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了。”,八月在温哲煊的耳边清晰明了的说着,语气里没有一丝温度,他推开温哲煊,拿起茶几上的书继续看了起来。

  “他到底哪点好?我就这么代替不了?”,温哲煊心烦意乱。

  “没有谁比谁好,我只想一个人呆着。”,八月看着书的眸子又恢复了沉静,“谢谢你的包扎。”,温哲煊悲怆的看着八月的眼里只有平静再无其他,不甘的情绪翻涌。

  傍晚“小船,八月回来过没有?”,戚根喘着气出现在宿舍门口,神色慌张。

  “就从你们俩一起出了酒吧包间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肖船从床上猛地坐起,“八月不见了?”。

  “不知道,在酒吧门口,我们吵了一架后,他就不见了。”,戚根哀怨的眼神看得肖船都开始慌了。

  “嘿,你也是够了,八月那么安静的人,你都能吵起来,看样子事情不简单……”,肖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气得牙痒痒。

  “怎么办?”,戚根六神无主。

  “找啊……”,肖船掏出手机想找白劭帮忙,却看见八月回来了。

  “你回来啦……”,肖船跟八月打着招呼,一旁的戚根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该做些什么。

  八月如往常一样,淡淡的回答。

  肖船看八月没有什么异常,便放下心来。

  戚根却一直跟着八月,等在浴室门口,看着八月出来,又挪到洗衣池旁,看着八月洗完衣服,全程两人都没有说话。

  八月上床,拉开薄被,盖在身上,闭眼睡觉。

  戚根坐在自己的床铺上,傻傻的看着八月。

  食堂八月端着买好的饭找着座位,看到戚根示意自己坐在他旁边,八月却端着餐盘走向前面的空桌,独自吃了起来。

  更&新U最快o上酷N\匠网f=

  温哲煊端着餐盘坐在八月旁边,“你的手还没好,吃得了吗?”,他看了看八月依旧绑着绷带的手。

  “嗯,可以。”八月笨拙的拿起筷子,被绷带绑着的右手不太灵活。

  “来,我喂你。”,温哲煊拿过八月的筷子,硬是要喂他,八月只好张开嘴,后方戚根表情瞩目。

  “根,一起坐吧,白少又在学生会里忙,抛弃了我。”,肖船端着餐盘坐在戚根身边。

  “呃,我也一样。”,戚根小声地对肖船说。

  “啊?说什么呢?”,肖船吃着肉,不明真相。

  “哦,没有没有。”,戚根继续看着前面的两个人。

  肖船看着戚根碗里只吃了一点点的饭菜,“你不吃吗?不好吃啊?”。

  “我觉得这食物,味道怪怪的。”,戚根推开餐盘,边说着,眼睛边向八月那边瞟。

  肖船沿着戚根的视线看了过去,笑出声,“哦嚯嚯,这样啊”。

  放学后,八月像往常一样,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一眼就看见了小熙,“嘿,小熙,这里。”,小熙应声而望,没有像往常那样欢快的跑过去,而是犹豫的躲闪着八月看过来的目光。

  八月拿着书走向她,“今天怎么了?好像不开心啊你。”。

  小熙低着头,支支吾吾,“呃,就东西落在教室里了,我要回去拿,抱歉。”,说完,转身就要跑。

  八月拉住小熙的胳膊,“没关系,我陪你一起去取。”,小熙隐忍的看着八月和煦如暖风的笑容,浑身颤抖。

  “呃……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小熙不露痕迹的收回被八月拉着的胳膊,不敢看八月的眼睛,她怕自己会爆发出来,“就,就是喝剩的饮料瓶子忘了带出教室,没事,打扫的同学会扔掉的。”,她扬起大大的笑脸望着八月,表明她没事,眼角却有液体即将涌出,她忙的低下头。

  “哦。”,八月觉得小熙有点反常,他不经意的皱了皱眉,“你送的礼物好像是个卡通人物的手办吧?我不太懂,不过挺可爱的,我很喜欢。”,八月试图挑起一个她感兴趣的话题,抬起手,轻轻地揉了揉小熙的短发。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要这么温柔?为什么啊?”,八月看着小熙歇斯底里的喊着,大颗的眼泪砸在地砖上。

