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玉墨满脸黑线的坐在马车外挥着小皮鞭,隐隐间似乎还可以感觉到他的头上飘着一朵乌云。

  而另一边画风却完全不一样。

  安瑶和何晓笙坐在马车里那叫一个谈笑风生啊!左一个笑话,右一个唱歌,简直了……

  “为什么我会同意?为什么我会同意?”这个声音在南宫玉墨脑海里里无限循环的跳跃着。

  不过,即使南宫玉墨有多么郁闷,路还是要赶的。

  不虚山离城有五个时辰的车路程,不过南宫玉墨技术好,马车好,所以时间硬生生的被缩短为了三个时辰。

  在即将进城时,安瑶却让南宫玉墨将马车停了下来。

  “丫头,停车干嘛?”何晓笙脸上写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安瑶面露难色,说话也支支吾吾的:“师,师叔对不起,我,不能……和你们一起进城。”

  “为什么?”何晓笙问道。

  “那个……”安瑶有些犹豫。

  “丫头,怎么啦?有什么就说什么呗,你师叔我又不会生你的气!”何晓笙皱着双眉,显得有些语重心长。

  “我知道。”安瑶叹了口气:“我当然不会担心师叔生气啦,只是,我在家中不受欢迎,我怕如果师叔和我一同回去的话,我父亲会把你赶出来。”

  何晓笙差点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哈哈,傻丫头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呀!”

  安瑶一脸迷茫:“这不该担心吗?”

  何晓笙笑得更大声了:“笨蛋如果我去的话你父亲出来迎接我们的来不及呢,是不可能把我们赶出去的!”

  南宫玉墨没有说话,但是看他的表样子也像在笑。

  安瑶有些不高兴了:“不信我就算了,总之不要跟我一起去嘛,这样你先去南宫玉墨家,晚一点我再来找你们好不好?”

  何晓笙装作不情愿的样子:“我才不去!你放心嘛!你父亲会很欢迎我们的!要我去他家?哼!我才不去!”

  南宫玉墨终于开口了,只见他面带微笑道:“丫头放心吧,我会把他带去我家的。”哼哼,想住在我家丫头府离,门都没有!

  何晓笙自然知道南宫玉墨的想法,但又不能在安瑶面前直接拆穿,所以只能扮成可怜相:“呜呜……丫头,我算是看明白了,是你不欢迎我啊!我不去他家,绝对不去!丫头你别赶我走啊!”

  说何晓笙装着可怜,安瑶才是可怜吧,安瑶当然知道何晓笙是医圣,她的父亲会很欢迎他,但是,安瑶才不会把这么大一个利益把在她父亲面前,像安世雄这种利益熏心的人,安瑶是不会把她朋友带到他面前的。

  可何晓笙不知道,依旧装着可怜。

  没办法,安瑶拿出了她的杀手锏,她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嘴中像是自言自道:“唉,要是把不虚山上那座挂着‘何医门’招牌的房子卖了能赚多少钱呢?”

  何晓笙一听,脸色顿时变了,他一把拽过南宫玉墨的袖子,嘴中不情愿地问道:“臭小子,你家在哪?还不带本医圣去?是想累死我吗?”

  安瑶偷偷笑道:“哈,治不了你。”

  南宫玉墨会心一笑,顺从的说道:“好,我带你去我家。”嘿嘿,只要何晓笙不住他家瑶丫头家中,其他的都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于是安瑶和他们暂时道别,并拒绝了南宫玉墨要送她的要求,之身一人踏上了回府的路。

  安瑶很担心白驹,她都离家这么了,也不知道她有没有被欺负。

  一路想着竟很快到了侯府。

  可是,她还没踏入侯府呢,那个守卫居然看到她就往里面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见鬼了。

  见到此景后安瑶有些不安,因为看守卫的反应,这几日侯府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安瑶依旧不着急,脚下的每一步都得走稳喽。

  越往里走,安瑶越觉得不对,因为侯府内居然挂满了白条。

  “侯府死人啦?不会是何梦珍她们母女死了吧!”想到这,安瑶毫不厚道的笑了。

  然而下一秒,安瑶便笑不出来了。

  以安世雄为首的一大队人群朝她所在的位置袭来。安瑶扫了一眼人群,没有白驹,倒是安艺儿和何梦珍在里面,但她们的样子却显得极为愤怒,所以安瑶可以确定,他们不是来接自己的。

  安世雄的第一句话是:“你还活着?”

  安瑶的第一句话则是:“侯府谁死了?”

  两人听完后,双双皱眉。

  安瑶算是明白了,敢情侯府“死”的人是她啊!

  安世雄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望向何梦珍。

  何梦珍一愣,才红着眼对着安世道:“侯爷,妾身明明听白驹那丫头说瑶儿遇刺了的啊,也派人去查了的,可探子却报瑶儿死了,当时妾身也吓哭了的啊,现在瑶儿站在这,妾身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何梦珍越说越动人,最后眼泪都哗哗流了。

  听到白驹的名字,安瑶才真正慌神,从进府就看到她,她在哪?

  酷匠\-网"c首s发&●

  安世雄将听完何梦珍的话,没有说什么,只是将视线转移到了安瑶身上。

  “安瑶,你这几日去哪了?既然事,为何不回府?”安世雄的语气十分强硬,没有任何关心之意,有的便是责怪。

  安瑶挑眉:“呵,父亲真是有心啊,你也听到我遇刺了,可开口没有一点关心之意,反而更多的只有责备。”

  安世雄微微皱眉,他也知道自己的态度不对,可依旧没有任何改变的意思,反而更加不悦了:“几日未归,你的脾气倒涨了啊,跟长辈说话就是这样的?”

  “哼!”安瑶难得理他,一回家就受气,简直了。

  “白驹呢?”安瑶越过安世雄的话,直接开口问起白驹的问题。

  见安瑶这不耐烦的样子,安世雄心中莫名的起了一股怒火:“你管她那多干什么?倒是你,几日未回府,到底去了哪?你最好不是跑到什么男人家去了,若是丢了侯府的脸,你就给我滚出去!”

  安瑶双目瞳孔变大,这是典型的生气特征,好在南宫玉墨他们没有跟来,否则,安世雄绝不可能在站在这了。

  可就在这时,那早已回到岗位上的守卫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对着安世雄行了个礼后便十分着急的说道:“报告侯爷,骁,骁王爷来了!”

  听到守卫说的,安世雄眼睛都瞪大了:“什么?骁王爷来了?”

  何梦珍和安艺儿也双目放光。

  安瑶内心疑惑:“这骁王爷是谁啊,影响力也太大了吧。”

  然而下一秒,两道身影便进入了安瑶的眼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麋语说:

因为今天时间不够,所以小剧场系列就没写了,望大家原谅。

另外求大家支持小语,求推荐,求挖挖,希望喜欢这本书的读者点一哈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