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风吹拂着阳台上的白色窗帘,阳台的门微敞着,外面的天还是蒙蒙亮,丝丝寒意侵袭着坐在地板上发呆的人。

  戚根醒来,看见八月抱膝坐在地板上,目光轻飘的看向远处,头发凌乱,只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薄卫衣,“这么早就醒了?来,穿上外套,早上挺冷的。”,戚根拿着自己的外套将八月包裹起来,紧紧的抱着他,有种说不出的心疼。

  “我还是不能轻易的放下你……”,戚根理了理八月的头发,它们又服服帖帖的垂在八月的脑袋上,“真是不懂得照顾自己,头发都不梳理,就坐着发呆……”。

  八月抿着嘴,眉尾的痣忽地一闪,又迅速的隐了下去,良久,八月望着逐渐升起的太阳说,“根,我们回去吧。”,声音冷清。

  “嗯,好……”,戚根点点头。

  宿舍

  “嘛~昨晚你们俩急急忙忙的去哪里了啊?还夜不归宿,嗯哼?”,肖船一手搭在戚根的肩上,一手搭在八月的肩上,奚弄着他们。

  戚根拿掉肖船搭着的胳膊,语气平淡的说,“昨晚没吃饭,带着八月去吃了宵夜。”。

  “嗷,那你怎么不带上我?当时我也饿了。”,肖船追问着戚根,一听到吃的,他的脑子又不好使唤了。

  “呵,有小劭在,饿不死你。”,戚根从书架上拿下书,放进书包里。

  “呃……那我也不能天天蹭他的吃的啊,吃穷了怎么办?还是偶尔要蹭蹭你们的饭……”,肖船悠闲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完全忘了自己最初的目的。

  “放心吧,他才不会被你吃穷的……”,戚根背起书包,勾着八月的肩就要上课。

  “哎,你们等等我啊,我今天也有课。”,肖船慌忙的收拾着书包,“砰”地关上宿舍的门。

  网球训练场

  “呼~呼~呼~”,八月弯着腰不停的喘着气,虽然是冬天,但脸上的汗还是争先恐后的流到脖颈。

  “嚯,这些天你都练习得挺久的,这样高强度的锻炼,恐怕身体会吃不消……”,社长好心的提醒着八月,递给他一杯矿泉水。

  “身体畏寒,冬天不喝冷水,我带了热水。”,八月婉拒了社长递来的水,边擦着汗,边从运动包里拿出自带的热水。

  “那得多注意身体。”,社长自己拧开瓶盖,一咕噜的喝了半瓶。

  “你还不打算跟他说那件事啊?”,社长拧上瓶盖,将水放在一边,看着远处白雾缭绕朦胧的山。

  “还没想好怎么说……”,八月穿起大衣,把自己严严实实的裹在里边。

  “遇到这种事还是越早说明白越好,省得最后真心全部投入,结果换来的却是一滩污浊……”,社长好意的拍着八月的肩,暗示着他。

  “嗯,我知道。”,八月暗沉着眼眸,点点头,看着不远处打篮球的一群人。

  “其实我有件事一直没敢跟你说……”,社长不好意思的摸摸鼻梁。

  “嗯?”,八月好奇的看着他。

  “一开始怕你觉得我坏,但现在想想也没什么。其实林夏也来找过我……”,社长抱歉的对八月笑笑。

  “哈?难道你也……”,八月一脸紧张。

  “疯了,没有,我告诉她我有喜欢的人了。”,社长忙着澄清自己,八月这才放心的点点头。

  “过了一会,我朋友就去找她聊天,她就跟着去了。”,社长接着说。

  八月看着篮球场上晃动的人影,轻轻地叹了口气。

  “八月,练完没?去吃饭吧。”,戚根走进网球场,身边还跟着林夏。

  “嗯。”,八月将运动器材装进运动包,戚根自然的接过。

  “嗷,你是网球社社长吧,八月承蒙您照顾了。”,戚根友好的伸出右手跟社长握了握手。

  “这位是?”,社长饶有兴致的看着林夏。

  “哦,这是我女朋友,叫林夏。”,戚根说着,眼睛却不断的往八月那边瞟。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林夏礼貌的露出甜美的笑容。

  “看着很眼熟啊,是不是以前见过?”,社长挑起眉,揶揄着林夏。

  林夏心虚的抿了抿嘴,眼睛四处瞟,“啊,根经常带我来这,可能以前见过……”,她又直视着社长的眼睛,以表示自己没有说谎。

  “嗯。”,社长讥诮的笑笑。

  “社长要一起去吃饭吗?”,戚根邀请着社长。

  社长看了眼林夏,讥笑着摇摇头,“你们去吧,我跟你们一起,恐怕有人会不安吧……”。

  戚根不明真相,尴尬的看着八月。

  “我们走吧。”,八月跟社长告别,带着戚根和林夏离开了网球场。

  傍晚街边

  “唔~八月,我还想去那个店看看……”,曾熙拉着八月的衣角,撒娇地指着路边的一家精品店。

  八月看了眼时间,不急不慢的说,“都八点了,今天挺冷的。”。

  “啊~,马上要放寒假了,我又见不到你,唉~心好痛……”,曾熙肆无忌惮的在八月面前开着玩笑,她知道八月是舍不得对她发脾气的。

  “你这演技,假的我都看不下去了……”,八月难得逗趣着曾熙。

  “哎~我说的都是真的……”,曾熙撅起嘴,生气的看着八月。

  “行,走吧。”,八月笑着走向那家精品店,神情温润。

  “嚯,小夏,你们也在这边逛啊?”,曾熙熟稔的跟林夏打着招呼,身边的戚根看着八月,明朗的笑了。

  09酷P匠y网首|发h

  “哈,见到好朋友就不离我们了,小熙,走,我们自己去逛。”,林夏吃醋的牵起曾熙的手,走进精品店,不再理会身后的两人。

  “今天有没有想我?”,戚根戏弄着八月。

  八月微微颔首,“没有。”,白净的脸在暖黄的路灯下泛起了可疑的红晕。

  “嗷?”,戚根泄气的松垮着肩,“没事,有我想你就行了。”,戚根蓦地揽过八月的肩,笑意盎然的看着他,眼里折射出点点星光。

  爱一个人,就像心底铺了一层新雪,若他柔软,就收拢着全部的洁白;若他悲伤,就为他拂去尘埃,注视他眼底的汪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