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八月,我要吃棉花糖。”戚根拉着八月的胳膊,看着街边的正在做棉花糖的老爷爷。

  戚根掏出钱,买了两支棉花糖,一支白色,一支粉色的。

  “今天街上怎么这么多人?”八月吃着棉花糖,看着街上人来人往。

  “嘿,今天是情人节耶!”戚根像发现新大陆一样,高兴的搭着八月的肩膀,用手中的棉花糖指着一家花店打出的情人节特价招牌。

  “嗷,情人节?你怎么没去找林夏?”八月透过花店的落地窗,目不转睛的看着里面的花。

  “她说这几天要跟父母去亲戚家。”戚根认真的吃着手中的棉花糖,并没有为不能与林夏一起过情人节而感到惋惜。

  “你喜欢那些花啊,走,进去看看。”戚根不顾八月的反抗,牵着着他径直的走向花店。

  八月低头看着自己被戚根握着的手,温暖厚实,不由地握了握紧手。

  “八月,你喜欢什么花?”戚根用手肘捅了捅四处张望的八月。

  酷R匠4网首发

  “嗯?我也不知道,不了解花。”八月一手插在牛仔裤口袋里,一手拿着棉花糖慢慢的吃着,还不忘看看周围各色的鲜花。

  “那我看看……”戚根弯下腰,俯身挑着花。

  八月看着戚根被花海包围着,认真的样子又可爱又滑稽。

  “噗哧……”八月笑出声来,眉尾的痣又开始闪烁。

  “嘿,你看他啊,笑得好萌啊。”八月转过头看着两个窃窃私语的花店员工。

  八月礼貌地朝她们笑了笑。

  “啊……”她们捏紧拳头放在脸颊旁花痴的尖叫。

  “鬼嚎什么?还不赶紧去工作……”从花房里走出一个涂着红唇,抽着烟,留有优雅波浪卷发的漂亮女子。

  “是,店长。”花店员工低着头,纷纷散开。

  “你们要买什么花?”漂亮女子用纤柔白净的手指在柜台的烟灰缸摁灭了剩余的半截烟。

  “我想买白色郁金香,嗯,就白色,纯洁的颜色。”戚根看着各色的郁金香,重复着花的颜色,不知是说给谁听。

  店长细心的挑选出二十朵白色郁金香,轻轻地把它们放在柜台上,用青绿色的揉纸将它们包了起来,用白色的丝带给花束系上一个整齐的蝴蝶结,又抽出一张白色的卷边纸再外面裹了一层,又拿出一根其绿色的丝带拉成一个漂亮的礼花,扎在最外面。

  八月看着店长,她包扎花的神情温柔的得能滴出水来,似乎陷入了某种痴迷的漩涡。

  “呐,包扎好了,写张卡片吧。”店长拿来一叠的小卡片,灵巧的手将卡片一字排开。

  戚根来回看了看,选了一张粉色的卡片,正要往上面写字,八月有些不耐烦的叫住他,“为什么是粉色?”。

  “嗷?送花不都是选粉色的卡片吗?”戚根一脸懵的看着八月微蹙的眉。

  “那是你喜欢的颜色吧,我要这个。”八月指着柜台上的绿色卡片说道。

  “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戚根替换掉粉色卡片,拿起绿色卡片,认真的写了起来。

  “嘿,不许偷看……”戚根用手蒙住卡片上的字,像小时候偷写情书被自己喜欢的女生看到时的羞赧,小麦肤色的脸涨得通红。

  戚根和八月谢过花店店长后就离开了,店长又燃起一支烟,在缭绕的烟云中,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积攒着你给的温柔“八月……”戚根看着八月手中的棉花糖,舔了舔嘴唇,“给我吃一口吧。”。

