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你们有没有看过这个视频啊?”,网球场里,一群男生正兴致高昂的围在一起。

  “嚯,这么香艳,这女的长得不错啊喂……”,其中一个男生色眯眯的说着。

  “瞧你那色样,不知道对着多少妹子幻想过……”,他旁边的男生嘲讽着他。

  “嘿嘿,你们都别争了,看看,觉得这女的眼熟不?”,正拿着手机分享视频的社长问道。

  “嗯,社长,你这么一问,还真有点印象哎,但,还是想不起来是谁……”,刚才那个色眯眯的男生说着。

  “想不起来,你还给我在这瞎bb,你们还想不想赢比赛了?还不赶紧训练?”,社长瞄了眼刚训练完,正走过来休息的八月,就狠狠的敲了他们一人一记响嘣。

  “快走,快走……”,一群人作鸟兽散状。

  “嗷,八月,你每天这么勤奋,到时候肯定能有个好成绩。”,社长递给八月一瓶矿泉水,便坐在八月旁边。

  八月谢过他的水,“还行吧,还需要加把劲。”,八月喝完水,将水瓶放在一边,拿出毛巾擦着汗。

  社长看着他,笑着,“像你这样一旦认定了一件事,就为之赴汤蹈火的人不多见了啊。”,社长感叹着,目光看向场上不专心练球的那些小兔崽子们。

  p◎看*x正4/版章$节上O:酷3匠1网

  “社长你也别夸我了,他们这样挺活泼的。”,八月也看向正在嬉闹的一群人。

  社长回过头来看着八月,“你啊,就是太安静了,什么也不愿多说,他们也就不能了解你,不过,他们都不是坏孩子,只是贪玩罢了。”,社长又看向场上的那些运动的身影。

  八月只是淡淡的笑着,没有再说什么。

  休息区陷入寂静,社长一直握着自己的手机,踌躇不决的时而看看八月,时而看向场上的那些孩子。

  “社长,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八月收回一直看着他们练习的目光,望着坐立不安的社长。

  社长叹了口气,像是得到了释放,“呃,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你就先看看这个视频吧……”,社长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八月先是皱起眉,紧接着是震惊,然后是愤怒,最后变为冷峻阴沉,原本温润的眸子折射出寒冽如冰的光亮。

  社长预料到八月会有如此反应,拍拍他的背,语重心长的说,“我给你看这个,是想提醒你朋友,这妹子不简单,别被她骗了。”。

  “这视频怎么来的?”,八月颤着声音,拿着手机的都在抖。

  “我的一个朋友,一个富家公子,跟这女的睡过,录了这段视频玩玩……”,社长担忧的看着八月。

  “能不能……先不要告诉我朋友……”,八月把手机还给社长,眉尾的痣忽的暗沉了下去,如冰霜覆盖一般,没有了往日的生机。

  社长点点头,“这也确实让人一时间无法接受,视频我帮你留着,等哪天你想告诉他,就来找我吧。”,他搭着八月的肩,看着八月失去血色的脸,摇着头,“可别犹豫太久,毕竟瞒得越久对你朋友的伤害就越大。”。

  女生宿舍“吼,你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沈梦岑从上铺探出半个身子问着正在刷牙的林夏。

