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一眨眼就来了,校园道路旁的悬铃木已经落了满地蜷曲的枯叶。期末考也即将来临,图书馆爆满。

  学生会也没什么事,白劭在宿舍里复习,肖船抓着自己的头发,痛苦的呲着牙。白劭也只是假装生气,拿着笔轻轻地敲着肖船的头。

  “好心的秘书长,帅气的白少,不要生气,拜托,拜托,教教我这破烂的高数和英语吧,呐呐?”肖船双手合十,软着声音求着白劭。

  白劭看着肖船,捏了捏肖船光洁的脸,“嗯嗯嗯,你考试过了,准备怎么感谢我?”白劭拿过肖船的课本,帮他画着重点,等着回答。

  “吼……”肖船翻着口袋,“喏,我只有这些,应该够请你吃麻辣烫。”肖船数着手中的钱。

  酷'匠"0网Cu正i}版x)首发G/

  “傻,我还需要你请客吗?”白劭笑着摸了摸肖船的头。

  肖船重重地“哦”了一声,撇了撇嘴。

  “你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吃,但不过,在这之前,你要好好想想,怎么感谢我?”白劭眼里闪过狡黠的光。肖船正在抓耳挠腮的想着,并没有意识到。

  见八月要穿上大衣要出门,肖船问,“嗷,八月,你要去哪?戚根呢?他不跟你一起吗?”。

  看着白劭对肖船做着噤声的动作,还用眼神示意着他不要问,但肖船还是问了出来。

  “呃,他啊,现在应该是跟林夏在图书馆复习吧,我趁着今天是周末,出去买点东西。”八月风轻云淡的笑着。

  “哦?就是那个传媒学院表演专业的那个出了名的院花?戚根这小子可以啊,居然泡到这个妹子。”肖船很是惊讶。

  八月手上的动作明显迟疑了一下,睫毛微颤。

  白劭捂着肖船正准备说话的嘴,对八月肯定的说,“他俩绝对走不远的,你放心。”。

  八月还是淡淡的笑着,对他们告了别,就出了门。

  “嗷,你怎么知道他们走不远?”肖船诧异的说。

  “要不要打赌?”白劭挑着眉。

  “不要哇,我才懒得为别人堵上我的身家财产咧。”肖船摆摆手。

  “那你刚刚还多嘴,问这问哪,你没看到八月的脸色都苍白了。”白劭捏了捏肖船的耳朵,以示责怪。

  “嗷,我是看他最近总是一个人,好奇才问的吗?”肖船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孩子气的揉乱白劭的头发。白劭也只是宠溺的看着他笑。

  八月带着耳机走在街上,四处地看着街边的商店,戚根生日快到了,也不知送什么礼物。

  八月挠着脑袋左右看了看,真还让自己找到一家装饰得很可爱的礼品屋。可能是八月呆呆地样子很萌吧,引起了路边一群女生的尖叫。

  八月摘下耳机,茫然地看着那些女生。

  “你看呐,他在看我耶!”路人甲晃着同伴的胳膊夸张地叫着。

  “假,他明明看的是我好吧。”炮灰乙嫌弃的扒开路人甲的手。

  ……

  八月尴尬的双手合十,放在鼻尖,向她们行了个礼,笑着冲她们点点头就离开了。

  礼品屋在礼品屋的拐角处,八月拿起一只毛绒绒的熊猫公仔,盯着他圆溜溜的眼睛说,“嘿,小家伙,你们俩还真像……”。

  “咔嚓”,八月循声望去,有个女生正拿着单反在拍自己。

  那女生看见八月走了过来,便红了脸,傻呼呼的打着招呼,“嘿,好巧哦,你也在这,刚刚,我就是,呃,想拍一张,你不介意吧。”

  “小熙,你总是偷拍。”八月温柔的笑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小熙,好心情就来了。

  小熙盯着八月手中的熊猫,“很可爱呢,你要送人?”。

  “嗯。”八月讪讪的笑着,“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觉得幼稚?”。

  小熙接过熊猫,用手指捏起熊猫的胳膊,定定地看了看说,“唔,懂你的人,自然会喜欢,不管是什么……”。

  “是吗?”八月看着熊猫,目光没有焦距,眉尾的痣若影若现。

  “嗯。”小熙若有所思的看着八月。

  烟雨等不来天的青“叮铃铃……”八月放下手中的书,拿起手机,”喂?“。

  “八月,快到校门口来……”八月听着电话那头,传来戚根试图隐藏的,激动的声音。

  “好。”八月神情晦暗,想着,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

  八月远远的就望见校门口,一个身穿浅灰色加绒运动卫衣的戚根,正低着头,着急的来回踱步。

  “你这是咋了?把你急成这样?”八月弯着眉眼,搭着戚根的肩。

  “嗷,我,我想准备点东西,然后跟林夏表白。”戚根突然害羞的挠挠头,脸上泛起可疑的红晕。

  见八月迟迟没有回应,戚根抬起头,看着八月晦涩、迷蒙的眼睛,“哦?你不记得了?就是军训那次,我硬是要你去看的那个妹子,怎么样?有没一点印象?”戚根以为八月忘了,叹着气,朝八月摇着头。

  “哦,记得,怎么能忘……”八月笑着,默默将胳膊从戚根肩上抽离回来,眉尾的痣极浅。

  “嗯,记性还不错。”戚根笑着,露出尖尖的牙齿,揽过八月的肩膀向校外走去。

  八月和戚根走进一家饰品店,店里正在选购的女生纷纷瞪圆眼睛,捂着嘴,望向他们俩。

  八月有些尴尬的看着她们,戚根却在一旁使劲的朝她们放电。

  “嘿,八月……”戚根蹙着眉,拦截住八月砸向自己的拳头。

  “啊啊啊啊……”女生们疯狂的尖叫,眼里泛着金光。

  八月倏地从戚根手中抽出自己的手,戚根看着八月尴尬的笑了。

  “我可以给你们拍一张照片吗?”有个女生双手拿着手机奶声奶气的问着。

  “嗷,可以啊!”戚根一把搂住八月的肩,用眼神示意着八月看向镜头。

  八月将目光从拍照女生的同伴身上撤了回来,微笑着望着镜头。

  戚根买了很多蜡烛,还像花店预定了九十九朵百合花,打算在自己生日那天告白。

  八月见戚根兴奋的像个孩子,就没有把刚刚给他们拍照的那个女生的同伴愤怒的望着他的事告诉戚根。

  看来有必要弄清楚了,八月拉紧领口,凉着眸,清冷的看着远处轮廓模糊的山。

  戚根的生日还是来临了,午饭后,肖船高兴的拉着白劭去帮戚根布置告白需要的场景,戚根看着八月脸色苍白,便拍拍他的肩膀,嘱咐他好好休息。

  很快,宿舍又安静了下来,八月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书桌前,看着旁边半开着的抽屉,一只熊猫公仔寂寞的坐在抽屉的阴影里。

  午后的阳光轻轻的洒在八月身上,散发着柔和的橘光,微风吹向八月,头顶一缕不安分的头发随风摇晃,一片寂静,时光仿佛在这一刻停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桌上的手机在一旁突然亮了起来。

  ……

  “怎么不接电话?快接电话啊喂。”戚根焦急的等着手机被接通,里面却传来八月的彩铃声。

  ……

  太多秘密藏心底也不敢让你看清怕你知道会对我不理你不会懂我多珍惜生命有太多太多不确定你是否心里也会不安静因为你我也泛起了涟漪你能相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