  “不可以。”八月将手中的棉花糖远离戚根的视线。

  八月凑近棉花糖,刚咬一口,一个巨大的黑影横亘在眼前,嘴角似乎还触碰到某个柔软的东西,八月瞪圆眼睛,一脸惊恐的看着吃的忘我的戚根。

  “嘿,呸~”八月用手背擦着嘴,嫌弃的瞅着戚根。

  戚根抬头对着八月傻笑,“给给,拿去。”八月厌恶的把棉花糖塞给戚根。

  “嗷?你不吃啦?那我都吃啦。”戚根拿着棉花糖,一脸莫名其妙,揪着棉花糖,三下两下就解决它。

  黄昏,鹅黄色的落日即将落入地平线,落日的余光打在他们身上,将两人的影子拉得颀长。

  八月家“爸,妈,晚上好。”八月把郁金香放在茶几上,悄悄的将花中的卡片装进口袋,双手合十,给爸爸妈妈请安。

  戚根瞧见,眼里游过一抹明朗,“伯父,伯母,晚上好。”他学着八月的样子给八月爸,八月妈行了礼。

  “好好,都坐下来吃饭吧。”八月爸收起报纸,向戚根招招手,示意他坐下吃饭。

  “还是第一次见八月的朋友来家里玩呢。”八月妈有些遗憾,但更多的是满足。

  “伯母,八月的朋友都不来找他玩的吗?”戚根好奇的咬着筷子问。

  “唉,这孩子,从小身体就弱,经常生病,只好让他呆在家里,也没见他交几个朋友……”八月妈愧疚的说着,眼里闪着泪花。

  “孩子他妈,别责怪自己了,来,你自己也要多养养身体,别累坏了。”八月爸温柔的给八月妈夹着菜。

  “嗯,我会照顾好八月的,放心交给我吧。”戚根自信满满的拍着胸口向八月爸,八月妈承诺着。

  八月爸,八月妈宽慰一笑,只有八月惊讶的微张着嘴,看着戚根。

  晚饭后“根,洗完澡再睡。”八月从衣柜里找出T恤与短裤扔给赖在床上的戚根。

  戚根拿着衣服翻了翻,呆萌的脸突然明亮起来,“好嘞。”笑容依旧干净,露出一排整齐的,尖尖的牙齿。

  八月看着戚根关上浴室的门,手伸进口袋,拿出那张卡片,看着熟悉的字迹,微微翘起的嘴角挂着满心的喜悦,眉尾的痣在顶灯的映射下,越发清晰。

  “嗷,你的衣服太小了,都勒在我身上……”戚根拉开浴室的门,愁眉苦脸的扯着衣服。

  “噗哧……”八月的视线从手中的书里转移到戚根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把脸埋进书里笑出声。

  “嗷?”戚根无辜地皱着眉,眼睛因浴室的水汽还未干,在顶灯的照射下,反射出点点星光。

  “我可没有适合你的衣服。”八月放下手中的书,拿起换洗衣物走向浴室,强行忽视戚根可怜巴巴的小眼神。

  等八月从浴室里出来时,戚根已经睡着了,八月站在床前,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看着熟睡的戚根。

  灯光洒在戚根的脸上,他的小麦肤色给人一种健康有活力的感觉,乌黑发亮的碎发,散落在额角,匀称的一字眉乖巧的摆在微蜷的睫毛上方,高挺的鼻子在他俊朗的脸上更显深邃。

  八月将湿毛巾放进脏衣篓,轻手轻脚地将房间里的灯光转换为橘色,然后拉开被角,找了个舒服的角度,倚靠在床上,看着书。

  “唔……”戚根皱了下眉,翻了个身,朝向八月,用被子盖住了头。

  八月低头察看着戚根,橘色的灯光映在他柔顺的头发上,呈现出一层暖黄的光圈。八月缓缓拉开戚根盖在脸上的被子,用手指拨弄着他顺滑的头发。

  八月看了眼床边柜子上的闹钟,合上书,放在柜子上,翻身关了灯。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八月身后传来。

  八月感觉到戚根的手臂环住自己的肩,他睁开眼,听着戚根平稳的呼吸声,拿开了他环住他的手。

  过了一会,戚根的手又攀上八月的肩,八月看着漆黑的天花板,无奈地叹着气,任由戚根这样地抱着自己。

  八月等了一会,见戚根没了动静,便继续闭着眼睡觉。

  戚根在黑暗中将头埋进八月的颈窝,柔软的毛发搭在八月的耳边,呼出的热气全跑进了八月的睡衣里。

  八月提了提自己的衣领,严实的遮住裸露的脖颈,心脏适时的“扑通扑通”地乱跳。

  他将头转向床边,反复做着吸纳。

  “就这样静静的抱着你就好。”声音极小,八月疑惑的转过头,竖着耳朵听着身边的动静,只有断断续续的呼吸声,再无其他。

  八月放松紧绷的神经,感受着自己黏人的心跳逐渐缓慢下来,到达某个平衡点,困意袭来,也合眼睡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