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一声巨响,演武台上一孱弱少年飞出场外。瘦弱的身影在空中划出一道凄惨的弧线。

  “废物”黑衣男子站立在演武台边缘,自高而下的俯视着跌落在场外的凌云,嘴里冷声鄙夷道。

  “轰·····”,跌落在坚硬的青石板上,凌云感觉自己的背部像是撞在了一块钢铁之上,再加上凌子虚的一掌,胸口仿佛被巨熊踩踏。巨大的冲击力使得凌云气血一阵翻涌,随即一股剧痛弥漫全身,昏了过去。

  “-----”

  “呜呜呜······”一间破落的房屋内传出女子伤心的哭泣声·····昏暗的房屋里,一盏油灯维持着微弱的光芒,使得躺在床上那少年的脸庞更加的清晰可见,苍白的面色,却抑制不住稚嫩的面容透露着一丝俊美,不得不说少年长大后又是一个白面小生。

  床边上一个粗布衣衫打扮的丫鬟俯在凌云的身边抽泣着,一双柔嫩的小手拿着蘸着药水的布在凌云胸口的淤青处擦拭着。看着那碗口大淤青,秋月心痛的哭了起来。仿佛那正在忍受痛苦的是自己一般。

  昏迷的凌云的眼皮微颤,似乎想要睁开···凌云努力撑开沉重的眼皮,入眼处是秋月那双哭的梨花带雨的眼睛。“别··哭了···我又没死···死··”凌云忍着胸口的撕痛感对着秋月柔声说道。

  “少爷,你醒了啊”呜呜呜····看见凌云醒来,秋月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随即又暗淡下去,“少爷你伤的好重,你别动,我去给你喊二小姐来”话没说完,秋月就蹬蹬蹬迈着莲步跑向了屋外。

  “咳咳···咳···咳··”胸口处一阵灼热的火烧感使得凌云不住的咳嗽起来。

  “你既然不让我死”凌云的目光看向屋顶,似乎视线透过屋顶的木板直视天空喃喃道。“却又为何让我变成废物”凌云满眼痛苦的看着屋顶,心中的恨意滔天不绝。

  “云哥哥”没小会儿工夫,一身穿白色霓裳裙的小女孩从屋外走··跑了进来,裙摆飘袂,精致的面孔小巧可爱,惹人怜惜。小女孩三两步来到凌云的窗前呼喊道。凌云刚想抬起手去揉这个小丫头的秀发。谁知还没抬手,自己瘦弱的手掌便被小女孩稳稳的抓在手里。紧接着小女孩又是哭了起来。“哥哥,你怎么能去和凌子虚那个大坏蛋打架呢,呜呜呜····你看你伤的好重,”小女孩指着凌云的伤口抽泣道。

  “你知不知道义父失踪后,哥哥就是月儿的唯一亲人了”小女孩清澈的目光盯着凌云的眼睛看着,透露着一股幽寂的悲伤。“哥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月儿也不独活了···呜呜呜呜···”小女孩的声音稚嫩却携带着一丝决绝。

  小女孩叫凌月,是凌云在凌家的唯一一个亲人,以前还有一个四长老,也就是凌云和凌月的养父,但自从四长老失踪后,二人便一直相依为命。直至三年前现在的凌云霸占了这个身躯。

  没错,凌云就是个灵魂穿越者,这个身体真正的主人凌云早就被凌子虚等人给杀了。而可笑的是当时也就是现在的凌云也被人杀了,阴差阳错凌云的灵魂便穿越到了这个凌云的身体中。虽然二者长相身份不同,但名字却都是凌云,不知是巧合还是天意弄人···这一切来得那么不可思议,但凌云心中的惊讶还没释放很快便被滔天的愤怒所替代。

  因为谋杀凌云的二人不是别人,竟是他自己的兄弟与伴侣!

