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凌肖的话,凌云放下心来,凌仙儿是凌家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修为比之凌子虚都高,而且她为人正道,既然是凌仙儿的话,那凌云也就不再担心秋月会受到什么伤害了。

  xX更新最3e快上L酷‘b匠《网

  “辱人者,人恒辱之。”凌云淡淡的对着跌倒在地的凌肖说道。随后转身准备离开这是非之地。

  “好,好,好一句辱人者,人恒辱之”一个黑衣少年自远处走来,脚步平稳,面色阴沉。“不知你可要对我来说这句话啊”少年看着凌云冷漠的说道。身影已然来到凌肖的身前。

  “哥,你来了,快帮我教训他”凌肖见到来人,面色一喜,神情又恢复了之前的嚣张跋扈。

  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将凌云打成重伤的凌子虚。“没用的东西,给我到一边去”此时的凌子虚十分的生气,再看上弟弟这副模样,实在是恨铁不成钢。

  凌肖听了凌子虚的话,站在了他的身后。

  “凌云,这是你的狼血石!还你”凌子虚衣袖一抖,一颗血红的石头从袖口滚落到凌子虚的手里。两指微屈,夹起狼血石,暗夹着汹涌澎湃的气血之力,一颗看似旋转缓慢狼血石被他丢向凌云。

  凌云是谁?前世凌云的精神力可是到了通灵的境界,尽管此世修为低下,但眼力却是丝毫不见衰退,他一眼便看出这缓慢飞向自己的狼血石上蕴含着巨大的气血之力。但他还是硬着头皮伸手将飞来的狼血石一把攥住,狠狠的攥住。庞大的气血之力像是找到了宣泄。浓郁的气血之力化作一股火焰在凌云的手心灼烧着···一股钻心的剧痛从手掌传入大脑,而凌云的左手却是紧紧的攥着灼烧着的狼血石,一丝没有放松。

  “凌子虚,一月之后,年会之上,我必败你”凌云咬牙狠声道。在转身离去之前,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远处的一道白色身影,感激地点了点头。随后便一步一步地走远了。

  “大哥,你怎么不帮我报仇。”似乎很是不开心,身后的凌肖对着凌子虚抱怨道。眼睛盯着远处的凌云,充满了怨毒。

  凌子虚不满地看着离去的凌云,眼神凝重:仇我已经帮你报了。

  “什么时···”凌肖还没来得及抱怨,目光便被青石板上鲜艳的血滴吸引了,一点一滴的鲜血呈一条直线状,通向凌云离去的方向,注意到凌云的攥住狼血石的左手,凌肖的头皮一阵发麻,只见一滴滴的鲜血自凌云的指尖滑落,而那一只左手早已血肉模糊。凌肖的脑袋上布满了冷汗。“这···家伙,这···么···变态···”

  凌子虚也不好追向离去的凌云,何况旁边还有个更强的家伙盯着!“等年会之时,再给他个更大的教训”他心中这般想到。

  聚拢的人群随着凌云的离去而再一次的散去,凌云就像是一个暴风的风眼,走到哪里都是吸引人眼球的存在。

  回到院子里,凌云关上房门,盘屈坐在床中央,那颗古怪黑石又被凌云拿在手心处。“嘶···”宛若雨水被高温蒸发,凌云做左手处的鲜血在碰到黑石时一滴滴的被蒸发,在凌云面前形成血雾。

  而这股血雾像是有着意识一般,全部聚拢成一团涌向凌云血手模糊的左手。使凌云惊讶的是:左手的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着,甚至一股庞大的气血之力在以惊人的速度从涌向凌云的左臂。

  而凌云整个左臂像是一只煮熟的螃蟹,通红肿胀,疼痛难耐,不过凌云到底是见识长的重生者,脑海里默默运起黄阶高级武技---麒麟臂的口诀。那在凌云左臂四处碰撞的强大的气血之力一波波冲向凌云的左掌,霎时间凌云的左臂暴涨,布满了暗黑的鳞片,左掌化作一只暗黑的利爪,一股强横的气息自利爪上散发出来。

