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浮众生;悠悠万里,千尽屠。”

石碑上刻的字尽入北冥秋眼,此时北冥秋正站在一座高入青云的木楼前,木楼上高高悬着的木牌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彼岸楼”。

似是楼内的人早已知道他会来一样,当北冥秋刚刚踏上台阶,彼岸楼的大门便应声而开了。

北冥秋微微皱眉,脚下的每一步都十分的稳重。

“不知北冥堂主光临寒舍,彼岸楼未来迎接,北冥堂主不会怪罪我们吧!”一道洪亮的声音从彼岸楼内传出。

北冥秋干脆停在了原地,不动,也不说话。

这时,彼岸楼内走出一名男子,他的身后跟着千万徒众,男子面容俊丽,墨发轻扬,双眸中带着微微柔光,嘴上带着浅笑,但是他身上显露出的气息却是傲慢,没错,是那种不可一世的傲慢,完全的目中无人。

北冥秋只是微微扫了男子一眼便迅速将视线移开,似是多看一眼就会脏了他的眼睛一样。

男子脸上露出厌恶之色,但是也只是一瞬,转眼又切换回了原样。

只见他带着微笑,十分友好,说出的话也动听:“呵呵,北冥堂主定是远道而来吧!何不入内坐会?”

北冥秋冷笑一声,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动,双眸中带着浓烈的反感之意,十分不悦地开口:“白宫翊,样子随便装装就够了,孤今日来此何意,你会不知道?识相的话就快些把解药交出来吧!少得到时我血洗你们彼岸楼!”

(白宫翊,江湖排名第一,身居彼岸楼,自称“彼岸宫主”,号称天下无敌,势力强大,能屠百众。实则江湖排名第一的身份与之不符,原本此位定由北冥秋担任的,但由于北冥秋长久隐居,不曾参加武林争霸,而白宫翊又心狠手辣,手段十分卑鄙才夺取到此位,至于什么“天下无敌”?呵呵,北冥秋也只能呵呵一笑了。)

听了北冥秋的话后,白宫翊彻底变了样,他冷冷讥笑一声:“哼,北冥秋,我已经给足面子了,既然你不留情面,我也就不用再给你好脸色了!你要的解药妄想从我手中得到!血洗彼岸楼?呵呵,就凭你一个人吗?”

北冥秋面带杀戮,王者气息以他为中心散逸而来,四周瞬间尘土飞扬:“你确定吗?”

白宫翊被这架势吓了一跳,但是依旧嘲讽的开口:“我彼岸宫主说过话的话从不收回!北冥秋你想彼岸楼就来试试吧!”

“呵”北冥秋冷笑一声,嗜血般的舔了舔下唇,随后四周空气骤然变冷,日光被云层遮住了,使环境变得更加诡异,北冥秋的双眸泛起血色般的红光,尘土翻飞。

“白宫翊,自己做的选择就得自己承担!”说完就句话,北冥秋便袭身飞向白宫翊,速度快如闪电。

白宫翊等众人被此景早已吓住,但,当北冥秋飞速袭来时,白宫翊立即反应过来,大声说道:“给我拦住他!绝不许他在彼岸楼撒野!”

无论怎样,白宫翊作为江湖第一,他身边所跟的徒众自不会太差,听到了白宫翊的话后,众人立刻行动,纷纷向北冥秋冲去,欲想拦下他。

可是已经起了杀戮之心的北冥秋犹如无敌,那些冲向他的人于他而言皆如蝼蚁,他只轻轻拂手一扫,便能“扫去”一大片。

看到这一幕,白宫翊侧底被吓傻了,他目光呆滞,嘴中喃喃着:“怎么会?怎么会……”

北冥秋的速度太快了,转眼,他离白宫翊的距离已经不足五尺。

看到已经触手可及的北冥秋,叫白宫翊的第一想法便是跑,他也的确这么做了,他转身便向彼岸楼内跑去。

然而白宫翊的这一举动让那些还有气息残存的彼岸楼徒众尽收眼底,如果有如果,白宫翊能逃过此劫,他也绝不可能再拥有彼岸宫主这一身份了,他这一跑可以让那些信任、敬仰他的心全部破碎。

见白宫翊逃跑,北冥秋一脸的不屑,杀戮之意骤然上升,速度也整整提升了一倍,结果便是,白宫翊还还未进入彼岸楼,北冥秋便已站在了大门口。

如此,白宫翊最终只能无奈的停下脚步,然而下一秒白宫翊所做出的举动直接让那些还未死去的彼岸楼徒众吐血。

白宫翊见自己无路可逃后,他竟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北冥秋蹙眉,眼底的不屑完全变成了百分百。

白宫翊跪下后还连续磕了好几个响头,只见他泪流满面,都分不清是泪还是鼻涕了,总之满脸都是,让人看了恶心。

不仅如此,他还带着哭腔乞求着北冥秋,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傲慢:“北冥堂主,您就饶了我吧!您要解药对吧,我……我这就去给您拿!”

北冥秋满脸的厌恶,冷笑一声没有阻止白宫翊的动作。

白宫翊进入楼内后很快就出来了,手中也多了一个木盒。

白宫翊没有想过趁机逃跑,因为他知道无论自己逃多远北冥秋都能够找到自己,到那时自己绝对是无生还的可能了。

白宫翊将木盒交给北冥秋后不敢多言,毕恭毕敬地站在北冥秋身后。

北冥秋得到木盒后没有检查,他相信像白宫翊这种贪生怕死之人是绝不敢骗他的。

北冥秋斜眼望向白宫翊,眼底满满的都是不屑和厌恶等情绪。

然而白宫翊还自以为他把解药交给北冥秋后自己就能保住这条命。

可惜只能说白宫翊实在是太不了解北冥秋了。

北冥秋最讨厌的有两种人:第一种人是为自己的利益可以放弃手下性命的人;第二种人便是贪生怕死,懦弱无为的人。

十分不幸的,白宫翊刚好两者都占据了,所以想活是不可能的了。

只见北冥秋不屑的望着白宫翊,嘴角冷笑:“想活?”

白宫翊猛点头。

“呵”北冥秋连手都没抬一下,仅仅只是用内力,白宫翊便人魂具灭了。

在白宫翊死去的那一瞬,他突然想起了前几日遇到的道士,好像当时他说的是……

“施主,近日将有血光之灾呀!可贫道可保你一命!”

“滚!”

北冥秋的任务已完成,他手中握着木盒,踏步离去,他的背影如王者般的闪耀,而他的身后遍地横尸,血流成河。

他真的说到做到了——血洗彼岸楼。

文文-小现代

“师傅,给他剪个寸头!”安瑶十分豪迈的找块地儿坐下,指着北冥秋对某理发师说道。

北冥秋不高兴了:“你为什么叫他师父?我才是你师父!”

然后,安瑶花了老长,老长的时间,才解释完这件事。

北冥秋终于要开始剪头发了,然而理发师还没碰到他的头发,下一秒人就已经被打到了墙上。

  酷a匠S◎网GM正$版#x首U发

北冥秋望着“挂”在墙上的理发师,十分不屑的说道:“哼!还没有人敢碰过的头发!”

安瑶瞬间石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麋语说:

求支持啊,小语已经在很努力的写作了,希望喜欢本书的读者点一下追书,然后再顺便点一下挖掘机呗≧∇≦,欢迎大大提意见和留言啊!!