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安瑶绝对是个好奇宝宝,在神秘的事情方面总是表现得十分积极。

  她一路小跑,外加跳跃,且一路都在想着等她之人会是谁,可最终无果。

  总算来到自己的府邸门口,那是安瑶自己选的,整座不虚山都是她的,除了那两座已有主人的外,安瑶拥有其他房屋的所有使用权。

  安瑶之所以选中这座府邸,是因为它靠着悬崖而,现在院子里就可以看到山下,而且这里还有蓝花楹,安瑶最爱的花……

  安瑶迫不及待的推开了门,结果……没人?!安瑶一脸蒙逼,嘀咕道:“师父不会是骗我的吧?”

  然而下一秒,安瑶就被一股力道很大的力量拉进了屋内,然后跌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门也悄无声息的关上了。

  安瑶被吓得不轻,想挣扎可那人却抱得更紧了,刚想破口大骂,头上就传来一阵带有磁性的男声。

  “丫头,我想你了……”声音有些无力,似是它的主人十分疲惫一样。

  “南……南宫玉墨?”安瑶惊呼。

  是啊,是南宫玉墨。

  “是我。”南宫玉墨嘴角带着浅浅的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安瑶的眼泪居然止不住的流了出来,从刚开始的默默流泪,到后来的小声抽泣,再到最后的嚎啕大哭。

  南宫玉墨慌了神:“丫头,哭什么?”

  安瑶边哭边摇头:“我不知道!”

  很多年以后,安瑶才知道那种感情叫做依赖,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回家的方向,会放声大哭一样。她是喜欢南宫玉的,从她哭的那刻起,就是了。可惜,她要在很多年以后才会明白。

  “乖,不哭了。我在呢,一直都在你身边呢!别怕。”南宫玉墨轻轻拍打着安瑶的背脊,轻声安慰着,嘴角虽然带着淡淡的笑,却依旧藏不住他眼中的哀伤和歉意。

  安瑶拔出埋在南宫玉墨怀中的脑袋,使劲揉了揉眼睛,然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不哭了,不哭了!真是的,居然在你面前哭,太丢脸了!”

  南宫玉墨会心一笑,捏了捏安瑶的脸:“这才对嘛,真像个小孩子!动不动就哭,真是丢死人了!”

  然后话匣子就被打开了,安瑶兴致盎然的拽着南宫玉墨,跟他讲她是怎么……怎么样被黑衣人追杀,而又是怎么……怎么样逃过的,又说她是怎么碰到北冥秋,而又是怎样在要死的时候被北冥秋救下的。

  然而安瑶不知道的是,在她说这些的时候,南宫玉墨的心是怎样跟着一阵一阵抽痛的。

  “丫头,对不起……”南宫玉墨再次将安瑶紧紧的禁锢在怀中,声音略带沙哑。

  “为什么这么说?”安瑶有些傻眼。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南宫玉墨将安瑶抱得更紧了些,就像她会跑掉似的。

  “笨蛋,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的。”安瑶双眸微微冒着酸气。

  南宫玉墨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安瑶,只要一会儿就好,心中带着淡淡的忧伤:“笨丫头,我不会再让你受伤了,我会让你绝对的依赖我,爱上我……”

  良久,南宫玉墨才放安瑶去收拾东西。

  安瑶十分得意地告诉南宫玉墨:“哈哈……这整座不虚山都是我的!”

  南宫玉墨宠溺的笑道:“我知道。”

  “哈?”安瑶一愣:“你怎么会知道?哦,对!你认识我师父。”

  “哈哈……我家丫头怎么那么傻呀!”南宫玉墨有些哭笑不得。

  然后,安瑶不干了,非逼着南宫玉墨承认她是天下最聪明的才肯罢休。

  咳咳……当然这只是一个小插曲。

  安瑶本没有可收拾的东西,但自从她当上了不虚山的“老大”(额……她自封的)后,便有了一大堆需要安瑶安排的事,而且我们的安瑶“老大”又是一个十分负责的“老大”,对于每一件事都要点要求达到完美,所以耽搁了不少时间。

  等安瑶总算收拾妥当时,时间早已由早晨变为了中午。

  何晓笙不知从哪个旮旯角飞了出来,苦口婆心道:“丫头,中午的太阳特别猛烈啊!你这会儿下山会被晒死的呀!”

  这时,南宫玉墨恰时地跳了出来:“多谢医圣大人担心瑶丫头,我的车是由檀木所制的,冬暖夏凉,所以不大不碍事的。”

  何晓笙无语啦!

  没过多久?何晓面带如弥勒佛般的笑容对安瑶道:“这不虚山的山路不好走呀!等我给你找个好点的马车,你再走吧!”

  然后南宫玉墨又一次十分得意的跳出来:“不劳医生大人费心,我的马车是全城最好的,所以医圣大人完全可以放心。”

  何晓笙瞪了南宫玉墨一眼,内心独白:“你有钱,了不起啊!”然后再次隐身沉默。

  Z酷Y匠3¤网MY永久免b费!!看小¤说%

  最后安瑶终于准备要启程啦,然而何晓笙又再次溜了出来,拽着安瑶的袖角,一脸的委屈:“丫头,你可以不走吗?”

  安瑶终是受不了了,叹了口气:“师叔,要不你和我们一起下山吧。”

  何晓笙顿时双眼放光,开心得像条“二哈”:“真的?真的?真的?我要去!我要去!”然后南宫玉墨不高兴了,“哼”了一声,臭着脸站在一旁。

  “南宫?墨墨!”安瑶撒娇似的对着南宫玉墨说道。

  然而南宫玉墨差点吐血,墨墨?什么鬼?!

  可安瑶不管,依旧撒娇:“南宫,你就让师叔和我们一起去嘛,好不好嘛?”

  “好不好吗?”何晓笙也跳出来,学着安瑶的样子说道。

  就在安瑶和何晓笙都傻眼的情况下,何晓笙终于反应了过来,脸色唰的一下就变了:“呸,老子是医圣,臭小子,你敢不让我去?”说完便跳上了马车,留下一对一脸蒙逼和在风中凌乱的两人。

  总之,何晓笙还是厚脸皮的跟着下山了(某何:“谁敢这么说老子?老子要扒了他的皮!”

  某语一脸嫌弃:“滚!”)

  抱歉大家,今天有事,文文-小现代就不写了,不过,从明天开始,文文-小现代就不是文文-小现代了!有新品推出哦,求支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