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x更3:新F$最快0上Z酷H匠l=网√

  “哟,好巧啊,你们这是要去哪啊?”在校门口,八月和小熙偶遇温哲煊。

  “就出去玩玩。”,八月摸了摸已经干透的头发,它们松软地垂在八月的脑袋上。

  “吼,我正好闲着无聊,我可以去吗?”温哲煊用干净透明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两人,似笑非笑。

  “吼,你无聊就找别人玩去啊……”一旁的小熙勃然变色,八月愣怔地看着她。

  “嘿,我没问你,看你那花痴脸,口水都掉在地上了。”,温哲煊一改往日的彬彬有礼,毒舌的回击着。

  “吼,你这人果然是有病。”,小熙气急败坏的瞪着温哲煊。

  “嘿,等等,你们认识?”八月打断他们的争吵。

  “不认识。”,两人异口同声。

  “好好好,我算是明白了,一起去吧。”,八月妥协。

  小熙怒不可遏的对温哲煊翻了个白眼,正好对上八月望过来的目光,吓得赶紧低下头,温哲煊无奈的朝八月耸耸肩。

  星空酒吧“嗷,你终于来了。”戚根从沙发上起身迎接八月,满脸的笑容在下一秒凝结成冰,他阴沉的目光死死地看着温哲煊。

  八月看了看林夏不自然的脸,冷哼一声招呼着小熙与温哲煊坐下,给小熙点了一杯果汁。

  小熙不明所以的看着这四个人,戚根铁青的脸骇得她打了个寒颤,她又看了看林夏,感叹她真是一个好看的女孩子,小熙不由地羡慕的望着她,不停地搅动着杯中的冰块。她又看了看八月,他的侧颜真的是好看得不像话。

  这时,服务员端来一个可爱的巧克力蛋糕,将手中的打火机,餐盘,叉子,刀放在一旁,就离开了。

  几个人就这样看着蛋糕,谁都没有说话,在一旁的白劭和肖船有了点动静。

  “呃,我来点蜡烛吧。”,肖船刚准备拿起打火机,却被白劭截了过去,“还是我来吧。”,白劭向肖船示意。

  “咔咔”两声后,蜡烛燃起,微弱的光照不亮昏暗的包间。

  小熙想要打破这沉闷的气氛,“呃,我来唱生日快乐歌吧,Happybirthdaytoyou……”,才刚唱完一句,肖船就拉住了她,“小妹妹,别唱了,来这边呆着吧。”。

  小熙小心翼翼的挪到肖船的旁边,尴尬的看着沉默的四个人。

  “八月,许个愿吧,然后吹灭蜡烛。”,白劭拍着八月的背。

  八月冷笑一声,“愿望就算了,直接吹灭吧。”,小熙担忧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八月吹灭蛋糕上的蜡烛,包间又变为她来时的昏暗,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冷漠的八月,冷漠得她无法触及。

  白劭切着蛋糕,将分好的蛋糕放在每个人的桌前。

  “谢谢。”小熙礼貌地道谢,拿起蛋糕,慢吞吞的咽着。

  “林夏,你应该不介意我带温哲煊来吧?”,八月平淡的声音打破了包间的压抑。

  林夏一惊,有些慌乱的说,“抱歉,我去下洗手间。”,便拿着她小巧的包走出包间。

  等林夏走后,戚根站了起来,低沉着嗓子对漫不经心的八月说,“八月,你出来下。”,那声音低得让人头皮发麻。

  八月转了转手中的酒杯,放下,站起身来,双手插在裤兜里,跟在戚根身后,背影倔强。

  在他们走后,白劭和肖船的说话声才渐渐地大了起来。

  “嘿,你们先聊,我出去吹吹风。”,温哲煊向白劭和肖船打了声招呼就出去了。

  肖船晃着杯中的酒,邪气一笑,“看来,修罗场要真正爆发了。”。

  小熙看着肖船,眼神复杂,心脏不安的跳动着。

  诡秘(二)

