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南宫玉墨到达彼岸楼时,看到的景象便是:遍地横尸,血染红了整座彼岸楼,彼岸楼内无一人生还。

南宫玉墨双手负于身后,俊眉微微皱起,神情严峻,望着眼前的景象若有所思。

良久,他才一跃跳上屋檐后,浅浅的身影消失在了彼岸楼。

——————————分割线

何晓笙修长的手指正安在安雅的手腕上,源源不断的灵气输入了安瑶的体内,但何晓笙的脸色却十分不好,他的额头上密布着一层冷汗。

这便是北冥秋回到府内看到的景象。

何晓笙感到身后有人便侧目望去,见是北冥秋后脸上立刻露出如释重负的微笑:“老冰块,你总算回来了!”

北冥秋皱着双眉,样子看起来十分冷漠,但说出的话却有藏不住的担心:“真是的,只不过区区小毒而已,竟能把自己搞成这样!”

何晓笙咧嘴一笑:“你以为这毒有那么简单?那可是彼岸楼的镇宫之毒!是由炽炼君所制的,如果我不用灵气压制住这丫头体内的毒,这丫头早就入黄泉路了!”

听了何晓笙的话后,北冥秋显得凝重起来:“你就这样给这丫头整整输了一个时辰的灵气?”

“不然嘞咧?”何晓笙瞪了北冥秋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呵,还会发脾气!看来还不会死,拿去!解药。”北冥秋直接把手中的木盒丢给了何晓笙。

“你……你!”何晓笙一脸震惊的望着北冥秋,气得都要说不出话了。

“怎么?”北冥秋斜眼望向何晓笙,语气傲慢:“治不治?”

何晓笙终是认输了,但嘴唇一撇,十分的不高兴:“哼!治救治!”

何晓笙从木盒中拿出了一个如血般的红色药丸,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才点头道:“嗯,没错是曼沙丸。”

北冥秋望着何晓笙,一脸的不屑。

何晓笙将安瑶的嘴弄开后,把药丸塞了进去,然后抬头对北冥秋说道:“水!”

北冥秋蹙眉,犹豫了一会儿才将不远处放在桌上的水拿了过来。

何晓笙在北冥秋看不到的地方微微勾唇一笑,随后接过了北冥秋递来的水,他将安瑶身体立起,但犹豫了一会儿后,把茶杯往北冥秋方向递过去:“你来喂水。”

北冥秋皱眉,瞪眼望着何晓笙,没有接。

何晓笙没好气的说:“你要不要救她了?”

北冥秋此刻的脸比锅底还黑,他把视线移到了安瑶身上,看到安瑶苍白的小脸后,终是接下了。

何晓笙又是偷偷一笑,见北冥秋喂完安瑶水后,便把安瑶轻轻放平在了床上,然后又把他那双异常好看的手指放在了安瑶的手腕上,随后长长的舒了口气:“这曼沙丸效果还真不错,现在这丫头已无生命之忧了!”

北冥秋看了安瑶一眼后,转身对何晓笙冷冷道:“既然没事了,你就可以滚了!”

“哈?”何晓笙面露佯色:“你个死冰块!我救完人你就赶我走?我偏不走!再说了,等丫头醒来我还得帮她处理身上的伤口呢!所以我才不走!”

说完,何晓笙伸了个懒腰又道:”救个人太累了,我得去休息会儿!老冰块,你的客房我就占用了哈!”然后不等北冥秋回答,便自顾自的往客房方向走去。

北冥秋没有阻止何晓笙,也没有理他,浅浅看了一眼面容已经有些红润的安瑶后也转身离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

“嘶……痛!”安瑶醒来时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哪都痛,特别是脑袋昏昏沉沉的。

她勉强的坐起,看到周围这毫无印象的环境后,她疑惑的饶了饶头:“这是哪啊?”

她身上的痛觉提醒着她:她还没死。

慢慢的,安瑶回想起了自己被一群黑衣人追杀的一幕,她一声惊呼:“妈呀!我不会是要死了吧!难道我又穿越了?”

经过前事的经历,她算是被死后穿越给整怕了。

左右打量了一下周围,“我怎么没穿回现代呢?”她小声嘀咕着。

“唉!”安瑶叹了口气,无论怎样,她也决定出门看看,知道自己的处境最重要。

安瑶身上有伤,所以她只能勉强撑着才能站起来。

推开门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竹林,隐约间一阵琴声传入了安阳的耳膜内,于是她便顺着声音而去。

随着安瑶越过层层竹子,琴声也越来越近,终于安瑶透过浓密的竹林,找到了弹琴者的身影,她渐渐加快脚步,欲想接近他。

随着她的步步接近,弹琴者的样子也越发清晰,她看不清弹琴者的脸,只知是一名男子,他的墨法在风中放肆的飞扬,修长的手指在木琴上轻轻拂过,一曲沁人心脾的乐声便飞入耳膜内,他紫色的长袍如妖魅般拂动着,他的身旁偶尔有竹叶飘落,有的还落到了他的身上,完美的形成了一幅“绝世美景”。

安瑶站在原地,完全看呆了。

“呵,刚醒来就能走动,小丫头体质不错呀!”她的身后忽然传来一阵男声。

“妈呀!”她吓得大叫一声。

安瑶扭头望去,男人正是何晓笙,何晓笙给安瑶留下的印象不错,因为何晓笙生了一张好看的脸,所以安瑶对他说话也客气了些。

“随便出现在别人身后,是想吓死人!”哈,这已经是安瑶态度好的极限了,没骂人都已经不错了。

何晓笙抱歉地一笑。

“刚醒来就到处跑,快回去躺着!”这时,安瑶的身后又突然传出一道声音,安瑶再次被吓了一跳。

“靠!这又是谁啊?”再次被吓到,安瑶内心十分愤怒,可说完扭头一看,顿时不敢生气了。

“嘿嘿,大叔是你呀!”安瑶换上狗腿般的微笑对着来人说道。

此人正是北冥秋,刚刚弹琴之人也正是他,像北冥修这种内力极深的人,自然发觉了安瑶可没想到自己到后,只说了一句话就把安瑶吓到了。

“噗,哈哈……”何晓笙被安瑶这副模样给逗乐了,然后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而北冥秋则皱着眉对安瑶说道:“什么大叔?以后要叫我师父!”

“哈?”安瑶一脸蒙逼,等反应过来后十分傲娇的说:“不要!”

何晓笙笑得更大声了……

文文-小现代

“我带你去玩可以,但你绝不许残害良家妇女啊!”安瑶对着何晓笙一脸严肃的说道。

“切!我何晓笙是那种人吗?”何晓笙一脸鄙夷。

安瑶则用怀疑的眼神望着何晓笙,但是也依旧带他出了门。

在经过某街时,安瑶突然发现身后之人竟然不在了?于是急忙沿着原路寻找。

没想到,最后在街道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这猥琐大叔何晓笙。

只见何晓笙带着一副慈祥的笑容对着一个不足五岁的小女孩说道:“小妹妹几岁了呀?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呀!可以给叔叔尝尝吗?”

小女孩楞了三秒,随后哇哇大哭起来。

  V酷…匠网Yu首发…'

安瑶被吓了一跳,赶忙跑去把何晓笙连拖带拽的带离了现场,边走边对何晓笙说道:“你个死猥琐大叔,你想干嘛呀?”

何晓笙嘟着嘴,满脸的委屈:“哎呀,我只是想吃那个那个小女孩手中拿着的东西……”

安瑶吐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麋语说:

麻烦大家帮忙撸一下呗,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呗,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