  凌云看着自己的左臂,有着一丝恍惚的错觉,这只手怎么这么像黑煞族的手臂···在神魔大陆,也就是凌云陨落之大陆,有着一个以掌法冠绝大陆的种族,那便是黑煞族,就凌云见过的黑煞族强者,便有数位能轻而易举的将那一双肉掌幻化作山岳大小的巨掌。巨掌之下弱者皆为粉末。

  凌云收起左臂汹涌的气血之力,利爪褪去,一只皮肤略白的柔弱书生的手掌再次出现。凌云的左手恢复了原来的形状。

  凌云左手拿起黑石,右手持着一把尖锐的匕首,“噗嗤”凌云一刀扎进自己的左臂,鲜血横流,凌云的眼睛注视黑石,一眨不眨,渐渐地一股淡黄色的气体从黑石之中溢出,感应到凌云血气的存在,淡黄色的气体包围住凌云滴下的血液。一滴也不放过,嗤嗤,血液蒸发又是一波强硬的血气挥发在空气中,只不过比之刚才那一股血气倒是略小了不少。轻车熟路,凌云引着这股血气再次涌向自己的手掌,麒麟臂再次出现,而那布满鳞片的臂膀倒是略微增宽了一些。

  凌云终于发现,原来这黑石不仅能治愈好外伤,甚至可以通过燃烧血液来提升武者的血气。凌云大喜。有了这个宝贝,那在武者这个筑体境界,那提升速度不是坐火箭上升!

  现在凌云总算是找到了黑石的一个奇用,而凌云深知这黑石的古怪之处绝不仅仅如此···收拾好房间里的杂物,凌云将狼血石放在了床上,不知怎么的,他感觉自己的血液被黑石转化为气血之力后,就有种头重脚轻的感觉。迷迷糊糊的凌云趴倒在床上,熟睡了过去。

  熟睡的凌云没有意识到,黑石竟产生了异变···那在凌云掌心的黑石,散发出微弱的淡黄色的光芒,光芒由弱渐渐变得强烈。而随着光芒的逐渐变强,那黑石表面的一层黑壳像是遇到克星一般,一点点的被光芒从里向外撑裂。“嘶嘶嘶”黑色物质一点点的被光芒克制,耀眼的光芒一瞬而逝,黑色物质完全消失,一张淡黄色的掌心大小的小纸片悬浮在凌云的胸口。情景十分怪异···小纸片“嗖”的一声没入凌云的胸口,消失在这片空间之中。

  凌云体内,一张淡黄色的纸片悬浮着,上面布满了深奥晦涩的符文,仔细一看,这巴掌大的小纸片分明是一张阵图!一张非常迷你的阵图。

  阵图内一个小男孩在树林里急速奔跑着,片刻便赶上一头奄奄一息的巨狼,“嘭”小男孩一拳轰向巨狼的脑袋,巨狼脑袋应声爆裂:“畜生,竟然敢趁大爷不在家偷袭”

  画面一转,一个蓝袍青年站在一望无际的海平面之上,周围围满了密密麻麻的修士。一个巨大的阵法笼罩着这片海域,符文流转。

  周围密集的修士们一个个搬出自己的兵器,祭出自己的法宝。霎时间,整个海面荡漾起一层耀眼的宝气。而修士们也是爆射而起,一齐飞向中央的蓝袍青年。

  “嗡嗡嗡”感觉到汹涌的杀气,青年手中的一柄断了剑尖的残剑发出了共鸣。似乎想要随青年一战。

  “好,雷阙,这次便让你站个痛快”青年身上一股不知名的气息爆发,席卷海面,海面波涛汹涌,犹如暴风雨来临。“噌”青年一挥剑,一道青白色的庞大剑气自残剑射出,霸道的将海水切割成两半,久久不能愈合,而那一方的修士也随剑气的消散而肢残裂解,十分血腥。

  青年持剑飞向修士最密集的方向,一场大战拉开帷幕·········血染的海水,断肢残臂随处可见,无边的怨气弥漫在这片海域,一个蓝袍青年踏在海水上缓慢的向着远处走去,身后几个失去手臂的修士看着远去的青年,瑟瑟发抖:恶魔···,他是恶魔···青年朝远处飞去,转身之时,俯瞰这片海域。他那一双幽寂的双眸让人忍不住的深陷其中,久久不能自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