  八月的目光变得沉静,没有了刚才的光亮,“你不喜欢?”。

  “你为什么对每个人都这么好,不论是我,还是温哲煊。”,小熙极力忍耐着愤怒的声音,眼泪不断的往下流,手中紧紧的握着小小的手办-奈奈生。

  道歉错误指南八月皱着眉,想起那天在书店里,温哲煊莫名其妙的话,“看来你是分不清温柔和礼貌的差别。”他放心的笑了,递给她一方手帕。

  “你说什么?”,小熙抬起哭得稀里哗啦的脸,惊讶的看着模糊的八月,接过手帕,随便往脸上一糊,“也就是说,你不喜欢温哲煊,你不是gay咯?”。

  “不知道你的脑子里成天在想些什么?”,八月生气的拍着小熙的后脑勺。

  小熙将手中的奈奈生和八月的手帕,小心的放进书包,手在衣角上蹭了蹭,擦干手心的汗,”我跟你说,那个手办叫巴衛,很帅哒。“,她拉着书包背带小跑的追上走在前面的八月。

  “嗯嗯。”,八月附和着。

  “但是没有你好看。”,小熙吐了吐舌头。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损我?我差点就输给了一个二次元。”,八月故作伤心,眼睛却是笑着的。

  “哎哎,我不是这个意思,反正就是夸你帅啦!”,八月看着她词穷的解释着,红着脸,像个刚偷吃了糖果的小孩子。

  我想时光过得慢些,有你一直在我身旁,像巴衛默默保护奈奈生一样,我也希望能够保护你……

  图书馆戚根急冲冲的抱着一堆资料坐在八月的旁边,边做着作业,边伸长脖子看八月在写些什么。

  八月“啪”地一声盖上笔记本,收拾着桌上的书,换到旁边的桌子。

  戚根有些生气,又有些无奈的看着八月,时不时的偷看八月,看着他认真的做着笔记,眼里充满愧疚。

  八月也偷偷的望着低头写作业,查阅资料的戚根,随即垂下头,又开始记笔记。

  没一会儿,八月感觉一直有人在看自己,转过头,两人的视线正好对上,戚根转过头去,假装碰巧看到对方,眼睛左看看右看看。八月也低下头,继续淡定的记着笔记。

  教室走廊外一群人都趴在阳台上看着有人用气球告着白,戚根看着不断上升的气球说,“干得漂亮。”。

  “这也太罗曼蒂克了吧,你真应该学学。”,白劭笑着建议着。

  戚根原本笑着的表情渐渐垮了下来,“为什么?”,他问着白劭,好看的一字眉呈一个囧字。

  “就是用来哄八月啊。”,白劭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让戚根很有些不爽。

  他将手“啪”地搭在白劭的肩上,“你啊,要求真是深得我心啊……”,白劭看着正准备离开的戚根说,“是吗?真的?”,戚根回过头无语的看着白劭挑逗的眼神,摇了摇头。

  学校外的礼品屋八月看着各色各样的小盆栽,想着该给小熙买一盆,毕竟女孩子长期对着电脑也不太好,花点时间照顾下植物可以缓解疲劳,便拿起一盆开满红色小花的盆栽,左右看了看。

  “要买给谁啊?”,戚根突然从旁边冒出来,八月向后退了退。

  戚根从八月手里拿过盆栽,上下看了看,“这东西又不是买来自己玩的,肯定是要送给那个喜欢的人。”,他好奇的看着八月。

  八月只是冷漠的看着他。

  “来吧,我给你买。”,戚根低头摸着口袋,找着钱,八月叹气,摇了摇头,走了。

  “嗷,嘿,你去哪?”,戚根刚掏出钱,才发现八月已经走了,他拿着花瞧了瞧,苦恼的撅起嘴。

  学校戚根提着礼品袋,追着八月,“八月,等等,我们聊聊。”,他抓住八月的手腕。

  八月冷着声音,“有什么事?”。

  “就是今早看到的那盆栽,我买给你了。”,戚根认真的看着八月,眼里全是笑意。

  八月看了看他手中的袋子,毫不在意,“你不用破费了,我并不想要。”。

  戚根早就料到会是这样,“那这个,看,咻,咻,咻~”,他从袋子拿出一袋棉花糖,“看这个,棉花糖,我看你喜欢……”,他将棉花糖高兴的举到八月面前。

  八月叹着气,摇了摇头,语气冰冷,“你要干嘛?”。

  “就是做我们以前做过的事啊,看到棉花糖我就想到了你。”,戚根拿着棉花糖在八月面前晃了晃。

  八月又无语的摇摇头,正准备走,戚根扶住八月的肩,“哎,等等,那看这个,包你满意。”,他仍不死心的又从袋子里拿出一个白色的纸袋,打开它,从里面拿出一个甜甜圈,套在食指上转了转,笑着给八月看,“呐,看,甜甜圈,甜甜哒的圈……”。

  八月扒开戚根带着甜甜圈凑近的手臂,甜甜圈从他的食指上飞了出去,戚根看着滚落的甜甜圈,有些生气。

  “你不用努力了。”,八月的目光冷得周遭都仿佛要开始结冰,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喜欢什么。八月头也不回的走了。

  戚根略带难过的看着八月冷漠背影,周围有人开始起哄,戚根无奈地看着他们,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