  酒吧门外戚根拽着八月的衣领,恼羞成怒的盯着八月。

  八月猛地扒开戚根的手,一个重心不稳地向后倒去,手掌蹭到地面的石子,嵌进皮肤里,八月疼得皱了皱眉,看了眼手心不断向外渗着的血。

  戚根看到摔倒的八月,眼神开始慌乱,愧疚的想要上前扶起八月。

  八月无视戚根伸过来的手,“不用了。”,难过的站了起来。

  “你也知道温哲煊是小夏的前男友,你这样带他来,都不会想一下小夏会有怎样的感受?”,戚根愤怒的责怪着八月。

  八月讥诮的笑着,“你就只关心林夏的感受,你的生活,什么都只是围绕这林夏,你也别闹了,有必要那么在意他们之间已经过去的事?”。

  “我在意还是不在意,那都是我的事,但是我不会让你这样的人来伤害小夏。”,戚根咬牙切齿的看着八月。

  失望爬上八月的眼眶,“嗯,林夏是你的女朋友,那我呢?我不是你的朋友吗?”,他哀伤的看着戚根神色复杂的眸子,失去了往日的温和。

  “如果你是这样想的,你就不会懂,到底是谁伤害了谁的心。”八月万念俱灰转身离开,只有哀伤,错愕的戚根还在原地。

  酒吧洗手间“哟,好久不见,最近看你过得挺不错的。”温哲煊靠在洗手池的墙边。

  林夏张皇失措的洗着手。

  “看戚根那小子确实比我有钱,难怪你会和他在一起,身上的包是他送的吧。”温哲煊挑着眉看了看包上的logo。

  林夏心乱如麻,将背在一侧的包往怀里扯了扯,看着水龙头的水哗啦啦的流向暗槽。

  温哲煊将林夏的小动作尽收眼底,讥讽着,“但是这些东西还是满足不了你,你的野心可从来都不只是这些……”,温哲煊彻底激怒了林夏。

  林夏关掉水龙头,红着眼愤慨的瞪着温哲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伎俩,你也让人恶心,有什么资格说我?”。

  温哲煊目光肃杀的看着林夏远去的背影,低声咒骂。

  温哲煊回到包间,包间里仍旧只有曾熙,白劭和肖船三个人,“他们还没回来?”,温哲煊问着坐着的三个人。

  “还没。”,肖船吃着蛋糕上的巧克力,也不抬头。

  “那我出去找找吧。”,温哲煊看了眼坐立不安的曾熙,又看向肖船。

  “我和你一起去。”,终于曾熙坐不住了,抬头看着温哲煊,眼里透着惶恐,她不知道大家究竟是怎么了,她不想就这么静静的等着,什么也不做的滋味就像慢性自杀。

  温哲煊的嘴角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冷笑,“好,我往东边找,你往西边找,谁先找到谁就打电话告知对方。”。

  “嗯。”,曾熙点点头,眼睛里带着坚毅。

  温哲煊找到八月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八月正坐在一家书店的沙发上看着书。

  温哲煊站在门外,看着八月落寞,苍凉的背影,心不由得钝钝作痛。

  他推开书店的玻璃门,门上的铃铛“咣当”一响,“欢迎光临”,柜台的收银员礼貌的鞠了个躬。

  温哲煊径直地走向沙发,在八月身边坐了下来,“手都伤成这样,还能安稳的坐在这看书?”,他看着八月手心的伤口,语气里带着责备。

  “看书能让我冷静下来。”,八月没有抬头,仍旧看着书。

  “好,那我去药店买些消毒水和绷带,你在这等我。”,温哲煊看着八月安静的脸庞,心中有一丝不忍。

  温哲煊拎着药品袋,拿出手机,翻出联系人,看着上面的名字,犹豫再三,还是拨下电话键,“喂,来第三大街的光阴书店吧,八月在那……”,他挂断电话,拽紧药品袋走向书店。

  “来,我帮你清理伤口。”,温哲煊拿过八月手中的书,放在茶几上,开始给他清洗伤口上的石渣。

  “疼吗?”,温哲煊用棉签清理着八月皮肤里的石渣,用酒精给他消毒。

  八月没有作声,眼神空洞,机械的看着温哲煊给自己包扎伤口。

  “大概,比不上心疼吧。”,温哲煊认真的用绷带在八月手上绕了几圈,系了一个活结。

  八月神色黯然,脸色苍白,眼睛失去了往日的温润与沉静,只剩下空乏与疲惫。

  温哲煊忽地搂住八月的背,将下巴搁在他的肩上,轻轻地拍着,“和我在一起吧,我不会伤害你。”,他从八月的眼里看见了曾经的自己,无助,悲哀。

  “咣当”两声,柜台的服务员茫然的看着推门欲进来,又关门出去的女孩子摇了摇头。

  温哲煊看着门外消失在转角处的熟悉的衣角,嘴角勾起得逞的笑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