不是那天弄得吗?我都差点忘了……”,戚根看到他手心的痕迹后,眼神顿时变得清亮,难过的捧着八月的右手,“都怪我……”,他向八月的手心呼呼地吹着,“在我受伤的时候,妈妈就是这样给我呼呼地,然后就不会疼了……我来给你吹吹,你就不会想起我害你受伤的事了……”。

  八月恬淡的笑着,便任由着他这样轻轻地吹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