  “哦,我和根约好了,今天要去看八月比赛。”,林夏挤着洗面奶,微笑的看着沈梦岑。

  “嚯,我就知道,你只会为他起早床。”,说完,沈梦岑气呼呼的又躺在床上。

  “哎,我闻见某人的醋坛子翻了,哈?”,林夏挑着眉看着床铺上假睡的沈梦岑。

  “没有,你想多了……”,沈梦岑翻了个身,背对着林夏。

  “哎呦,别生气嘛,昨晚我买了零食给你,都是你爱吃的。”,林夏趴在沈梦岑的床铺边,满手的洗面奶糊在沈梦岑脸上。

  “嘿,你欠抽是吧?”,沈梦岑瞪着底下偷笑的林夏,擦净脸上的泡沫。

  “哎呦,我错啦。”,林夏举双手投降,她知道惹毛沈梦岑的后果,那就是别想睡个安稳觉咯。

  “知道错就好,早点回来,别又夜不归宿,听到没?”,沈梦岑严厉的叮嘱着林夏。

  林夏冲着水的手不经意的抖了一下,她尽量的表现得镇定,笑着对沈梦岑说,“好啦,我知道了。”。

  沈梦岑听到林夏的肯定回答后,这才放心的睡了。

  林夏平复着慌张的心情,安慰着镜中的自己。

  小波折“糟了,都八点了……”,戚根从床上弹起,“啪啪啪”地下了床。

  “咋了?今天不是周六吗?又不用上课。”,白劭用被子蒙住了头。

  “今天是八月的比赛的日子,你忘了?”,戚根慌忙的穿好衣服,刷着牙。

  “嘿,是的哇,差点忘了,船儿,船儿,快起来。”,白劭叠好被子,下床换着衣服。

  “什么啊?一大清早的……”,肖船揉了揉眼睛,奶声奶气的嘟着嘴。

  “八月今天比赛,你不是之前吵着要去的吗?”,白劭将干净的衣服递给肖船,“别再揉眼睛了,眼睛红得像个兔子。”。

  肖船穿着慢吞吞的穿好衣服,爬下床,“八月怎么没叫我们?”,他看着八月整洁的床铺。

  “他要跟训练队一起走,估计起得很早,怕打扰到我们,就先走了。”,戚根往包里边装着水和食物,边回答肖船。白劭系好鞋带,帮肖船拉好衣领,就去洗漱了。

  “那我们这么晚,来得及吗?十点钟开始耶……”,肖船磨磨蹭蹭的穿着鞋,不停地问。

  “你哪来的那么多问题?搞快点,憨死,待会我开车载你们去。”,白劭帮肖船挤着牙膏,催促着他。

  肖船接过白劭递来的牙刷,宿舍终于静了下来。

  市区体育馆“阿姨,我要买一张前排的座位票。”,曾熙拿着钱站在售票口。

  “好的。”,售票员收了钱,给了她一张入场券。

  “阿姨,我也要买一张,就她旁边。”,温哲煊扒在窗口,一手递着钱,一手指着曾熙。

  “好的,稍等。”,售票员轻敲着电脑,打印出一张入场券。

  “哎,你很烦哎,根本就不想和你坐在一起。”,曾熙反感的看着眼前笑眯眯的温哲煊。

  “没办法,我有钱,想买哪个座就买哪个座。”,温哲煊得意的晃动着手中的票。

  “嚯,真是醉了。”,曾熙无奈的摸着脑门,“不行不行,我得冷静,冷静,不跟这小子一般计较。”,曾熙捂着胸口,平复着激动的情绪。

  三人急冲冲的来到售票口。

  “阿姨,麻烦请给我三张前排座位票。”,戚根拿出钱夹,掏出一张信用卡。递向售票口。

  “这位先生,不好意思,前排座卖完了,第六排有座位,您要不要考虑一下?”,售票员礼貌地道着谦。

  戚根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买了。

  “好的,请您收好您卡和入场券。”,售票员微笑的递给戚根卡和三张入场券。

  “怎么样?买好了没?”,肖船递给戚根一袋肯德基,自己吧唧吧唧的嚼着汉堡,看着戚根手中的票。

  “嗷,第六排?这么后?”,肖船抱怨着,“那到时候看到的八月岂不是一个小点点?”。

  “啰嗦,有得看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白劭从自己的肯德基里拿出一只鸡腿堵住了肖船的嘴。

  “还好我们昨天在网上订了五张前排票,不知他们三来了没有,你打个电话问问。”,戚根,肖船和白劭三人齐齐的盯着刚刚从他们面前走过去的两个人,放慢了吃的动作。

  “有了……”,戚根将肯德基给肖船抱着,自己拿着三张票走向那两个人。

  “他不会是想找他们换票吧?”,肖船吃惊地望着白劭。

  “等他回来了,你不就知道了。”,白劭笑着摸了摸肖船干净利落的短发。

  入口处“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能不能跟你们换三张票,另给你们三百元?”,戚根拿出票和钱给眼前的两个女生。

  两个女生看了看戚根手中的票,红着脸,朝他摇了摇头。

  “那,我手中的三张票加一千元怎么样?”,戚根又提出更好的条件。

  其中一个女生败下阵来,想接受戚根的条件,却被自己的闺蜜拦住了。

  戚根无奈,只好增加砝码,“那这样,三张票加三千元,你们觉得呢?”。

  那女生激动不已,死拽着闺蜜的袖子,眼睛放着光,她的闺蜜也动容了,“那好吧……成交。”。

  “那好,谢谢你们,我先去取足钱,麻烦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戚根感谢着她们,便走向不远处的银行。

  “你看呐,好帅,不仅绅士,而且好有钱的样子。”,两个女生唧唧咋咋的讨论着。

  戚根取完钱返回,顺利地换回了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