  多么可笑,这深入骨髓的背叛与欺骗让凌云几欲疯狂,但心中的怒焰却是不敢释放,因为这个世界是陌生的。命运给了凌云一个机会,却开了他一个天大的笑话,这副身体的主人竟然是个废材,连灵感都不能感应的存在。

  想凌云在自己世界也是一个绝代天骄般的存在,没想到如今背负着血海深仇却无力来报。这其中的屈辱与愤怒可想而知。

  凌云按耐下心中的怒火,对着哭泣的凌月轻声询问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你不要去学习练丹了吗?凌月是凌家一脉难得一见的炼丹奇才。平常凌月都是被家族中人带到家族密地去学习炼丹的。数日难的见一面,而且今日并不是凌月休息的日子。凌云这才有此一问。

  在这个名为乾坤界的世界里修炼的路途千奇百怪,有炼丹,炼器,阵法,符文····但真正在这个世界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实力。而修武的体系在这个世界更是庞大无比。不过这些炼丹之类的修士在一个大家族中也是不可缺少的。因为炼丹师的多少往往决定着一个家族的强大与否。

  “是灵儿姐姐····告诉我的,她说你受伤了··”凌月低低的呢喃道,在说到灵儿姐姐的时候小丫头的声音更是低不可闻。“云哥哥,这是药王参,你赶快把它吃了。然后你就能好起来了”凌月从胸口拿出来一个用白布包住的包裹。然后一层一层的将其打开。直至最后一层被打开后···“嘶···”凌云看见此物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雪白的须根,一个类似娃娃形状的三寸约长的人参躺在白布上,刚刚打开便有一股浓郁的药香味溢满整个房屋。

  “三品灵药,药王参”凌云吃惊不已,不过他可不是个傻子,如此珍贵的灵药就连家主也不舍得随便赐给凌家子弟。更别说是凌月这个外来子弟了。

  “这药王参你是从哪里得到的?”凌云对着凌月询问道,语气中带着一股不可置信的语气。

  凌月本就是个小女孩,十分胆小,加上凌云的语气强烈。禁不住哭了起来“呜呜呜···云哥哥,你别发火,这是我从师父那里偷来了”凌月指了指凌云的胸口,看着凌云说道“我刚刚来,看你伤的那么重,我怕你··怕你··会···死···,我就从师父那里偷了这个药王参”你不要骂我好不好,小丫头说的可怜兮兮的,惹人怜爱、、、、凌云无奈,凌月这个理由你让他如何发火,如何有理由发火。不过想到灵药的珍贵。凌云还是摸着凌月的秀发宠溺的说道:这个灵药我不能收,你赶快把灵药放回去,记住不要给你师傅发现了,我的伤我自己有办法治好,你就不要担心了。”

  看qx正^;版fl章!'节~`上l…酷匠vN网◎!

  “可是····”凌月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被凌云的眼神阻止了。就这么在凌云的劝阻下,凌月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凌云的屋子。

  出了屋子,凌月站在屋外看了看凌云住着的这处破败荒芜的房屋,秀拳紧握。喃喃道:我一定要早日突破二品凌丹师这样我才可以让云哥哥不被别人欺负···一个变强的念头在凌月的心中升起。而与此同时凌子虚也被她视为敌人。

  屋门紧闭,秋月听了凌云的话守在门口,十分谨慎。房屋内,凌云盘坐在床中央,两手交叠摆放在丹田之处。一颗黝黑的石头在手中赫然醒目,神奇的是一股淡黄色的气体从石头内溢出,在空中飘荡不久便被凌云吸收入体内,如果凌云达到内视的境界的话,那么他便能清晰地看到在他的体内,那股淡黄色的气体游走之处肌肉筋骨都焕然一新,只见凌云胸口处的淤青一点点的消除着。

  小半个时辰后,凌云吐了一口浊气,停止了从黑石内吸收这古怪的气体。而胸口处的灼热感也随着淤青的痊愈而不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